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滲透:蓬佩奧警示全美州長(上)(圖)

2020-05-20 09:06 作者: 北明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美國國務卿邁克·蓬佩奧(Mike Pompeo)(圖片來源:Mark Wilson/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5月20日訊】為您介紹美國美國國務卿在全美各州長會議上的講話 (時間:2020年2月8日;地點:華盛頓市區華盛頓會議中心。)前一次節目關於蓬佩奧的另一個講話中我曾經說過,國務卿負責外交事務,其職責相當於外交部長。而各州政府職責則屬於美國內政。為什麼外交部長要對管理內政的州政府官員發表講話?為什麼他奔走於與全美各州之間,併發動各州行動起來?這樣的行動與美國的外交政策,確切地說與美國對華外交政策,有關係嗎?如果有,是什麼關係?美國意欲如何對應?

這些問題都可以從這篇講話內容中得到明確的答案。事實上,透過這篇講話所描述的發生在美國各州的現象,可以清晰地看到,中共這些年針對美國在貿易、教育、科技、新聞等領域的有計畫的、全方位的、單方面的滲透。這裡要提請各位注意的是,雖然,在美國幾乎沒有任何政府行為可以閉門隱秘操作。這個講話在美國國務院的網站上也公布了,但這次講話實際上是一個美國州政府部門工作有關的講話。

自中共建政七十多年以來,關於美中關係,中國人只有中共官方一面之詞可聽,沒有機會直接瞭解美國政府的相關說辭。因為信息控制,這次節目就提供給您一個窗口,讓您直接料瞭解美國政要這些年來中共對美外交行為的感受。也通過美國政要對中共對美外交行為的親歷和陳述,瞭解中共在對美外交行為領域都做了些什麼,以及這種做法的性質。

這次節目的播出是出於這樣一種理念:客觀的、真實的瞭解美國官員對中共對美行為的真實感受,瞭解中共對美諸種行為的真實情況,是理解美國對華外交行為之轉折的一把鑰匙。這次講話的原標題是「美中競爭:國務卿蓬佩奧在全美州長協會2020冬季會議上的講話「(U.S. States and the China Competition: Secretary Pompeo's Remarks to the NGA),本次節目是這次講話全文,一字未刪。下面我就為您翻譯播報這篇講話全文。

謝謝霍根州長,庫莫州長。 很高興見到你們。

很高興在這兒跟大家在一起。來的路上,我通過手機觀看籃球比賽,Auburn隊 91分,LSU對 90分。而這是部分勝負時的加時賽的決賽。對,就是這樣。你說我是第七十任國務卿,這提醒了我。這總是提醒我想起,特朗普總統是美國的第45任總統,所以我這個行當的輪替比總統行當的輪替多很多。(笑聲)所以今天能和你們在一起挺好。

我確實要感謝霍根州長和副主席Cuomo州長以及全美州長協會(NGA)在這裡的其他所有人今天接待我。在前一天晚上總統國情咨文發表講話之後,這是很難採取的行動。 我今天沒有可在這裡分發的自由勛章。我也不會散發副本,所以我講完了也不能把它撕掉。 (笑聲。)

我在各州旅行時已經認識了你們當中一些人。我在國內旅行的次數可能超過許多屆國務卿, 這是通常他們做不到的事情。 我認為重要的是,美國人必須瞭解我們的外交官在世界各地在做什麼,以及我們為什麼要這樣做。因此我只想提一下,如果您看到我在你的州出沒,我可沒走丟。您所在的州沒有脫離聯邦(版圖), 我知道我在哪兒。

我知道加州有些人大聲疾呼脫離聯邦( Calexit),所以(加利福尼亞國的)紐瑟姆(Newsom)總統,儘管如果成了這樣,我還是很高興與你們的國務卿費恩斯坦(Feinstein)合作。(眾笑)我可以對付加利福尼亞的笑話,我是在加利福尼亞南部長大的,我老爸現在還住在我在奧蘭治縣長大的那所房子裡,那是一個很棒的地方。

去年,我收到了一項活動的邀請,邀請承諾說該活動是「一項獨家交易(exclusive deal-making)的機會」,邀請說(引述):「中國與我們各州之間實現經濟互利發展的機會(是)巨大的」(引述完)。這個「交易」聽起來好像來自川普總統,但這邀請實際上來自一位前任州長。

我受邀參加的是中美官員合作峰會(U.S.-China Governors’ Collaboration Summit)。這項活動是由「美國州長協會」和「中國人民對外友好協會」共同主辦。聽起來相當無害。但邀請中沒有說的是,這個組織——我剛才提到的這個組織——是中共官方對外權力機構(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s official foreign influence agency),統戰部(the United Front Work Department)的對外公開的門面(the public face)。

現在我很幸運,自從我就職中央情報局局長以來,我對該組織很熟悉。但這讓我思考:你們當中有多少人意識到了這個組織與中共官員之間的聯繫?如果你們在活動期間結了一個新朋友,將會如何?如果您的新朋友要求您介紹其他政治上有很多關係的人和權勢人物,該怎麼辦?如果您的新朋友提出要在你的州投入大筆資金,也許是在你們的養老金中、在我們國家安全敏感的行業中進行投資,該怎麼辦?

這些不是假設。 這些情況都太真實了,而且它們對美國的外交政策有重大衝擊。

的確,去年,一個中國政府支持的北京智囊團發表了一份報告,對所有50位美國州長對中國的態度進行了評估。他們把你們每個人都標上了「友好」、「強硬」或「模棱兩可」的記號。我會讓你們決定自己屬於哪個級別。中國已經標注你們中的一些人。實際上,該報告對你們中的許多人都是指名道姓談論的。

因此這有個教訓:這個教訓是,與中國的競爭不僅僅是聯邦(政府)的問題。霍根(Hogan)州長,這就是為什麼我今天想來到這裡的原因。這事發生在您的州,對我們的外交政策、對居住在您的州的公民,並且對你們每個人,確實都會產生後果。而且,實際上,不管CCP(中共)認為您是友好的還是強硬的,要知道他們在調查你,要知道他們在調查你周圍的團隊。

與中國的競爭正在你們的州的內部進行,這影響到了我們履行美國至關重要的、國家安全職能的能力。

我今天想指出這個話題的背景。冷戰結束時,美國開始與中國進行大量接觸。這很有道理。我們認為互動越多,中國就將更有可能變得自由和民主,就向我們美國一樣。這事沒發生,大家都知道。

確實,在習近平統治下,這個國家正朝著絕然相反的方向發展:更多的鎮壓,更多的不公平競爭,更多的掠奪性經濟實踐;確實,軍事姿態也更具侵略性。

你們應該知道這並不意味著我們不能與中國經營商務。 我經營「世紀國際」(Century International)時曾有過一次行動。 我們在上海有一個小辦公室。 在我們的利益匯合的時候,我們可以找到合作的平臺。你們可以看到川普總統上個月簽署的那個貿易協議的第一部分。我們對此感到高興。 這是正確的做法。 這確實對美國和中國都有利。 這些經濟聯繫是強大的。 它們既重要又好。 它們對你們的州有利;它們對美國有好處。

看看上週美國剛剛飛往中國、幫助抗擊冠狀病毒的近18噸醫療用品。 昨天,我們宣布了向中國及受該病毒影響的國家提供1億多美元的援助。在這點上,我也想花一點時間,對過去幾天中成為武漢冠狀病毒受害者的美國公民的親人,表示慰問。

但是,儘管有我們可以合作的地方,我們不能忽視中國的行為和戰略意圖。 否則,將把我們兩國都受益的關係中的重要組成部分置於危險境地。中國政府在有條不紊地分析我們的系統,我們非常開放的、深感自豪的系統。他們評估了我們的漏洞,並決定利用我們的自由,在聯邦,州和地方各級政層面,獲得超越我們的優勢。

去年我曾宣布,我將就中國問題發表一系列演講,這(個演講)是其中的一部分。 在這種背景下,州和地方政府官員應該考慮他們在我們關係方面的領導方式。 這一點很重要。 中國很重要。我在國務院的部分使命,就是動員起美國政府的所有部門。 幾週前,我去了矽谷,就這一系列問題與美國領先的科技公司進行了交談。我也需要你們的幫助。

中國在托皮卡(Topeka美國堪薩斯州的首府)和薩克拉曼多(Sacramento,美國加州首府)所做的那些事情迴盪在華盛頓,在北京,甚至更遠的地方。中國競爭正在發酵,它就發生在你們州。

實際上,如果說在座的你們中大多數人沒有被中國共產黨直接遊說,我會感到驚訝。就像我前面提到的那樣,中國共產黨的交誼組織就設在裡士滿Richmond、 明尼阿波利斯Minneapolis、波特蘭Portland、佛羅里達的朱皮特Jupiter, Florida以及這個國家的其他許多城市。

但有時候中國的活動並不那麼公開,我今天想談一談這些情況。讓我節選中國外交官來信,給你們讀一讀。 上個月,中國駐紐約總領事致信給你們某個州的立法機構的發言人。

這是這封信的部分內容。 信中說,引號:「眾所周知,臺灣是中國的一部分……(要)避免與臺灣進行任何正式接觸,包括向被選舉人士發送祝賀信息、介紹選舉法案和選舉宣言,派遣官員和代表參加就職典禮儀式,以及邀請臺灣官員訪問美國。」 引用完。

想想吧,有一位來自中國的指派到美國的外交官,一位中國共產黨在紐約市的代表,發送了一封正式函件,敦促一位美國民選的官員不應行使其言論自由權。

琢磨一下這件事兒吧。這不是一次性事件,這事發生在全美各地。

中國駐紐約、伊利諾伊州、得克薩斯州的領事館,和加利福尼亞州的兩個領事館,(雖然)受《維也納公約》外交責任與權利的約束,但是在州級層面的政治上非常活躍,華盛頓特區這裡的使館也是如此。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