為什麼總有人為牆辯護?(圖)

2019-09-08 08:15 作者: 林小谷

手機版 简体 5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為什麼總有人為牆辯護?(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9年9月8日訊】這3、4年,在國內各個社交媒體上,可以看到為辯護的言論越來越多。他們的說辭總是這一套:「牆的存在是合理且有必要的,因為它可以有效地屏蔽掉西方散佈的虛假信息,避免沒有判斷力的群眾受其煽動;同時,牆也讓有一定判斷力的人出來獲取更多信息,這些人不會受煽動。」然後,做一個總結,「所以,我覺得牆的存在挺好的。」

這套言論是如此盛行,以至於我上大學之前還真的有點相信,牆的存在是為了「篩選出有明辨是非能力的人出去接收牆外信息,同時把沒有明辨是非能力的人關在牆內。」甚至還認為這是一個很明智的政府政策。

但這完全是扯淡。

首先,這套說辭本身就有問題。什麼叫做「有明辨是非能力的人」?這到底是如何定義的?

翻牆是一個需要一點額外信息和電腦技術手段(但並不算高)來實現的行為。如果按照這套說辭的邏輯,能實現這兩點的人,就被認為是「有明辨是非能力的人」,而實現不了的則是「不能明辨是非的人」。什麼時候電腦技術和「明辨是非能力」掛鉤了?

那些寫下這些說辭的人,內心中想像的「容易受蠱惑的無知群眾」,大體上是那些受教育程度不高,情緒上容易受他人感染的熱血青年。但實際上,這些人翻牆也不難。這是因為,翻牆本身沒有技術難度,難的是自己是否有這個慾望。

(對於一直以來就在牆外的人來說可能很難理解,但其實,對牆內人來說,翻牆是需要比較強的心理動力的。如果不是為了追星、查文獻、工作需要等剛需,大部分人其實懶得翻牆。因為對於沒有見過的東西,人們不知道它的價值,於是會認為其可有可無。同時,牆內的信息也比較充盈,常常認為這些就夠了。)

牆的存在,實際上是讓更多人因為自己的心理怠惰而放棄了探索更廣大的世界,它根本不能起到篩選作用。在牆內人中,很多人因為「沒有那個需要,懶得麻煩」而不翻牆,這些人很多是「有明辨是非能力的」(比如我那正準備考研的堂弟)。同時,那些翻牆的人,未必都有「明辨是非能力」。舉個例子,那些只要自己愛豆被批評,就不分青紅皂白噴髒的腦殘粉,一般被認為是「沒有明辨是非能力」的人吧。可這些人都是翻牆老手。

除了「篩選論」本身錯誤外,那套說辭中的「西方散佈的虛假信息」也是一個莫名其妙的存在。牆外當然有虛假信息,但主流媒體提供的基本沒事實問題(即事件本身是確實發生的)。人們常說的「外媒抹黑中國」、「扭曲事實」,實際上是指,西方媒體在報導中採用了不同的視角,有預設立場,用到了令人感覺不舒服的語句。這其實是因為雙方站在不同立場,擁有不同的common sense,和不同的讀者群體導致的。看對方寫的文章不舒服很正常,這大概就像保守派看自由派的報紙總想破口大罵一樣。但根據這些不同,無法直接蓋章說對方在散佈虛假信息,群眾會受其煽動(實際上,我認為恰恰相反,國內群眾如果真的看到那些信息,應該會在評論區澄清,或者提供另一種思路。雙方碰撞之後產生交流,給彼此提供更多的視角,然後common sense能夠漸漸融合,最後敵意減少。)

總之,我認為目前盛行的為牆辯護的言論是站不住腳的。但這不是這篇文章的重點。上面寫了拉拉雜雜這麼多,實際上是想引出這個問題:為什麼人們會接受這套「牆有用且合理」的說辭?

從根源上想想,這真是有點古怪。自己獲取信息的門檻被增加了,按理來說應該是感到不滿,但人們總愛為牆說話,說它是合情合理的,說它有這般那般的好。說到最後都有了情真意切的感覺,好像牆天生就該佇立了,讓牆消失反而是件可怕事。

我認為,出現這種情況是因為,人們不喜歡基本權力被剝奪的感覺,為了避免有這種感覺,人們索性從一開始就放棄權力,因此也就沒有了權力被剝奪後的受辱感。通過這種心理建設,保證了自我尊嚴的完整。

當人們說「我覺得牆的存在挺好的」,這和很多有關國外新聞下,人們留的高讚評論「這就是你們要的西方民主!」背後的心理路徑一樣。反正無論自己怎麼說、怎麼想,都無法改變牆的存在和民主的缺失,那索性就用精神勝利法,貶低自己沒有的,稱讚自己有的,那感覺真是好多了。

我最早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是在大學寫一篇關於「中國計畫生育帶來的影響」的論文。當時我剛到國外不久,感受到很多偏見和預設立場。為了挑戰偏見,我一開始就決定寫「計畫生育政策帶來的好處」,讓教授看看不同的視角。結果隨著資料查得越來越多,我發現很難圓到「政策的好處」這一結論上,因為實在是有太多殘忍和糟糕的東西了。最後因為時間不夠,我也沒有重新寫,把那篇論文扭轉成四不像後交了上去。

事後想,我為什麼非要寫「計畫生育的好處」。多年來,我確實相信它有諸多好處,它是不得不實行的政策。當國外房東的侄女問起我時,我也回答,很多中國年輕人其實都支持計畫生育,因為可以獨享父母資源。這條論點沒錯,但如果全世界實行計畫生育,而中國實行自由生育,我又是否會回答,很多中國年輕人都支持自由生育,因為從小可以有很多兄弟姐妹一起玩?

大部分人的觀點,實際上根本就不是觀點,而是隨著外部條件改變而改變的說辭,一套讓自己心裏好受的東西。沒有人會喜歡被剝奪生育權力、信息權力,但事實已經發生了,能改變的只有說法了。隨著不斷地重複這些「我覺得這樣也挺好」、「我們才不稀罕這些呢」的說辭,這一切似乎變得越來越真實,好像這才是人們的真心想法。

這也就可以解釋,為什麼總有網民在外網上說「其實我們有言論自由」、「事情沒有你們想得那麼糟」,然後拿出犄角旮旯裡的幾個例子來證明。這實際上是為了保全自己的尊嚴。畢竟,別人有的東西咱沒有,真是又難堪又難受,所以,要麼硬說自己有,實在沒有就說「咱不稀罕」。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