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克曼:中共黨內也很恐懼(圖)

2020-05-05 11:04 作者: 古莉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2018年3月兩會現場(圖片來源:Etienne Oliveau/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5月5日訊】(法廣RFI)歐盟安全研究所亞洲負責人愛麗絲-埃克曼(Alice Ekman)新著有《鮮紅色—中國共產主義理想》(Rouge vif-L’idéal communiste chinois)。艾克曼指出,由於疫情大流行,中國的朋友圈將縮水,但是習近平和他周圍的人並不打算停止強化意識形態。

下面是法國《觀點》週刊記者呂克-德-巴魯奇(Luc de Barochez)對愛麗絲-埃克曼的採訪:

問:中共的戒尺在何種程度上可以解釋這次疫情在最初被掩蓋?

答:在習近平擔任主席以後,人們更加深了恐懼。他上臺7年多來,發起的大規模反腐敗運動,其目的也是進行政治整肅。在中國的絕大部分機構,做一切事情都必須由黨來批准,包括在醫院也是如此。

武漢中心醫院急診科負責人艾芬醫生應該記得,她與同事們在病毒最開始出現時,識別了病毒。她隨後受到(黨委書記)嚴厲訓誡,被要求服從命令。所以,科學家害怕遭政治領導人整肅,地方當局害怕遭中央政府整肅,他們的恐懼是很強烈的。這種雙重恐懼可能會影響武漢和湖北省對該病的初步控制。

問:這場危機是否被權力當局用來加強控制?

答:黨沒有等到這場冠狀病毒危機到來,就進行了大清洗;這場清洗7年來一直在持續。我們往往會忘記,恐懼感在黨內也很強烈,尤其是黨內高層。

中紀委不斷展開檢查,經常發動糾正黨員意識形態的運動,在「同志」之間進行批評和自我批評,還要學習習近平的言論。這種氛圍導致管理者不願意去冒險,並在某些情況下,對那些可能讓上級皺眉頭的事實和數字進行低估。

問:強硬化意識形態,是否是習近平鞏固權力的一種方式?

答:這個強硬化有三個相互交織的原因。首先是因為習近平認為,前蘇聯在1991年垮臺和消失,是因為當時蘇共不夠強大。所以他要在經濟放緩導致社會和政治緊張的背景下,強化中共。

第二個原因是,黨的強大,對於作為黨總書記的習近平加強自己的權力很重要,也對他搞好他稱為「中華民族復興」的運動很重要。

第三個原因,不能低估習近平和他的謀士們對意識形態的狂熱。習近平上臺後沒有質疑馬克思主義意識形態,也沒有質疑毛澤東時代。相反,七年來,他重申中國作為共產國家的身份,而且不僅限於言辭,還特別體現在與其他治理模式加劇競爭的方面。從2013年開始,習近平就明確提出「社會主義制度」優於資本主義制度。

問:這場病毒危機是否阻礙了「中國模式」在世界推廣?

答:中國官方的通訊信息在社交平臺或其他地方,都不給任何含糊和質疑留有餘地。不論現實中發生了什麼情況,人們都要保持自豪和對未來的自信,以符合習近平在2016年提出的《四個自信》(對中國的制度,道路,理論和文化的自信)。推動替換西方民主體制的政治意願非常強烈。

問:但是這個言論很難通過...

答:是的,一些國家很反感這個言論。但近幾年來,中國首先憑藉世界第二經濟大國的地位以及它代表的投資和貿易機會,成功吸引了許多發展中國家。不過在當前情況下,一些國家正在從中國的吸引力中走出來。因為簡單的事實是,這種病毒來自中國,使中國的形象受挫。

另外,圍繞中國援助和北京管理危機「有效」模式的公關宣傳也適得其反,特別是在歐洲。但也並非全都如此。危機過後,中國的「朋友圈」會縮水,但縮水後也會加固。一些國家要在北京和華盛頓之間選邊站。

問:美國有關與中國「新冷戰」的論述是否恰當?

答:冷戰的言論雙方都能感覺到。在中國一方,遠在特朗普當選以前,中國與美國的競爭就已經進入議程。長期以來,黨的官員被反覆灌輸:美國,更廣泛說,是西方,應對世界所有危機,對中國的屈辱負責。與西方的對抗已經根植於黨的想像中。這場危機可能會進一步增強反西方的怨恨情緒。

在習近平時代發生的變化是,宣稱中國的勝利和美國即將衰落,已成為官方承擔的說法,官方宣傳變得充滿敵意。「西方」一詞本身,在中國外交政策界,已受到污名化,令人想到試圖推翻黨的西方敵對勢力。所以,許多黨的幹部都認為,對於包含歐洲在內的廣義的西方,任何時候都必須保持警惕。

問:危機過後,西方提出搬遷工業的建議是否讓北京擔心?

答:中國經濟仍然以出口為導向。短期內,中國還會依賴歐洲和美國市場。但是北京和華盛頓之間生發的貿易緊張,可能導致兩國經濟相互依存度降低。這次疫情大流行加速了這一進程。

中國經濟想要在中國自身基礎上尋求不斷髮展。2021年將公布的五年計畫應該會反映出這一點,會進一步將重點放在新興技術與創新之上。

同時,許多國家,特別是歐洲國家,最近幾個月意識到它們對中國市場(技術,物流,製藥等)的依賴,這將導致一些調整。

問:這樣會導致全球化的終結嗎?

答:不會,但會出現更加兩極化的全球化:由夥伴國家構成的兩極結構,同時發展不同類型的商業關係。屆時某些國家將仍然與中國關係緊密,其他國家則出於經濟,戰略,安全的考量,認為在某種程度上擺脫中國技術和中國市場的時候到了。

我們可能看到不同的網路出現(5G,海底電纜,網際網路等),將有不同的標準,這些將並行發展,最終慢慢變的互不兼容。

問:最後,這場危機是否會導致中國政治體繫緊張?

中共有著如此密集的地理網路,不太可能在一夕之間消失,也不會在這場危機之後深入自我質疑。這個黨擁有9千萬黨員,具有非常強勢的地位,存在於社會各個層面。

此外,不可低估宣傳,審查,恐懼的份量。如果一部分人口和黨員克制著自己的不滿情緒——很難精確評估,他們若表達不滿,將有很大風險。當局擁有大量的人力和技術資源,用非常細密的網格化監視系統對人口進行監視。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