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权人士揭秘 大陆看守所里的“美食”(组图)

2015-07-01 04:25 作者: 端木珊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女性权利倡导人士郑楚然(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5年07月01日讯】(看中国记者端木珊综合报导)气味刺鼻的腌咸菜、发酸的馒头、白水煮白菜、不知道用什么做成的水煮丸子……近日,25岁的社会工作者和女性权利倡导人士郑楚然在网络发布文章,罕见的向外界展示了中国看守所里的“美食”。

女权人士细数看守所的“美食”

郑楚然在文中称,她坐在透明厕所旁的第一顿早饭是“黄色的玉米棒子粥、用芥末或者有稍刺鼻气味的调味料腌过的咸菜和大馒头。……第一口下去,酸酸的,号友说,今天的馒头放不够碱啊!”午饭和晚饭通常是白水煮白菜\青萝卜\白萝卜\芽菜,和大馒头。

郑楚然第一次在看守所里吃肉,是一种不知道用什么粉做成的水煮丸子,她在文中写道:“这些丸子很难吃,我和着吃了半个馒头,就倒掉了这些丸子。”

今年3月,郑楚然因参加一场抗议公共交通工具上性骚扰的活动而被捕,被拘37天后,郑楚然获得保释。

“美食”风俗由来已久

事实上,媒体曾多次曝光大陆看守所给在押人员提供难以下咽的饭菜

2008年7月29日,唐山市访民刘春杰因上访在唐山火车站候车室被警方强行押上警车,并送进看守所拘留。2013年,《看中国》网站发布了刘春杰对唐山市第一看守所二科警察张某辉,唐山市路北区公安分局刑警刘小卫的控告书。控告书中揭露刘春杰在看守所遭到的非人待遇。

刘春杰说:“用一个放烟头的破盆给我半盆酸玉米稀饭和一个发霉变了味的馒头吃!……因为他们给我用的饭盆不干净,吃的饭又有问题,造成我患了急性肠胃炎,一天要拉十几次肚子……”

由于刘春杰有心脏病,他的家人给他送来了一些药和吃的,以及换洗的衣服。结果,刘春杰只从狱警那里拿到了药,狱警称:“你家属带来的药给你,但衣服和吃的就不给你了。如果你有意见可以去告我,但我告诉你,这里我说了算,要是你不老实说出去,我会往死里整你。如果你识相我可以关照你,你是一个聪明人,应该知道怎么做。”


(网络图片)

浙江民主党成员陈开频08年在杭州,因撒传单挂横幅反对政府独裁腐败,追求民主自由公平公正,被判两年,2011年刑满释放。陈开频曾撰文《人间地狱看守所》揭露大陆看守所的黑暗。

“囚犯管这样的饭菜叫‘水上漂’或者叫‘猪摇头’就是都漂在水上面,连猪吃了都要摇头的意思!”文中介绍,看守所里的早餐,“每人一勺泡饭外加一点什锦菜,中饭和晚饭差不多,一块干饭一勺水煮白菜或水煮萝卜,吃过的碗用水一冲就可以了,因为半点油水也没有!”

有的时候,看守所会加餐——红烧肉,不过陈开频第一次看到红烧肉差点呕吐。“一块肉,上面居然有个猪奶头,旁边还有四五根两三公分的猪毛!怎一个恶心了得?!”

“在这里劳改犯最好的礼物就是方便面的调料,从来没想到用这样的调料拌在饭里真的很好吃啊!要关系非常铁才有可能分点吃吃,这里非常流行的一句话是,今年过节不送礼,要送就送调料包。”

“美食”成为酷刑的一部分

江西省九江市法轮功学员殷进美女士,在2009年至2010年被非法关押在江西女子劳教所期间,狱警多次给她注射不明药物,还往她饭里掺毒。据殷进美介绍,狱警常在殷进美的饭里偷掺不明药物。一次掺的多了被殷进美发现,殷进美当场质问警察,警察却不承认;后来有两次,六、七个警察抓住殷进美的手脚强迫灌了两次药。

2004年,南昌市60多岁的法轮功学员梁红英被迫害得血压高至二百八十,在被关押期间,劳教所曾指使吸毒犯在梁红英的饭菜里掺不明药物,后被梁识破。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