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北京威脅立陶宛政界領袖堅稱絕不屈服(圖)


立陶宛外交部長蘭斯伯格斯(Gabrielius Landsbergis)2021年3月17日在柏林與德國外交部長會談後向媒體發表講話。
立陶宛外交部長蘭斯伯格斯(Gabrielius Landsbergis)2021年3月17日在柏林與德國外交部長會談後向媒體發表講話。(圖片來源:HANNIBAL HANSCHKE/POOL/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1年12月3日訊】若按人口,立陶宛不足北京一個區,國土面積列在世界第120之外,其經濟在歐盟27個國家GDP中排第22。但這一波羅的海小國,面對中國威脅,挺身佔到了抗拒這一世界強權的最前沿,在中國最為忌諱的臺灣問題踩了北京劃下的令很多國家望而卻步的紅線。

在率先退出中國倡導的中國-中東歐國家(17+1)合作機制後,立陶宛最近又允許臺灣在首都維爾紐斯開設「駐立陶宛臺灣代表處」,並計畫明年初立也會在臺灣設立代表處。在北京看來,這是公然在國際上製造「一中一臺」,開了十分惡劣的先例。

據臺灣外交部官網資料,臺灣在世界上200多個國家設有領務機構,在各類辦事處、代表團和經濟文化代表處等名稱前,全部使用的是"臺北"兩字,包括在美國的「駐美國臺北經濟文化代表處」,唯有在立陶宛的駐館名稱是「臺灣」而不是「臺北」,以"駐立陶宛臺灣代表處"的名稱正式掛牌。

北京來說,只有對立陶宛重拳回擊才能讓國際社會對中國的立場進一步有所認識,才能避免維爾紐斯的行為在國際上構成示範效應。在召回駐立陶宛大使之後,中國又將與立陶宛的外交關係降為「代辦級」,並在上個星期將中國駐立陶宛外交大使館更名為代辦處。

北京上次使出如此懲戒還是在40年前,當時也是因臺灣問題而將與荷蘭的關係降級。在經濟層面,北京也\在切斷兩國間幾乎所有的經貿往來。

星期天,在立陶宛等三個波羅的海國家的議員團抵達臺灣訪問之際,中國28日派出27架次戰機擾臺,並首次在台海上空動用了空中加油機。

率領該議員團訪臺的立陶宛議員、議會友臺小組主席馬爾德基斯(Matas Maldeikis)星期一在推特上說:「中國希望我們害怕,但立陶宛捍衛民主無所畏懼。我們跟波羅的海夥伴一起在臺灣團結起來反對暴政。」

他對美國之音說,維爾紐斯在中國問題上的立場得到了立陶宛人民的廣泛支持:「中國在我們社會中的聲譽並不怎麼樣。對於立陶宛人來說,我們深知該政權的性質及其侵犯人權的行為都是不可接受的。我們仍然銘記共產獨裁統治下的生活是什麼樣。」

對於中國的經濟制裁威脅,這位立陶宛議員說,立陶宛對以自由和主權來換取一些空洞的承諾和無法預測的經濟收益毫無興趣。「我們的國家不可出售。」

曾兩次出任總理的安德留斯·庫比留斯(Andrius Kubilius)說,民主是普世價值,因此立陶宛不但支持鄰國(白俄羅斯、俄羅斯)的民主運動、也支持以及更遠的臺灣和香港為民主而奮鬥的人們。這位現任歐洲議會議員在寫給美國之音的電子郵件中說:「立陶宛在三十年前曾為自由、民主和獨立而奮鬥,人民對當年民族獨立運動仍記憶猶新。因此,立陶宛支持一個民主政府的臺灣——一個被‘老大哥’脅迫的小國——的政策得到我國人民的充分理解和全力支持。」

立陶宛開危險先例

對中國來說,立陶宛本挑戰的意義遠大於其一個國家。官方的《環球時報》在一篇社評中說,這樣的無良小國,中國就算與它斷交了,讓它去與臺灣建交,「也不過是中國外交大鍋裡多一塊或者少一塊‘蚊子肉’的事情。」 北京最擔心的是立陶宛開啟了一個危險的先例,令中國與歐洲國家的關係更為棘手。

美國已經表示支持維爾紐斯。國務卿布林肯在與立陶宛外長在華盛頓會晤後強調,「面對來自中國的未遂脅迫,美國堅決支持立陶宛」。

美國常務副國務卿溫迪·謝爾曼(Wendy Sherman)上星期在會晤立陶宛外交部長加布裡埃烏斯·蘭茨貝爾吉斯(Gabrielius Landsbergis)時再次強調了美國與北約盟國立陶宛「鋼鐵般」堅強的團結。

立陶宛外交部副部長普朗克維丘斯(Arnoldas Pranckevičius)本月初曾指出,「中國正試圖讓我們變成一個實例--一個負面的實例,這樣其他國家就不見得會跟著走這條路,」 他說,歐洲必須「在面對中國時團結起來」。

立陶宛前總理、歐洲議會議員安德留斯·庫比留斯(Andrius Kubilius)說,歐盟需要一個明確和長期的中國政策。他對美國之音說:「鑒於中國正在雄心勃勃地發揮全球領導作用,歐盟和美國現在應該考慮的一個問題是——未來幾十年全球領導力將會是什麼樣子:是專制還是保持民主。」

另一位歐洲議會議員尤克涅夫維奇(Rasa Juknevičienė)表示,越來越多的國家將會採取類似立陶宛的立場。她在接受美國之音電話採訪時說,三個波羅的海國家的議員目前正在臺灣訪問,成員包括了所有三個國家的資深議員,因為民主對這一地區尤為重要。1991年立陶宛在其他加盟共和國中率先宣布從前蘇聯獨立,而冰島政府率先承認,並與其建立外交關係。這位前立陶宛國防部長說:「1991年,小國冰島承認我們的獨立,這極為關鍵,儘管冰島是一個小國,但後來證明獨立變成了現實。」

中國從2012年起在歐洲腹地致力於與中東歐國家建立所謂的「17+1」機制,但觀察人士說,這一機制基本上形同虛設,北京的承諾到目前為止基本沒有提供真正的投資,也沒有從這些國家大量增加進口。今年2月,北京召集這十幾個國家的領導人舉行峰會時雖然拔高了中方的級別,以前均由李克強出席的論壇改由習近平親自主持,但是仍有六個國家元首不給面子,沒有出席峰會。

歐洲議會上個月壓倒性地通過了一項決議,呼籲加強與臺灣關係,並將臺灣稱歐盟的「重要夥伴和民主盟友」。該決議說:「歐盟必須採取更多措施解決與中國的緊張關係並保護臺灣民主」

「中國中東歐觀察」(China Observers in Central and Eastern Europe或 CHOICE)創辦人伊萬娜·卡拉斯科娃說,由於香港、新疆問題以及在新冠病毒大流行等等因素,中東歐洲國家對中國的看法近年來越來越負面,但是也很難說會有多少國家會真正仿效立陶宛。她說,斯洛伐克國內政局最近也發生了很大變化,一些較為親近臺灣的議員進入政府,但是她預計斯洛伐克對中國和臺灣的政策不會發生很大變化。相比之下捷克的變數較大。

臺灣外交部長吳釗燮10月底曾訪問了捷克共和國、斯洛伐克,在新冠肺炎疫情最嚴峻的期間,臺灣曾贈口罩給捷克共和國、斯洛伐克和立陶宛,今年三國也回贈臺灣疫苗。上個月,捷克被認為親西方的反對黨在議會選舉中獲勝,卡拉斯科娃對美國之音說,這將對中捷關係帶來明顯的挑戰:「也許捷克可能是另一個降低參與‘17+1’機制、並尋求與臺灣進行更多合作的國家。現在這個機制已經是‘16+1’了。」

中國或奈何不了立陶宛

自從今年7月立陶宛和臺灣雙方商定將在維爾紐斯設立代表處以來,中國就多次揚言要重拳出擊,絕不輕饒立陶宛,在中國外交降級後,兩國投資與貿易往來預計也將會降至冰點。但是,卡拉斯科娃說,鑒於兩國經貿聯繫有限,中國對立陶宛的出口遠大於從立陶宛的進口,北京很可能拿立陶宛無可奈何。

據中國商務部的數據,兩國間的貿易額去年僅為23.0億美元,其中大部分為中國對立陶宛的出口,來自對方的進口額僅4.9億美元。

密西根大學國際商務中心和伊萊布羅德商學院的資料顯示,立陶宛的最大貿易夥伴是俄羅斯,中國不在立陶宛出口最多前10個國家之列,在進口來源國當中排名第10.

立陶宛議員馬爾德基斯說,經濟制裁的效果不取決於一個或另一個經濟體的規模,而取決於兩個經濟體之間的接觸程度。他對美國之音說:「中國在立陶宛的投資水平極低,對華貿易僅佔對外貿易的1%左右。當然,我們從其他國家購買的許多商品都有中國製造的部件,在這裡可能會產生一些間接壓力。但是,在不損害對中國人自己的關鍵供應鏈的情況下,中國要控制這一點也沒有那麼容易。特別是喪失在主要貿易夥伴歐盟獲得商機是他們無法承擔的風險。」

立陶宛外交部長蘭茨貝爾吉斯(Gabrielius Landsbergis)上星期說,北京切斷了與立陶宛公司的往來還不算,還向其他國家的公司施加壓力,要求他們不要與立陶宛做生意。蘭茨貝爾吉斯在承認這些損失的同時也指出,困難將是暫時的,市場和公司最終將會適應。

立陶宛經濟在全球產業鏈中看似無足輕重,但其一門高科技產業在國際上幾乎佔據了半壁江山。從晶元光刻機到光纖通信,從醫療診斷到國防,激光技術是現代信息產業的支撐技術,而立陶宛在這一領域長期處於領先地位。中國商務部的一篇報告稱,立陶宛85%的產品出口至全球幾乎所有國家,其飛秒激光儀佔到全球市場的50%,此外,全球排名前100的大學中有90%的大學都在使用立陶宛製造的激光設備。

隨著中國現在要懲罰立陶宛,官方的《環球時報》星期二報導說,目前一些中國激光公司已暫停與立陶宛的合作與交流。

目前還正在臺灣訪問的立陶宛議會友臺小組主席馬爾德基斯說,對於每個人來說都顯而易見的是,中國不是一個可靠的合作夥伴,「這是十分危險的,因為他們可以隨時將你和你的企業當作人質。」

除了中立兩國經濟聯繫並不那麼緊密這一因素外,中國的脅迫很難奏效的另一個原因被認為是,現政府的中國和臺灣政策享有廣泛的民意基礎和立陶宛冷戰來獨特的經歷。

立陶宛是第一個宣布從前蘇聯獨立的國家。基於被前蘇聯併吞的慘痛歷史,立陶宛在90年代初獨立成功後一直十分珍視民主自由的重要性,而中國在中東歐的擴張近年來越來越引起了立陶宛社會各界的警覺。2019年初,立陶宛安全部門開始將中國稱為「國家安全威脅」,總統瑙塞達還叫停了中國本來已準備好對一個重要港口 - 克萊佩達港的投資,稱中國的投資「可能會威脅立陶宛國家安全」。

2020年10月,立陶宛舉行大選,中右翼祖國聯盟-立陶宛基督教民主黨人主導的執政聯盟上臺,立陶宛對華政策更為強調價值觀。今年以來,立陶宛議會在2月份時曾通過有關退出中國-中東歐國家(17+1)合作機制等決議,還在5月份通過有關新疆問題的決議。

中國問題專家伊萬娜·卡拉斯科娃說,該黨在執政之前就曾表示要奉行新的更加支持民主自由的外交政策,目前的政策也顯然不同於上屆政府。她說:「這不僅在中國問題上如此,在白羅斯和俄羅斯政策問題上也是如此,所以立陶宛基本改變了其總體外交政策原則,而中國是受這一國內政治變化影響的國家之一。」

来源:美國之音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