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文生律師案震驚德法 更見公權力耍流氓傷害公信力(組圖)

2020-07-28 14:00 作者: 盧乙欣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余文生之妻許艷表示,不讓律師見余文生,「這個是沒有法律依據的,完全是繼續剝奪律師的會見權,剝奪當事人余文生上訴獲得法律幫助的權利。」
余文生之妻許艷表示,當局不讓律師見余文生,「這個是沒有法律依據的,完全是繼續剝奪律師的會見權,剝奪當事人余文生上訴獲得法律幫助的權利。」

【看中國2020年7月28日訊】(看中國記者盧乙欣綜合報導)人權律師余文生2018年1月發表「修憲公民建議書」後遭到逮捕,德國與法國駐中國大使於2019年年初頒發「德法人權獎」給身陷囹圄的他,此獎由余文生的妻子許艷代表接受。6月17日,余文生因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判刑4年,震驚了德、法兩國政府,致使德、法官員發布聯合聲明呼籲北京政府保障余文生及其家人之權利。然而,官派律師至今拒絕給家屬判決書,近日又不讓許艷、藺其磊律師及盧思位律師會見余文生,諸多不合理事態讓許艷不禁透過維權網發布文章怒批,「如果公權力就是選擇耍流氓,個體老百姓,一點辦法都沒有。但是它傷害的除了是個體老百姓,更傷害的是公信力,破壞的是法治承諾。」

新聞報導如下:
余文生案秘審不宣判 家屬要求公開信息
維權律師之妻救夫遭監控 感嘆:中國像是沒這個人
人權律師余文生以「煽顛罪」被判刑4年
多個國際人權組織聯署譴責中共秘密審判人權律師
中國維權律師余文生妻子許艷會見七國人權官員

中央社報導,人權律師余文生2018年1月發表了「修憲公民建議書」後被逮捕。2019年年初,德國及法國駐中國大使頒發「德法人權獎」予身陷囹圄的余文生,此獎由妻子許艷代表接受。2020年6月17日,余文生因為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遭到徐州市的法院判刑4年。消息一出,震撼德、法政府。

德國聯邦政府人權專員柯夫勒(Bärbel Kofler)、法國外交部人權大使克羅凱特(François Croquette)在6月19日的聯合聲明中,針對維權律師余文生被判刑4年一事感到震驚。聲明表示,余文生採用和平的方式在中國境內推動修憲、法治與人權,並以律師的身分協助其它人權捍衛者;德法兩國政府亦呼籲北京政府應要保障余文生及其家人的權利,中國領導人應要向實現法治的既定目標邁進。

然而,縱使德法兩國發布聲明、呼籲北京當局,抑或中國大陸內外的眾多維權人士持續關注余文生的消息,北京當局依舊不予理會。迄今關押了三年的余文生雖然已經在2020年6月17日,遭到徐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給判刑了4年,並遭到剝奪政治權利3年,但官派律師迄今拒絕給予家屬判決書,官方所謂的依法治國堪受質疑再三。

許艷強調,「如果公權力就是選擇耍流氓,個體老百姓,一點辦法都沒有。但是它傷害的除了是個體老百姓,更傷害的是公信力,破壞的是法治承諾。」
許艷強調,「如果公權力就是選擇耍流氓,個體老百姓,一點辦法都沒有。但是它傷害的除了是個體老百姓,更傷害的是公信力,破壞的是法治承諾。」

維權網23日報導,7月22日,余文生案的二審辯護律師盧思位與藺其磊來到徐州市看守所要求會見余文生,但看守所門衛以藺其磊律師的執業地是在北京為由,不准許他進入,實際上藺律師一直待在河南,且北京亦非重點疫區了,藺其磊律師就此問題進行投訴。當盧思位律師進入看守所提交會見手續之後,接待警官就以沒有接到二審法院的通知為由,拒絕為他安排會見,律師當時即表示看守所的理由沒有任何法律依據,且向徐州市公安局與徐州市駐所監察室進行了投訴,但都沒有得到任何結果。兩位律師因徐州市看守所一意孤行,沒法子與余文生會面,不得不暫時離開徐州,轉往南京。

盧思位與藺其磊7月23日上午來到江蘇省高院查詢余文生案的上訴情況,但前台查詢之後竟答覆沒有余文生的上訴,於是律師立即打通一審法院承辦法官劉明偉的電話,當下即確認余文生已經上訴,而徐州中院也已經將案件移交至江蘇省高院。兩位律師鑒於此,就持續要求江蘇高院查詢案件情況,在經過前台多方核實之後確定,余文生案的上訴案並沒有走普通移送方式,似乎是由徐州中院安排專人送至江蘇高院,導致在系統內無法查出該案。與此同時也獲悉,該案已經分案,是由一名陳姓法官主辦,兩名律師想要一併閱卷並跟法官進行溝通,但前台答覆承辦法官不在,而且卷宗尚在江蘇省檢察院中,因此讓律師下周再聯繫。

至於江蘇高院訴訟服務中心在接收了兩名律師的辯護手續後,答應轉交承辦法官,但當律師要求法院出具接收手續時,法院卻答覆從不出具手續,正當律師試圖跟法院工作人員就此問題進行討論時,一名保安與警號為320017的法警先後衝了過來,除了要求律師立刻離開法院,還粗暴地喝斥兩名律師,法警還認為律師講的都是廢話,並斥責律師不懂法律。當場只見那名保安與法警的態度惡劣、神情傲慢,作風極為粗魯,對待辯護律師絲毫沒有最起碼的尊重,甚至還揚言不害怕律師的控告投訴,隨後,兩名律師針對此事進行了投訴。

在連續兩日的奔波後,辯護律師的感覺是,從徐州方面看來是要一條道走到黑,堅決將違法行為進行到底。至於余文生案似乎被當作一個非常重大的案件,因為內部系統居然無法查詢。由於兩名辯護律師尚有其它工作,只能暫時離開六朝古都,同時將儘快跟承辦法官聯繫閱卷並且再次設法與余文生會面,以爭取讓余文生早日獲得自由的機會。

針對藺其磊及盧思位兩名律師在徐州市看守所中的經過,余文生之妻許艷透過維權網表示,不讓律師見余文生,「這個是沒有法律依據的,完全是繼續剝奪律師的會見權,剝奪當事人余文生上訴獲得法律幫助的權利。」

許艷強調,「如果公權力就是選擇耍流氓,個體老百姓,一點辦法都沒有。但是它傷害的除了是個體老百姓,更傷害的是公信力,破壞的是法治承諾。」

許艷22日下午與辯護律師繼續前往徐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及徐州市司法局等部門,去見證這些官方還「找什麼理由剝奪依法應該享有的法律權利。」

對於盧思位律師、藺其磊律師,許艷說道,在如此困難的環境中,兩位律師頂住了各種壓力,說明代理余文生案二審,並且前往徐州市看守所要求會見余文生,並成功地向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提交二審辯護律師手續。
對於盧思位與藺其磊律師,許艷說道,在如此困難的環境中,兩位律師頂住了各種壓力,說明代理余文生案二審,並且前往徐州市看守所要求會見余文生,並成功地向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提交二審辯護律師手續。(以上圖片來源皆為維權網)

針對協助她的人士,許艷27日表示,在這兩年多來,「辯護律師常伯陽律師、謝陽律師」,一直幫助著余文生律師案。又稱,「數十次到達徐州、北京部門現場工作。我非常感謝。」

許艷說,到了二審時,謝陽律師的律師事務所不給開二審代理手續。雖然常伯陽律師可以繼續說明二審代理,但因為工作太忙了,最快要到27號才有時間前往,由於案件的時間吃緊,常律師希望若有其它幫助的二審辯護律師,可以先行前往,若有需要,他會之後去,亦將繼續幫助跟進案件。

對於盧思位律師、藺其磊律師,許艷說道,在如此困難的環境中,兩位律師頂住了各種壓力,說明代理余文生案二審,並且前往徐州市看守所要求會見余文生,並赴江蘇省高院努力且成功地向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提交二審辯護律師手續。許艷也對曾經說明代理的、與願意說明的其它律師們表示感謝。

最後,許艷也強調,「雖然它們製造各種障礙,約1000天從未讓辯護律師和我見到余文生,您們的幫助讓我在寒冬中感受到溫暖,我心存感謝,相信余文生也能感受到。也真誠感謝一路上給予關注、陪伴與幫助的所有人士。」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