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東尼專欄】「一碗一宇宙」建盞與曜變天目茶碗(圖)

2020-06-06 09:30 作者: 戴東尼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南宋建盞(图片来源:公用领域 故宮博物院)

建盞是對建窯燒制而成的黑釉瓷的總稱,是真正土與火高難度結合的陶瓷產物。兩宋時期,茶風盛行,建窯燒制的精品專供宮廷使用,這種瓷器在日本被稱為天目釉。清代《景德鎮陶錄.卷七》:建窯「古建州窯也,出宋代,為今之建寧府建陽縣,始於建安後遷建陽」。古建窯遺址位於今福建省建陽縣水吉鎮。

宋徽宗非常好茶,講究茶學,倡導茶藝。他撰寫了《大觀茶論》,在宮中君臣聚會中,常舉行茶宴,還親手點茶,帶動了宋朝的點茶文化達到高峰。《延福宮曲宴記》就描述徽宗時一場宮廷茶事:「宣和二年十二月癸巳,召宰執、親王、學士曲宴於延福宮。命近侍取茶具,親手注湯擊拂。少傾,白乳浮盞面,如踈星淡月。」宋徽宗本人的《文會圖》留下宋朝君臣樂茶的佐證。我們看到畫中作茶的茶几上擺的茶盞是青黑色的,這正是宋徽宗愛尚的最適於賞雪濤茶花的建盞。宋徽宗在他的《宮詞》中讚曰:「兔毫連盞烹之液,能解紅顏入醉鄉。」


宋徽宗《文會圖軸》(局部)絹本 (图片来源:公用领域 台北故宮博物院)

建盞和茶也在宋代的文人生活裡一日不可缺,在許多的詩詞作品中都有描述。北宋名臣蔡襄《北苑十詠-試茶》中詠道:「兔毫紫甌新,蟹眼清泉煮,霧凍作成花,雲閑未垂縷。」蘇東坡《宋南屏謙師》詩曰;「道人曉出南屏山,來試點茶三昧手,忽驚午盞兔毫斑,打作春翁鵝兒酒。」著名詩人楊萬里在《陳蹇叔郎中出閩別送新茶》詩中寫道:「鷓鴣碗麵雲縈字,兔毫甌心雪作鴻。不待清風生兩液,清風先向舌端生。

要燒制一個好的建盞,成品率非常低,有時燒出一窯全是瑕疵品都有可能,可謂是千里挑一,更完美的要萬里挑一。做好一個精美而漂亮的建盞不僅要把握好每一個環節,對溫度的把控也極其重要。建盞黑色釉主要有兔毫釉和油滴釉。


南宋建盞兔豪釉 (图片来源:公用领域 故宮博物院)

宋人對於建盞釉色的喜好傾向以兔毫為主,因此兔毫是建窯最典型且產量最大的釉色品種。兔毫是在黑色底釉中透析出均勻細密的絲狀條紋,形如兔子身上的毛髮,以細密、修長、清晰、碗壁內外都從碗沿到碗底分布均勻密集為上品。宋徽宗在其所著的《大觀茶論》中說「盞色貴青黑,玉毫條達者為上。」

油滴釉是黑釉的特殊品種之一。特點是在釉面上散佈著許多具有銀灰色金屬光澤的小圓點,大小不一,大的直徑達數毫米,小的只有針尖大小,形似油滴,故名油滴釉。

還有一種建盞中可遇不可求的寳物,說是「千年難求,萬里無一」,是燒盞人為之奮鬥期待一生的東西,日本稱「曜變盞」,可惜目前在中土、在臺灣都沒有存留了。「曜變盞」至今完好流傳下來只有三個,都被指定為日本國寶級的寶物,分別存於大阪籐田美術館、靜嘉堂文庫和京都大德寺龍光院。其實,「曜變」就是在黑色的底釉上聚集著許多不規則的圓點,圓點呈黃色,耀如天宇中的群星,其周圍煥發出星辰般的幽光,尤其在光線的照射下,可能幻化出金銀藍等多彩光芒,故而得名。


日本國寶 南宋 曜變天目茶碗 (图片来源: 公用领域 藤田美術館藏)

那麼如此珍貴的建盞,為何會傳到東瀛?千年前的宋朝,品茗之風遍及大江南北,宋人不但愛辦茶宴,以茶待客,更會鬥茶茗戰,一比茶藝。這些建盞天然秀出的風采,和宋代崇尚自然美學的宇宙觀相契合,緊緊吸引著茶家、文人雅士的藝術心靈。中日文化交流與商貿來往,自古未斷。前往宋朝求法的日本僧人,回國時也帶回學到的茶藝禮儀,以及所獲茶器。曜變天目建窯茶碗,據信就是當時由日本僧人帶到東瀛,流傳至今。


日本國寶 南宋 曜變天目茶碗 (局部)(图片来源: 公用领域 藤田美術館藏)

黑釉建盞樸實無華,美在自然;「曜變盞」瞬間凝結的窯變紋路,妙在天成。建盞中一瞬間停駐的絢爛帶給人驚喜,凝視絢爛幽光,恰似浮現於玄冥之表、又歸於虛無中留給生命慧悟的時空。可惜,建盞的技藝早已經失傳,宋代人思想中對天的的敬意、文化的高度必須達到那樣的水準,上天才會展開那一層次的美給人吧!建盞,永遠留下了北宋末到南宋初期飲茶美學的一道千變萬化的霞光。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