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百首詠史】三十二:反右(圖)

2020-02-14 04:18 作者: 江浩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反右運動」主要結果是給中共黨外、黨內大量人員確定了「右派」身份。
「反右運動」主要結果是給中共黨外、黨內大量人員確定了「右派」身份。(圖片來源:AFP/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2月14日訊】反右運動是中國共產黨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後於1957年發起的第一場波及社會各階層的群眾性大型政治運動,是在「整風運動」過程中又掀起了「反右運動」。前者「整風運動」是中國共產黨內的整風,後者「反右運動」主要結果是給中共黨外、黨內大量人員確定了「右派」身份。對於反右運動,改革開放後,中共承認在執行過程中有「擴大化」問題,即「反右擴大化」。政府給大批「錯劃右派」者予以「糾正」,未被糾正的右派「維持原案,只摘帽子,不予改正,不予平反」。

中共承認執行過程中有「擴大化」問題,即「反右擴大化」:在具體執行中,尤其是在運動的後期,很多單位將標準簡單化,為下級單位指定右派份子的百分比,造成許多人被冤枉。「一個單位應有5%的人定位右派份子,甚至在只有很少幾個知識份子的單位和沒有人鳴放的單位,這個指標也得完成。」

 

    舵手龍床垂直鈎(1)

    萬千書蠹一齊休(2)

    思為移鼎磨殷鑑(3)

豈料翻雲化楚囚

    廿載淒惶人變鬼(4)

半生困頓愛成仇

英雄本色好烹狗

    大漠荒原弔髑髏(5)

 

註(1)據毛身邊的人回憶,毛的睡房有張碩大的床,床上堆滿了書,毛便躺在床上批文件,作決策。反右有點像姜太公釣魚,願者上鈎,有些右派要不是愛黨心切,肯閉上鳥嘴,當可逃過一劫。

註(2)據1978年平反右派過程中的統計,在1957年的「反右運動」和1958年的「反右補課」中,全中國抓出五十五萬名「右派」(分微右,中右與極右)。「估計有40萬到70萬知識份子失去職位,並下放到農村或工廠中勞動改造。」(以我所知,這個數字是大大縮小的,每個單位要有百分之五的右派,各級領導只有超額完成任務,斷無不滿額之理,若是如此,他們自己就得進去,似這般「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大慈悲之舉,我是斷斷不肯做的。當年除了發配往勞改場和農村的右派外,每個單位都有若干名右派留原單位改造,照當時城鎮人口計算,右派當在百萬以上。)

註(3)1957年5月1日,《人民日報》刊載了中共中央在4月27日發出的《關於整風運動的指示》,決定在全黨開展以反對官僚主義、宗派主義和主觀主義為內容的整風運動,號召黨外人士「鳴放」,鼓勵群眾提出自己的想法、意見,也可以給共產黨和政府提意見,幫助共產黨整風。於是各界人士,主要是知識份子們,開始向黨和政府表達不滿或建議改進。新聞界也跟進,刊出各種聲音。這段時期被稱為「大鳴大放」。此舉讓知識份子們覺得共產黨勇於自我批評,十分偉大。

註(4)從被打成右派到毛死後獲得平反,足足二十一年。人生有幾個二十一年?

註(5)夾邊溝、興凱湖皆是著名右派勞改場,死人無數,夾邊溝的死亡率超過百分之五十。有《夾邊溝紀事》一書述此悲慘往事。

反右運動對中華民族的戕害人盡皆知,那些在「解放」前為我黨鞍前馬後效犬馬之勞的知識份子可謂是受了現世報,但絕大多數右派確是比竇娥還冤,數以百萬計的『右派』淪落煉獄,很多人沒有活到「平反」的那一天,中華民族的精英經此一役,被打斷脊骨,至今尚未緩過氣來。

反右運動開始時,各級領導極真誠地懇求給黨或領導提意見,説什麼「大鳴大放」「懲前毖後,治病救人」,要大家「暢所欲言」,保證「言者無罪,聞者足戒」,決不秋後算帳云云,幸虧我晚生了幾年,要不然肯定栽進這坑裏去。

後來毛一翻臉,卻道是「引蛇出洞」,「有人說是陰謀,我說:不,這是陽謀!」於是一大群管不住自己嘴巴的「讀書人」便魚貫進了勞改場。毛照慣例又下達了個百分比,湊不夠人數的單位領導便公報私仇,把一些有與自己有私怨的人劃了進去。甚至有的單位湊不夠人數,開會推選右派,但大家都不好意思撕破臉,某人腎功能不太好,上了趟廁所,回來已經被選為右派。最可笑的是某單位要把右派送往勞改場,一積極份子自告奮勇擔任押解任務,到了勞改場,場方已接到該單位領導的電話:右派人數計算有誤,尚差一名,有道是一客不煩二主,只好委屈積極份子也進去改造幾年了。

若非在毛治下生活多年,似這樣荒謬絕倫,催人淚下的笑話,誰人會信,誰人敢信?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