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逝的1917 兩種力量同時走上前臺(圖)

2020-08-31 01:45 作者: 夏聞

手機版 简体 6個留言 打印 特大

2016年4月29日,一座列寧雕像的頭部在柏林被展出,這座19米的雕像原立於東柏林的列寧廣場。
2016年4月29日,一座列寧雕像的頭部在柏林被展出,這座19米的雕像原立於東柏林的列寧廣場。(圖片來源:Sean Gallup/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8月30日訊】1917年是關鍵的一年,在這一年中,醞釀成長了上百年的兩種對立力量,第一次亮相前臺,那一年,全世界都看到了他們的到來。

一方是1776年以近代普世價值立國的美國,她是對人類傳統道德的延續。另一方則是要讓人類和傳統道德徹底決裂,這種力量在1789年的法國大革命中首次現形。

100多年後,美國從一個偏遠的新生國家發展成世界最大的經濟體。而在法國大革命之後,後一種力量以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的形式,一步步擴大它的影響力。到了19世紀末、20世紀初,這兩種力量都越來越無法再被忽視了。

1917年4月6日,美國向德國宣戰,在這之後的兩年裡,共有200萬美軍士兵加入歐洲戰場,決定了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結局。

這是美國自建國後,第一次走上世界舞臺,開始扮演國際事務的調停者和警察的角色。

第一次世界大戰開始於1914年,時任美國總統威爾遜一開始堅拒參戰,因為他認為美國和其他歐洲國家不同,美國處於更高的道德層面,美國不會為了領土、勢力範圍這些世俗的東西而戰。美國是有天命的,美國不參戰處於中立,就可以在未來更好的在參戰國之間調停,以此來拯救人類於戰爭。

但是到了1917年,已經深陷戰爭、無路可退的德國為切斷英法的海上供應,再一次啟動潛艇無限制攻擊,而這種攻擊曾經擊沉美國多艘平民商船,德國甚至還發秘電鼓動墨西哥在美後院對美發動戰爭,這終於導致美國上下民意激憤,在這種局勢下,美國終於對德宣戰。

即使這樣,在威爾遜看來,美國參戰,目的也不只是為了保護美國的船隻,美國人的生命或者是榮譽,美國參戰是為了更高的道德追求,美國要履行拯救世界的天命。

但在這一刻同樣展望世界遠景的不止是美國總統威爾遜,還有一位俄國人列寧,但列寧看到的卻是另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

威爾遜所思所想的是美國如何在大戰之後,去達成世界的永久和平。列寧「看到」的卻是資本主義國家之間必定要戰爭到你死我活,而在大戰期間,一小群共產主義革命者就可以趁機奪取權力,然後再輸出革命,在歐洲掀起巨大的階級鬥爭浪潮,將歐洲乃至世界置於共產主義統治之下。

而1917年之後人類的100年,就是在這兩種不同「理想」的對撞中被塑造。

列寧等到了他的機會,這一年的11月7日(俄歷10月25日),他發動政變,推翻了此前成立的俄國臨時民主政府,這就是所謂的十月革命

1917年,美國登上世界舞臺,而另一方邪的力量也這一年竊取了俄國政權,蘇聯隨後出現了。這一次不再是1871年巴黎公社的短暫72天,蘇共的統治持續了70餘年。

十月革命中的蘇共二號人物托洛茨基,之前被流放期間在美國居住過,對美國有親身觀察,在1917年俄國二月革命爆發後,他離美返俄回國趁亂奪權,這位蘇聯紅軍的創始者後來說:我離開美國時就感到,這是一個將塑造人類未來的國家。

兩種對立的價值觀,兩種價值相反的「革命」(美國獨立革命和法國大革命),兩種深層的完全相反的力量,這兩種力量在18世紀末同時出現後,又同時在1917年走上了世界舞臺。從那一刻開始,這兩種力量的直接對抗就不可避免。

74年後,1991年12月,蘇聯解體,美國和世界誤以為取得了勝利。但那其實只是另一方的「中場換人」。在世界的疏忽大意中,最後正邪力量對決中的另一方的代表——中共,已經戴著面具登場了。

2020年正式開始的美共對抗,才進入了這正邪力量對決的最終篇,歷史正在人們眼前上演。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