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的巨大威脅 北京利用健康碼監控全民(組圖)

2020-06-13 10:30 作者: 盧乙欣

手機版 简体 9個留言 列印 特大

為了防止武漢肺炎的傳播,北京當局強制運用健康碼這一種手機應用程式來監控人民,同時藉此擴大自動化社會控制。
為了防止武漢肺炎的傳播,北京當局強制運用健康碼這一種手機應用程式來監控人民,同時藉此擴大自動化社會控制。但北京當局卻從未詳細解釋該系統究竟是如何確定一個人的代碼顏色,這會導致收到黃碼或紅碼的人感到困惑與不知所措。(網路圖片)

【看中國2020年6月13日訊】(看中國記者盧乙欣綜合報導)為了防止中共病毒(又稱新冠狀病毒,COVID-19)的傳播,北京當局強制運用健康碼這一種手機應用程式來監控人民,這很可能將會比瘟疫的大流行還要持久,同時被使用來擴大自動化社會控制。

北京利用健康碼監控全民 連病危者與嬰兒都要辦理

《寒冬》6月8日報導,中國的健康碼服務通過了支付寶(一種由中國電子商務巨頭阿里巴巴所運營的在線支付平台),或是無處不在的多功能微信應用程式來運行,能夠給人們分配為三種顏色代碼裡的一種。紅色代碼表示一個人傳播病毒的風險很高,應要隔離14天,黃色代碼則是要隔離7天,綠色代碼則沒有任何限制。

隨著全中國境內的解封,進入了後疫情時代,民眾的行動自由變得高度依賴於病毒檢測應用程式,而這些應用程式是在武漢肺炎疫情爆發高峰期在全中國推行,藉此識別並隔離中共病毒傳播者。人們要在智能手機上安裝註冊這樣一個應用程式,接著輸入其個人信息、最近的出行數據與健康狀況。

官媒《環球時報》報導,國家衛健委官網6月11日發佈通知,對於所有到發熱門診就診的病患,都必須掃「健康碼」與進行核酸檢測。只是,所有收集的這些數據都被存儲,並跟警方共享。

北京當局先前聲稱,人民安裝這些健康應用程式都是自願的,且只用在遏制中共病毒傳播。儘管不少人認為此舉是北京當局一個新的自動化社會控制模式,預計在疫情大流行結束後會繼續下去。

根據今年3月江西省某個地方政府下發的一份文件顯示,當局除要求大力推廣健康碼的使用,確保全省都覆蓋以外,還要求各地方政府調查農村與城市地區每一個家庭的所有成員是不是都具有健康碼。

浙江省一名網格員向《寒冬》表示,他正在逐戶落實這項要求,無論是剛出生的嬰兒,還是因為體弱或年老而無法出門的老人,都得確保一人一碼。

一名在外省經商的胡先生表示,他的父親被診斷為癌症晚期,亦被醫院下了病危通知單,但就連這種情況也被要求得安裝健康碼。胡先生苦笑說道,如果不辦理,父親死後是連火葬場也不讓進的。

河北一名母親向《寒冬》抱怨說:「我家孩子才一週歲,連話都不會說,也得辦理通行證,一個嬰孩可以獨自去哪兒?」

2020年5月初,山東省的居民亦被要求得申請安裝健康碼,雖然官方已聲稱全省已連續55天沒有本土新增中共病毒病例了。

2020年5月中旬,菏澤市的各縣、鄉鎮、村莊都被要求得在限期內辦理健康碼,針對拒不辦理的人,地方官員威脅說將要無限期自我隔離。

菏澤市曹縣一名村民告訴《寒冬》說,「政府的施壓並威脅讓每個人(成年和未成年)都申請辦理健康碼,孩子馬上就要開學了,不辦理就不讓上學。」

跟中國無所不在的面部識別軟件與其它監控系統相比起來,「健康碼」系統所覆蓋的人數更多,收集的個人信息亦更廣泛,國家甚至可以再實施更加嚴格的控制。這是因為人們上班、出行打車、購物、前往醫院看病,以及進行許多日常活動都必得要出示健康碼。

然而,針對異議人士、宗教人士而言,此種加大的控制無疑是一種更大的威脅。

此狀正如《紐約時報》最近刊登的一篇報道稱,「官員們正在將健康碼的概念擴展到公共衛生之外,這可能是數字化社會控制實驗未來走向的跡象。」

該報道稱,由於中國各城市「現在正在嘗試以各種不同方式保持居民與病毒應用程序的粘性」,「但是,如此易於獲取的信息可能會造成歧視。保險公司可以提高持紅碼或黃碼者的保費。僱主可以拒絕僱用或晉升。」

中國多地欲將健康碼常態化,引發隱私擔憂

5月27日,紐約時報中文網報導,這種跟蹤調查正在逐漸成為日常生活的一永久部分,有被用於令人不安與侵入性的手段的可能。中國民眾正越來越多地希望保護自己的數字隱私。然而,北京當局也在公眾福祉的名義下,針對使用高科技監控工具抱持廣泛贊成的態度。

北京政府的病毒跟蹤軟體一直在中國數百個城市中收集著個人信息,包括定位數據。但是當局並未針對這一些數據的使用設置多少限制。如今,一些地方官員正在為這些應用程序添加新功能,希望這種軟體能長期使用下去,而非僅僅是種應急措施而已。

然而,在中國,人民擔憂的不只是可能的窺探。

中國領導人長期以來始終在尋找利用龐大的數字信息寶庫的方法,只為更有效地管理這個龐大、有時難以駕馭的國家。但是,當計算機系統對於人們的生活有著如此大的權威時,軟體的缺陷與不準確的數據可能將對現實生活產生巨大影響。

「疫情防控需要大數據技術輔助,但這並不意味著相關機構和個人可以假防疫之名隨意收集公民信息,」武漢華中科技大學的研究員李思輝在最近的一篇評論文章中寫道。

在中國,有很多應用程序提供民眾提交個人信息、近期旅行史與健康狀況來註冊病毒跟蹤系統。軟體亦利用這些與其它數據來分配顏色代碼——綠色、黃色、紅色——藉此表明持有者是否具備感染風險。地鐵、辦公室與購物中心入口處的工作人員亦會阻止沒有出示綠碼的人入內。

可是,北京當局卻從未詳細解釋該系統究竟是如何確定一個人的代碼顏色,這會導致收到黃碼或紅碼的人感到困惑與不知所措。《紐約時報》3月曾報導稱,一個受到民眾廣泛使用的健康碼軟體收集著位置數據,並似乎將數據發送給了警方,儘管目前仍不清楚這一些信息是如何被使用的。

日前在一個官方社群媒體帳號上發布的帖子聲稱,在開創該系統的杭州,官員們正探索擴展健康碼的應用,使用「個人健康指數」針對居民進行排名。如今尚不清楚排名到底有何用途。但根據帖子中的一個示意圖顯示,依據用戶的睡眠時間、行走步數、吸煙與飲酒的數量,以及其它沒有說明的指標,用戶會獲得0至100的分數。

此事,引發民眾反對,擁有250萬關注者的小說家王欣即在社交平台微博上寫道,「這不是明目張膽以侵犯隱私的方式監控、歧視非健康人群嗎?」另一名作家沈嘉柯則寫說:「我知道在這個大數據時代,想使用個人信息,想查到個人隱私,掌握數據一方分分鐘太容易了。」他進而強調,杭州的計劃「越界了」。

6月,中國搜索引擎巨頭百度的負責人李彥宏在政協的某次會議上提出,政府應該建立機制以刪除武漢肺炎疫情期間收集的個人信息。

4月,華中科技大學生命倫理學教授雷瑞鵬在接受官媒《健康報》採訪時說道,如果當局在疫情過後,有特定的理由得保留健康碼信息,應該向社區居民明示原因,並取得他們的同意。

到目前為止,這種機制尚未實現。

但如今,健康碼亦將成為香港人的日常了。

香港文匯報報導,隨著武肺疫情逐漸受到控制,繼澳門後,香港將採用「健康碼」機制了。香港食物及衞生局長陳肇始近日表示,「港版健康碼」準備工作大致已經完成,推出後,港人只需要持有效的病毒檢測證明,就可以免檢疫往返粵港澳,但是相關檢測需要自費。

不過,隨著「港版健康碼」愈來愈具雛形,社會上對於健康碼的關注與疑問亦隨之而來。

眾人擔心的,自然是健康碼的準確度與侵犯隱私的問題。畢竟過去中國多個城市都曾經出現過持綠碼者,最後成為了外省輸入案例,民眾亦擔心健康碼會洩漏個人隱私,以及是否因為工作關係影響健康碼評分,並造成歧視等狀況。

中國的健康碼在今年2月份首次出現,是地方官員與科技公司的合作產品,當中包括互聯網巨頭騰訊與電子商務巨頭阿里巴巴的姊妹公司螞蟻金服。幾週以內,全中國各地都出現了健康碼,然而外界對於健康碼的諸多疑慮迄今仍未消除。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