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豈能獨善其身:四面楚歌的萬達(圖)


長白山的萬達廣場內部現況
長白山的萬達廣場內部現況(網路圖片)

【看中國2020年4月23日訊】或許沒人能想到,萬達這麼快就和「破產」二字有了關聯。

4月7日,信用評級機構標準普爾全球將AMC的信用評級從B降至CCC-級,這被解讀為這家銀幕數全美排名第一的連鎖院線正在面臨倒閉的可能。中國央視財經則報導稱,AMC正面臨破產風險。

4月14日,萬達集團緊急在其官網發布聲明稱:「網上個別自媒體炒作的‘萬達控股的美國AMC院線申請破產’純屬謠言」。

事實上,基於武漢肺炎的影響,影視行業遭受重創,AMC也未能倖免。據投中網報導,3月16日,AMC宣布關閉全球1000家影院,其中美國630家。3月26日,AMC發布聲明稱,公司從4月開始不再支付旗下影院的租金、解雇600名員工,並對包括CEO亞當?阿倫在內的2.5萬名員工暫時停職以留存現金。

連日來,AMC股價不斷下挫。據wind數據顯示,在4月9日、4月13日的美股交易時段裡,AMC連續創下兩個20%的跌幅。即使在萬達發布澄清聲明當日,AMC股價也僅增長了4.81%。此外,若以4月20日的收盤價3.18美元/股計算,AMC股價自2020年年初以來已暴跌57%,市值僅有3.31億美元。這與2012年的收購價31億美元相比,跌去了將近90%。

麻煩纏身

AMC就像一面鏡子,照出了萬達集團的頹勢。「不是在處理麻煩,就是在處理麻煩的路上」,大約可以概括萬達集團今年以來的處境。

將時間軸展開來看,4月21日晚間,萬達電影發布公告稱,擬非公開發行6.235億股新股,募集資金不超過43.5億元。而就在一週前,萬達電影剛剛發布2020年一季度業績預告,預計今年一季度歸母淨利潤虧損5.5-6.5個「小目標」。

4月10日,萬達寶貝王被首次出質。天眼查資料顯示,萬達寶貝王100%股權出質給民生金融租賃股份有限公司。而萬達寶貝王曾被王健林寄予厚望,他曾在年會上信誓旦旦表示萬達寶貝王要超越萬達電影,成為核心企業之一。

3月31日,萬達酒店發展發布的2019年業績報告顯示,經重列,公司2019年虧損4.33億港元,歸母淨利潤虧損1.50億港元,同比減少119.61%。

3月27日,曾寄託王健林「大健康夢」的廣州國際醫院項目地塊被寶能以15億元接手。按照王健林最初的規劃,萬達要和美國匹茲堡大學醫學中心(UPMC)合作,在此地投資60億元建立廣州萬達匹茲堡大學醫學中心國際醫院項目,並且在廣州、成都等城市投資建設5座國際醫院。

3月26日,萬達體育將核心業務鐵人三項以7.3億美元出售給美國先進出版公司,較收購價9億美元縮水近20%。

在萬達集團的4個上市平臺以及被寄予厚望的產業全部遭遇危機之際,萬達最核心的業務商管集團更不平靜。4月16日,萬達商管發行2020 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據,註冊規模為50億元,利率4.89%,為當周最高發行額度。

4月14日,萬達商管公布的最新財務報表顯示,2019年前三季度多項財務數據出現下滑。其中,營收490.98億元,同比下滑31.83%;淨利潤185.28億元,同比下滑26.51%;歸母所有者其他綜合收益稅後淨額虧損8.05億元。

2月16日,宋興龍舉報萬達商管的「三宗罪」。不久,在證監會IPO排隊列表中,萬達商管狀態顯示為「中止審查」。不過,萬達商管闢謠「宋興龍舉報而導致萬達商管集團中止IPO一事,與事實不符。」

然而,更令萬達商管「受傷」的是核心高管大量流失。自今年年初以來,齊界赴任集團總裁,而萬達商管集團副總裁梁飛建、萬達商管集團高級總裁助理兼規劃中心總經理黃駕宙、萬達商管集團首席總裁助理兼招商中心總經理王銳、萬達商管集團總裁助理兼華南運營中心總經理陳毅杭、萬達商管副總裁瀋嘉穎均已離職。

在中國企業資本聯盟副理事長柏文喜看來,萬達的很多產業都是重體驗和重參與的業態,但疫情很大程度上導致了諸如體育、電影、酒店等業態的停擺。「但是這些平臺的維持費用還是需要的,由此一來虧損則是必然的事情。」

「可以說,萬達的好日子到頭了」,資深地產專家薛建雄表示,萬達的很多產業都面臨著人氣不足、經營困難的問題。實際上,早在2月底,穆迪便發布公告稱,將萬達集團企業家族評級由B1調至B3,並列入負面觀察名單。

逆風回頭?

自2017年5月份至今,萬達故事的基調就從昂揚走向了低沉。期間,甩賣文旅城、萬達酒店、海外資產的動作輪番上演。

壯士斷腕之後,本將獲得喘息之機的萬達集團,又遭受武漢肺炎疫情的重創,為商戶免租的萬達商管一季度幾無現金流,而多元化的萬達電影、萬達體育等業務更是「自身難保」。

再次遭遇瓶頸的萬達集團,如今有意將籌碼壓在已經不成規模的地產業務上。1月13日,據獲悉,萬達商管2019年底完成了房地產業務剝離,萬達商管剩餘的房地產業務已全部交由新成立的萬達地產集團負責。

1月19日,萬達地產集團將中區拆分,南京並至北區,杭州並至南區。中區拆分完成後,形成南北兩區並立新格局。與此同時,原地產集團副總裁兼中區項目管理中心總經理於修陽轉崗負責成本條線任地產集團副總裁兼成本管理中心總經理,原中區人員或下放至項目。

另據其它媒體報導,在2019年3月份舉行的萬達內部月度會議上,萬達地產集團呂正韜宣布,計畫到2021年,萬達地產業務重回千億規模。媒體從一位接近萬達的相關人士處獲悉,萬達地產業務一般不對外公布。「要真有這回事兒也可以理解,每個企業都在沖銷售,要不然怎麼生存呢?」

在薛建雄看來,萬達集團幾乎所有業務都在虧錢,所以又想重回地產,但估計今年地產是最慘的年份。「這兩年,萬達又拿了很多新的文旅項目,現在萬達地產人員調動,或許就是努力賣這些新文旅項目的住宅。」

萬達地產在土地市場的確正在提速。據國內財經某網站不完全統計,今年年初以來,萬達集團於浙江臺州、天津、湖北黃石、廣東河源、四川內江等地拿下了7宗土地,耗資近36億元。其中,不少項目包括住宅地塊。4月2日,萬達以10.56億元摘取廣東河源[2020]1-4地塊,其中包含3宗宅地、1宗商業地;3月31日,四川內江與萬達成功簽約「內江萬達文旅小鎮」項目;2月20日,萬達以9.85億元拿下臺州玉環新城的兩宗商住地。

此外,有財經媒體梳理髮現,萬達地產集團今年對外投資企業同樣加快了步伐。據天眼查數據顯示,萬達地產集團今年新增對外投資企業7個。其中,僅3月份便在玉環、河源、黃石新增了4個全資子公司。

被重新押寶的萬達地產集團,很多動作都已經在悄悄展開。

出路難尋

若想實現千億,萬達地產集團的業績需要2年內實現翻倍。據克而瑞榜單顯示,2019年,萬達集團實現全口徑銷售額566.8億元,位列第59位。但萬達地產目前並沒有快速突破口。在房地產行業,決定一個企業發展的因素有很多,但歸結起來大致可以分為:政策、資金、土地、人。「萬達想通過地產來挽救,難度很大。」薛建雄指出,萬達如今早已沒有了先發優勢。

若從外部環境而言,自2018年以來,房地產市場調控政策的嚴厲程度屢創記錄,「房住不炒」政策被多次重申。政策高壓之下,行業間的競爭激烈程度與日俱增。2019年,千億房企將近40家,排在前列的碧恆萬規模更是超越了6000億元。

若將目光轉回到萬達集團來看,萬達集團曾經最大的優勢在於依靠萬達廣場的吸引力獲得低價土地,但這種優勢正被強勢衝擊。柏文喜表示,從商場的角度來看,萬達廣場的規模優勢和先發優勢目前仍然十分明顯,只是skp、龍湖天街等大型商場的強勢發展,已經對萬達廣場構成潛在的威脅。

但薛建雄認為,萬達廣場優勢的消失最根本原因要歸結於經濟大環境。「前幾年國內購買力上升的時候,萬達廣場做得好。但是,這幾年整個市場嚴重供過於求,那麼萬達廣場也沒有什麼優勢了。」

不僅如今,在最為重要的銷售環節,萬達集團處於弱勢。薛建雄說道,萬達原來住宅做的還可以,文旅地產也是萬達創新打造的,但萬達的問題是銷售能力不行。「現在萬達拿的是超大型文旅項目,我擔心還是會賣不動,不然早前也不會虧錢將文旅城打包賣給融創。」

重新走到臺前的地產業務,如今並未幫助萬達集團「絕地反擊」。據克而瑞榜單顯示,在今年第一季度,萬達集團僅實現全口徑銷售額37億元,位列第80位,權益銷售額28.3億元,位列第78位。

王健林今年66歲,已近古稀之年。這個年紀的人,看來已經經不起再摔跟頭了。

責任編輯:宇真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