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戴河進入高度敏感期 維權人士遭到派出所警告(圖)

2020-08-03 12:35 作者: 盧乙欣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為了替兒子伸冤的馬波,一名常住北戴河的黑龍江維權人士馬波,已經遭到當局定性為「零控人員」。
為了替兒子伸冤的馬波,一名常住北戴河的黑龍江維權人士馬波,已經遭到當局定性為「零控人員」。(圖片來源:維權網)

【看中國2020年8月3日訊】(看中國記者盧乙欣綜合報導)神秘的一年一度中央決策層與元老的北戴河度假會議,已經在這幾天進入了高度敏感期,現在一些敏感區已經禁止一般遊客進入。一名常住北戴河的黑龍江維權人士馬波因為在日前接受國際媒體採訪,導致7月31日遭受轄區派出所的維穩人員警告,說要對她處以行政拘留的處罰。

維權網報導,8月1日獲悉,在進入神秘的北戴河度假會議之前,一名維權人士馬波的黑龍江戶籍地派出所就安排所長,帶領著幾名民警綜治辦人員,趕赴北戴河勸說馬波返回黑龍江來解決問題。由於馬波在前幾次都是聽從勸說返回至黑龍江,但最後都遭到公安忽悠了事。因此,馬波這一次是明確地拒絕配合。這幾名來自黑龍江的維穩人員也自知先前都沒有信守承諾,就沒有再強勸馬波,只是一直「陪同」她在北戴河遊玩,並對馬波及收養的胖胖招待有加,眾人一直相安無事。

7日23日,馬波帶著養子胖胖跟朋友小李一起出去走走,在來到海邊戲水時,一路遭到多次檢查身分證,雖然有的警察讓他們通過,但到後來遇上兩名警察,在搜查手機上置頂顯示「中標」了,就不讓他們走。

馬波質疑,「我問警察,『中標』到底是什麼意思?警察也回答不出來。他跟他們領導溝通後,他說我有上訪記錄,這個記錄可能是重點。」

後來當警察打完電話後,就以警車將他們載走了。馬波一行三人被帶到了一間屋子內,警察對他們製做了很多的筆錄材料,後來馬波原戶籍地佳木斯市公安局派來了兩輛警車,最後將他們三人載回到北戴河的住處。

馬波告訴大紀元記者,「戶籍地警察在車上加上了我的微信,問我身上有材料嗎?我說沒有,網上有。他還告訴我,不要隨便走動,就在家裡眯著唄。」

馬波說,「現在(因為)北京疫情的事情,信訪辦也不常上班,全國各地有很多訪民都來到北戴河。但是有好多地方長途汽車、火車沒有開,往北京、北戴河的方向的車查得非常嚴,往秦皇島和山海關方向要二次安檢。但是無論多嚴也擋不住訪民進入北戴河及北京。」

馬波又說,「前兩天,我地方戶籍派出所所長說要來北戴河找我,秦皇島這地方有我們公安局抽派來的派出所警察,今天他給我來電話,讓我不要隨意走動,如果要去哪裡,他會隨時隨地跟著我。」

8月1日上午,始終對馬波很照顧的所長,表情嚴肅的來到馬波住處,並對馬波說她在往外國媒體發放東西,透露了國家政治機密,因此分局市局決定給她處以行政拘留。

馬波詢問所長:「什麼叫政治機密?我在馬路行走乘公車攔截這就是政治機密嗎?我案件不查我兒屍體在冰櫃裡13多年,兇手至今逍遙法外,你黑龍江三級公安違法辦案造假,我實話實說就是透露了國家機密?」

2007年4月14日下午18點,馬波的兒子徐智鵬在黑龍江農墾職業學校體育班上學時,在學校門口不遠處遭到三個同寢室同學故意傷害致死,事發現場有監控攝像頭,而徐智鵬的屍體解剖鑒定書給出的死亡結論正好是外力致死。

不過,警方迄今偵破不了案。根據當時哈市新聞網記者採訪目擊證人的錄影,以及學院支付萬元解剖費等種種證據,都說明公安具有掩蓋校園暴力真相的嫌疑,同時更有徇私枉法的嫌疑。

至於為了替兒子伸冤、進行維權活動的馬波,已經遭到定性為「零控人員」,在此之前,馬波還遭到公安部門定性為A級97.9%人員,據悉這兩類人員在公安資訊系統裡,都是屬於在逃人員。因此,馬波在很多地方包括北戴河,都遭到限制進入。

報導認為,派出所所長之所以告知馬波要處以行政拘留,極有可能是因為北戴河進入了高度敏感時期,遂有變相強行將馬波帶回黑龍江的可能。

馬波電話:18712763535.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