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伯遜:美國的資本市場無可替代 中國沒有別的地方可去(圖/視頻)



在里根政府擔任國安委國際經濟事務高級總監的羅傑‧羅伯遜(Roger Robinson)(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看中國2019年12月17日訊】「應對中國當前危險委員會」成員羅傑‧羅伯遜(Roger Robinson)表示,證券交易委員會涉及被管理的40-60萬億美元基金。而美國的資本市場佔全球流動資金的比例超過60%。一些人說,如果美國對中共執行現有的法規和證券法,會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中國會去倫敦、法蘭克福、新加坡、香港。美國市場就不再那麼有競爭力。等於把買賣拱手讓人。「我聽過很多這種說辭,」羅伯遜說。事實上美國的資本市場無可替代,中國沒有別的地方可去。

新唐人電視臺《世事關心》主持人蕭茗對羅傑‧羅伯遜(Roger Robinson)進行了採訪。羅伯遜在里根政府擔任國安委國際經濟事務高級總監,後在國會美中經濟與安全評估委員會任職,他也是「應對中國當前危險委員會」成員,第二個「當委會」曾幫助里根總統解體蘇聯。

證券交易委員會監管40-60萬億美元基金

證券交易委員會成立於1933年,羅伯遜認為它的核心任務是:確保針對股票價值和公司聲譽的重大風險應適當地披露給潛在投資者,使他們能夠做出更明智的投資決策。

因此,它是主要的補救機構之一。但是,他們對節儉儲蓄計畫投資中國公司一事保持沉默,沒有採取一點補救措施,這是一場災難。

2019年11月18日,節儉儲蓄計畫(TSP)董事會再次確認了2017年的決定:從2020年某個時間開始追蹤MSCI全球非美國投資市場指數。這一決定使得它的國際基金不僅可以投資發達國家,如西歐和北美國家,也能投資新興市場國家中那些正在增長的經濟體,如中國。

羅伯遜希望證券交易委員會正在研究具體的解決方案,它有一個巨大的後果。證券交易委員會涉及被管理的40-60萬億美元基金。而美國的資本市場佔全球流動資金的比例超過60%。所以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羅伯遜希望證券交易委員會是在花時間理解這個問題,並搞清楚他們在哪些方面可以利用現有法律法規的執行措施,來加快解決這些可怕的不平衡問題。

用AK 47步槍打衛星?

主持人蕭茗表示,證券交易委員會確實給了一個藉口,說他們缺乏人力,缺少方法。他們說要解決這個問題,這個新問題,就像要用AK 47步槍擊落衛星。

羅伯遜回應道,美國政府應建立情報機構和證券交易委員會之間一種新的聯絡關係,這樣可以審查進入美國市場的中國和俄國公司,美國人民應該知道這些人是誰?他們有侵犯人權的歷史嗎?他們是否曾進行過欺詐?他們是否是知名黑客?他們的僱員有因間諜活動被捕的嗎?他們是解放軍的附屬機構或南海島嶼的建造者嗎?他們對朝鮮的核計畫和導彈計畫有過貢獻嗎?他們為平壤輸過血、打過氣嗎?我們尤其應從人權的角度來看。

「美國人民不是傻瓜,」他說。「他們大多是愛國者,對侵犯人權有著強烈的義憤。」

如果美國人知道自己的投資資金落到了侵犯人權者手上,而這些人威脅美國人的家庭、社區、城市、州和這個國家,他們會感到憤怒。現在,有1.5億人持有中國股票和債券。還有數以百萬計的人持有俄羅斯政府認可的公司和主權債券。加州公務員退休基金也持有。

俄羅斯在美國的主權債券多達4億6千萬美元,什麼是主權債券?就是俄羅斯政府給你一張有到期日和利率的紙,你給俄羅斯幾千萬元甚至更多。俄羅斯可以自由支配這些現金。可以做它想做的任何事。包括進一步破壞烏克蘭東部;加強在敘利亞的軍事部署;開發最新的超音速巡航導彈,它可是有核彈頭的;還可以建造新一代彈道導彈潛艇。

不能用收益來粉碎自由

羅伯遜表示,「自由債券」的發行曾為取得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勝利提供了資金。我們現在幹的事正好相反,是「反自由債券」,用收益在粉碎自由。這個問題不會消失或再被掩蓋20年,這直接挑戰美國人的核心價值觀。

他說,而且,美國人不會聽信這幫人對受托責任的狹義解釋,這幫人獲得了報酬,如多了一艘用於度假的遊艇。這在很大程度上與貪婪有關。他們當然要考慮投資者的利益,但他們也關心自己的利益。


羅伯遜:證券交易委員會涉及被管理的40-60萬億美元基金,美國的資本市場無可替代,中國沒有別的地方可去。(視頻來源:新唐人《世事關心》)

不是什麼錢都可以賺

羅伯遜強調,賺錢的方法很多,但不是什麼錢都可以賺。黑手黨、三合會也喜歡賺錢。關鍵是在工作上我們不想引入價值觀,不為國家或國家安全擔心。而美國需要真正的監管,要有自己的原則、維護自己的聲譽、避免採用不正當的方式牟利。這是大多數美國人的觀點和期望。美國投資人依賴基金經理,他們相信自己的財務顧問,基金經理,各行各業的資產經理能夠正當的,正確地做出投資選擇,並且合理的預估投資風險,而不僅僅是看重投資回報。

羅伯遜說,「系統的崩潰就在這一點。造成這種情況的部分原因是,中國(中共)佔了20年的便宜,他們看到我們如此大意,即使是受制裁的中國公司也不會受到懲罰。」

貿易不是主戰場,金融比貿易更重要。中共正在從美國金融系統中獲取的數萬億美元的資金。

在法蘭克福、香港、新加坡發行的債券最終都被美國的投資銀行,通過海外的二級市場收購到了美國。所以這是個複雜的問題。羅賓遜估計,中共在美國上市資本或者股票的規模有1.9萬億美元,另有高達1萬億美元的債券。而美國每年的國防經費是7千億美元。

美國國防費(7千億)用不到中國在美國圈到的錢(2.9萬億)的1/4。而中共的整個外匯儲備3萬億美元,一帶一路耗資6千億美元。

羅伯遜反問道,「他們怎麼會有看起來幾乎是無限量的資金,在東南亞或者地區來買下這些國家,或者買下非洲大陸,或者買下拉美的一些地區呢?他們哪裡來的無限的錢擴充軍備,以至於幾乎成了美軍的對手?」

嚇人的說辭與滿足中共幾個月還是幾年

一些人說,如果美國執行現有的法規和證券法,我們會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中國會去倫敦、法蘭克福、新加坡、香港。美國市場就不再那麼有競爭力。等於把買賣拱手讓人。

「我聽過很多這種說辭,」羅伯遜說。事實上「美國的資本市場無可替代」,中共沒有別的地方可去。

他表示,當今世界上可以用來投資的資金一多半在美國。法蘭克福、倫敦,或新加坡的資本市場規模有限,只能滿足中共幾個月,而不是幾年。

羅伯遜說,他不提倡把中方完全趕出美國的資本市場,就像在貿易領域那樣。大多數人不會不切實際地要求終止一切貿易活動。美國要的是自由和公平的貿易;不會威脅到國家安全;不會踐踏美國價值觀的貿易,包括人權領域的理念。美國也會在資本市場上秉承同樣的原則。

如果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中國進入美國資本市場,就會把中國大陸的經濟增長率砍掉一兩個百分點。如果你以為它現在已經處於困難時期了,不妨想像一下在那種情況下會是什麼樣。

北京希望保持現狀 川普(特朗普)有勇氣改變

北京威脅任何想要改變現狀的人,所以會不容易,改變需要勇氣。羅伯遜認為川普政府有這樣的勇氣。

所以剩下的就是教育人們,讓他們去財務顧問、理財經理和退休計畫經理那裡追根究底。但那些人會說,不知道,他們不是被雇來做這個的。羅伯遜強調:事實並非如此,他們就是被雇來做這個的。如果得不到答案,就要去見國會議員、參議員,到白宮和財政部,到證券交易委員去問:「為什麼我得不到保護?」

過去,美國在事實上採取了某種綏靖政策,希望與中國建立商業關係等能讓他們的態度變得更加多元化,在地緣政治上更加合作。

這種幻想破滅了,「於是才有了我們看到的勇氣,」他說。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