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經歷:親眼見證西藏高僧的「虹化」(組圖)


一次在西藏的經歷真的叫我終身難忘。不是親眼看見,是無法相信的。
這一次在西藏的經歷讓人終身難忘,若不是親眼看見,是無法相信的。(圖片來源:Adobe Stock)

一次在西藏的經歷真的叫我終身難忘。那一年我和終南山裡的一個道士朋友,還有一個大學老師朋友,結伴徒步在西藏旅行。高海拔、缺氧、惡劣的氣候,並不對我們構成任何障礙。但是,在西藏真的很難,一是有許多軍事禁區,動不動就不讓通行。二是自然災害、地質災害頻發,泥石流、山崩、暴雪,經常阻斷我們的行程,把我們困在某個地方。

我們徒步在藏南地區從東往西走,主線應該是川藏公路吧,斷斷續續,大概走了兩個月,其中迂迴著走了很大一段路,還曾經不小心走入雅魯藏布大峽谷,那裡到處都是原始森林,遮天蔽日。

我們在大峽谷中走了兩天,才回到公路上,這已經很不錯了。就在從大峽谷走出來的那次,我和同伴進入了一個藏族小村子暫住,那個藏族村子不是牧民,都種植青稞,副業是生產藏香和抄寫經文,還是比較富庶的。我們到達那時已經是傍晚了,我們打算找個人家借宿、吃飯。藏民對於陌生人的慷慨和信任以及他們的真誠,很令人感慨。

但奇怪的是,那天我們連續去了幾個藏民的家,都沒人,門也不鎖,就連藏獒見了陌生人都不叫。這時候,我和同伴們才感覺有點不對勁,很多藏民的家裡已經打開了電燈,有的是點燃了蠟燭,但就是找不到一個人影。我們想高聲呼叫,希望能有人聽到我們的聲音。但張開嘴巴,卻發不出任何聲音,我和道士朋友都驚詫了。但當時我們都不害怕,相反,一種平和寧靜的感覺,卻在慢慢感染著我們。


許多藏民親眼目睹過神蹟,知道在冥冥之中有著人類也許永遠無法觸及的神秘。(圖片來源:Adobe Stock)

後來,我們在村子外不遠的一個小型寺廟裡,終於找到了村子裡的人。當時村子裡的所有男女老幼,都跪在寺廟的院子裡,對著一個老年的喇嘛頂禮膜拜。那個喇嘛看上去很普通,和平常人並無兩樣,他只是在那裡靜靜的盤膝坐著,手裡拿著念珠和經輪。

我們三個人進廟的時候,看到大家都跪著,就沒有上前去,只是遠遠站在人群後面觀望,想看個究竟。

我問道士朋友到底怎麼回事,但還沒等他回答,令我終身難忘的那一幕開始了。

那個喇嘛忽然站起來用藏語高聲說著些什麼,大概說了有五分鐘,本來已經被黑夜籠罩的村落、廟宇,忽然變的猶如白晝,原來是不知何時有一片七彩的雲朵,放射著異常強烈的光芒覆蓋在廟宇之上,喇嘛說完後靜靜站立一會,忽然化作一道刺目的紅光衝天而起,融入了那片七色彩雲中。就這樣,喇嘛化作紅光憑空消失了。喇嘛的衣服跌落在地,被他的弟子小心的收藏去,藏民們也慢慢散去。

一般人不是親眼看見,是無法相信的。經歷這件事情後,我便知道藏民對於宗教的熱情和虔誠,為什麼是我們無法理解的了。因為許多藏民是親眼目睹過類似的事情,知道那冥冥之中,有著人類也許永遠無法觸及的神秘。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