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中國有沒有完全封國的可能性?(圖)


中國
2021年8月13日,北京某商業區進行消毒(圖片來源: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1年12月18日訊】TheJamesD: 紙面上,現在出國機構還是沒有關的。但是未來會不會某一天突然全部沒了

丁丁在美洲:

解放後移居香港的人是怎麼過去的?

管制不是一開始就那麼嚴格的,剛解放那陣子,全國上下都制度不完備,還沒有戶籍制度,那時候去香港沒有那麼難的,買個車票船票就去了。香港也沒有什麼簽證啊海關啊,看上去香港就像中國其他沿海城市沒啥區別,但是繁華程度要比上海差的好遠。

那時候到了香港,呆了一段時間看看又回去的人好多的,甚至還有繞一大圈,去香港去臺灣想想不如上海又回上海的呢。

早期諜戰片《羊城暗哨》裡面的女特務就是隨隨便便就從香港到了廣州。

張愛玲是52年去香港的,她可是在中國參加了土改工作隊,感覺到自己與新中國是格格不入沒法成為社會主義新人,所以提出申請要去香港讀書,完成被戰爭打斷的學業,用這個理由走人。可見那個時候門還沒關死。

還有就是政府一直希望能勸說南逃到香港的企業家,社會知名人士等棄暗投明帶資返回,當時就是寫信勸返,或者直接派人(親友和政協人士等)去宣講說服,比如章士釗就三次赴港,勸了不少人回來,手上一張名單都是後來的被打倒名單,想想真是長嘆一聲。那時候據說他勸杜月笙,沒成功,杜就問你律師還做不做?他說新中國可能不需要律師了,又問他做不做生意,他說毛主席已經保證他生活無憂,就沒再說了。

上海則是陳毅和潘漢年勸了不少上海資本家從香港回滬留在國內。

上海剛解放第六天,市政府就召集二百多名有代表性的工商界人士開座談會。陳毅、潘漢年都在會上講了話,從發展生產、繁榮經濟、公私兼顧、勞資兩利的政策去啟發大家,使工商界聽了之後認為是吃了一顆「定心丸」。一些在上海解放前夕去香港的人士陸續回滬。不久後味精大王」吳蘊初、「煤炭大王」劉鴻生就回到上海。1950年冬,周作民在黨的政策感召下也回到上海。

國共兩黨在爭取各界賢達的統戰上是非常激烈的,一邊是兵敗如山倒,腐敗貪污人心喪盡,幾個月就丟盔卸甲逃到臺灣,眼看小島還不知守不住不?一邊是氣勢如虹,百萬雄師過大江,軍紀嚴明,看上去如日初升,然而共產制度新建不知如何發展。而香港彈丸之地亦是朝不保夕,戰後英國是否會棄之誰也不知。

由於大批著名銀行家都先後到此避難,彼時的香港便成為了國共雙方搞統戰工作的「隱形戰場」。1949年6月底,蔣介石派「戡亂建國動員委員會」秘書長洪蘭友攜親筆信到港「慰問」,大談中共戰線長、佔領上海問題甚多、第三次世界大戰即將爆發云云。

通道是慢慢關上的,到了57年,算是一個大關口。然後國內的城鄉戶籍制度建立了,從此就不可能隨便遷徙,更別說去香港了。若沒有政府批准,就不可能。

之後就是大量非法偷渡與極少數合法移居香港,由於兩個世界分隔發展,到了70年代已經是差異到一天一地,止不住的逃港,導致這邊人都快跑光了:

萬餘人湧向深圳78年"逃港潮"驚動中央

到5月11日,港報披露有2萬多人在梧桐山內地一側伺機入港,其中很多人就在這幾天已經嘗試偷渡了六七次。然而誰也沒有想到,更加洶湧的逃港人潮即將到來。

也許我們可以說,是曾經洶湧的逃港風潮,為中國改革開放最為重要的決策之一——設立經濟特區,做出了深刻而令人心酸的鋪陳。

粵港邊界上的偷渡逃港事件,自1951年封鎖邊界以後,就沒有停止過。偷渡風潮來得最為猛烈的是1978—1979年。

根據廣東省委邊防口岸辦公室1979年的《反偷渡外逃匯報提綱》,從1954年到1978年,廣東全省共發生偷渡外逃56萬多人次,逃出14萬多人。

其中,1962年外逃11.7萬人,逃出近4萬人。1978年外逃7.9萬人,逃出1.8萬人。1979年前5個月外逃11.9萬人,逃出2.9萬人。

1978年7月,抵粵主政3個月的習仲勛第一次來到寶安。逃港最多的寶安縣,根據寶安縣委《關於偷渡外逃情況的報告》,1952年後的25年間,寶安縣有40598人逃港,約佔全縣總人口的五分之一。

1978年1-11月共外逃1.38萬人,逃出7037人。由於大批人員外流香港,寶安縣丟荒土地20多萬畝。逃港者中甚至包括許多基層幹部——寶安縣逃出大、小隊幹部121人,黨員29人,團員161人。

1978年夏天,有幾萬人湧向深圳等待外逃的機會,收容所人滿為患。捲入逃港風潮的不只是邊民,遍及廣東全境。在廣州,凡有偷渡成功者,皆鳴鞭炮祝賀。

境內外巨大的經濟差距,是逃港者的動力所在。1978年廣東全省農民人均收入僅77.4元人民幣,與香港僅一河之隔的深圳農民人均收入也只有134元人民幣,而河對岸的香港新界農民同期收入為1.3萬元港幣。

偷渡事件驚動了北京。來到寶安調研的中央和廣東省領導人,被深港兩邊的發展落差深深震動。他們明白,反偷渡,堵解決不了問題,根本的辦法是放寬政策,發展經濟,縮小兩地的差距。

習仲勛這時講了讓方苞、李定等人記憶深刻的觀點:制止群眾外逃的根本措施是發展經濟。

1977年11月,廣東省委將「逃港」熱潮作為重大惡性政治事件,向正在廣州視察的鄧小平作了匯報。鄧小平聽後說了兩句話:「這是我們的政策有問題」,「此事不是部隊能夠管得了的」。

當一切開始回歸常識,當人的正當需求被重視,變化就這樣發生了。

1978年四五月間,國家計委副主任段雲率團考察港澳,回京後向中央建議,把靠近港澳的廣東寶安、珠海劃為出口基地。中央同意,「說幹就幹」。廣東省委迅速行動。

習仲勛到深圳、珠海視察,要求發展農村經濟,改善農民生活,盡快縮小深港兩地差距。

他還提出幾條新措施:讓香港資本家進設備開採沙石出口、收入兩家分成;吸收外資搞加工業;恢復邊境小額貿易等。他鼓勵當地幹部說:「只要能把生產搞上去的,就干,不要先去反他什麼主義。他們是資本主義,但有些好的方法我們要學習。」

與廣東省不謀而合的,還有香港招商局提出的建立蛇口工業區的方案。

其後的事情,中國人都已十分熟悉。

1980年8月26日,深圳經濟特區正式誕生。後任深圳市政府秘書長的李定說,就在特區條例公布幾天後,逃港者驟然減少。那些藏在梧桐山的樹林中、深圳河邊的草叢裡等待逃港的人,好像一夜之間都消失了。

兩個月後,習仲勛、楊尚昆調回中央工作。此時,無論對於逃港者、深圳還是整個中國,另一番天地都已展開。-

到了1980年,當特區受到非議時,在中央工作會議上,任仲夷還舉出逃港者的例子,力證辦特區的好處:「以與香港一街之隔的沙頭角公社為例,全公社當時人口1300多人,解放以來往香港外流的2600多人,等於兩個沙頭角。前幾年,每年外流120多人。從1979年開始,外流大大減少,到了1980年,不僅沒有出走的,以前去到香港的人還有些要求回來。」

胡耀棒:

明確告訴你這個可能性很小。

徹底封國就等於是說全面回到毛時代。

習開倒車被人認為是未來全面重返毛時代的前奏。但我可以說,未來中國是最多是一個「全面強化習獨裁統治的變相資本主義時代」,如果全面回到毛時代,那麼牆國將立馬完蛋。

毛時代是一個整體,計畫經濟、閉關鎖國、人民公社缺一不可。

但是現在的時代是不可能的,習沒有毛的資本做到一呼百應,人民公社解體後是沒可能再搞大鍋飯重建的,已經走姿的社會回到毛時代人人收入幾毛錢那是不可能的。

鎖國的前提是保證完全意義上的內循環,但牆國缺了西方的技術支持,維持統治都難,不准屁民出國,怎麼滲透盜取西方材料?你又不是不知道共黨背景的已經不准出去了。

自由與革命:

這就要看如何定義完全封國了。

實際上全世界任何一個國家即使是朝鮮都沒有完全封國,就是朝鮮也需要外交以便維持必要的物資進口。

如果說普通人無法自由申請護照進出國境,那麼這種情況現在就已經開始了,現在護照申請和更換如果以旅遊和探親的名義已經十分困難。如果台海戰爭爆發,完全可以以軍事戒嚴的藉口,不允許普通人辦理護照。

但即使在毛時代,完全封國也是不可能的,頂多無法合法出境,中國如此漫長的邊境線不可能都像三八線一樣列入軍事管制區,實際上從中緬中越中蒙邊境偷渡總還是很有可能的。

鹹魚之體:

現在藉著疫情的原因各種限制外國人入境和進出口,不就是某種意義上的閉關鎖國嗎?

diyigehao:

快了,最近翻牆難度也直線上升,害我重新開始用藍燈了

印表機:

現在以疫情為由,拒不發護照,不就是閉關鎖國!習的倒車還要開

jonebad:

未來不是你封不封國,而是人家還願不願意和你打交道。歐美疫情完全控制住後等著看吧

ginrhen:

歷史上也沒有出現過理想意義上的鎖國,因為根本不可能封死,如果封死反倒是讓所謂的鎖國無法維持下去。哪怕是毛澤東最權威的年代,也還是有香港這樣的大口子開著。歷史上所謂的「鎖國政策」實際上都不是真的有個什麼政策或者是鎖國令,而是由於種種客觀因素導致了一個國家對外交流水平變得很低,而當局又無法改變或沒有動力改變這種狀況,就會被稱作是鎖國政策。

躺平大叔:

封呀

習包要一塊錢都不可離開中國

要不幹嘛不續學簽工簽不是要外國科學技術還有滲透嗎

加密幣可吸錢坑人都打了又打

就是不惜代價不理後果

躺平或走就是出路呢

無所事事的山崎:

要看封鎖對於維穩是利大於弊還是弊大於利

我認為是弊大於利。經濟的重創,老百姓生活娛樂物資不如之前,造反就會增多。

雙加不好的鴨語者:

一夜之間,目前比較不太可能,因為習對黨內的利益平衡上,紅二代等特權階級並不想回到閉關鎖國時,對他們的利益衝突太大,自然會破壞習的的統治。

所以習是目前一步一步做,將影響減低。

taka:

儘管中國目前沒有完全封國,但現在的封國力度已經是世界之最,僅次於朝鮮。

NZRdlClr5:

你什麼時候產生了不會的錯覺

樓上說經濟撐不住?你以為偉大黨介意經濟嗎?反正經濟不好都是美帝打壓和反華勢力,中國從沒餓死人就對了,餓死的都不是人

魯迅and盧梭:

完全封國不可能,但是完全斷網是有可能的,技術上也能做到

想不到改什麼名字:

刁犬犬再壞再瘋狂也不敢完全封國吧?首先,完全封國意味著更西方完全脫鉤,那時候中國的經濟基本上完蛋。須知道,現在匪共維持安定靠的就是經濟,那些歲月靜好跳廣場舞的大媽大叔只要每個月給他們退休金肯定會高喊共產黨萬歲。但要是經濟崩潰,哪有退休金髮給這些韭菜廣場舞大媽?吃慣享受慣的大媽一下子沒有退休金連吃喝玩樂的機會都沒有了,她們不跟你共產黨拼了?

wbxshuai:

中共國是一個小世界,是地球上一個獨立的個體,當中國自認為足夠「強大」後,他將不屑於和任何一個國家斷交。

人民可以上網,但網路看到的只是土共想讓你看到的,看不到中國外面的網路,而外面也不能看到中國的網路。

土共給自己的人民樹立一個獨特的價值觀,讓自己的人民和自己的國家綁架,對外面其他的觀念嗤之以鼻,真正的從內心上和外界隔絕開。

而只奴役這十幾億韭菜是遠遠不夠的,土共還想要得到更多的韭菜,打開網路顯然不是好方法,而是要滲透到其他的國家,慢慢的滲透,慢慢地煮青蛙,消滅其他的國家,給自己的人民擴充土地,增加新的韭菜的誕生。

再在新的土地上建上牆。

循環下去

江戸_川翼:

多簡單的事情,只要敢侵略臺灣立馬就是這種狀態,不光人被封,進出口都會封,居然還有那麼多人去證明不可能😂

禁止靜止:

不可能啦,中國本質上是一個賣東西的國家,靠和西方,主要是美國的貿易順差過活

封了老爺們的生活就不保了啦

割斷習包子:

為什麼匪共要封國,它完全可以趕走所有國家駐華大使,然後沒收所有在華外國人的財產,把中國在世界的名聲敗完,

再派一些武裝分子到歐美國家去搞恐怖襲擊,殺戮當地民眾(尤其是移民的華人)

讓所有外國人都憎恨中國人,

這樣一來,不用匪共封國,

哪怕把邊境敞開,也沒中國人敢出去,出去就是被外國人打死。

這樣做還能整死那些移民的華人,讓他們被外國人當成仇恨中國人的發泄對象一樣弄死。

Studebake:

現在還不夠啊?

非要變成東柏林那樣才算麼?

東德造的東西可是也往西方賣的

加速師本人:

國家控制下的有限度市場經濟,完全封閉不可能,普通人想進出也會困難重重,更多會是達官貴人的特權吧。比如現在正常理由都很難出國,和一帶一路掛鉤就一律放行。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品蔥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