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游记2_24》“盾、剑”与“修、练”(图)

2019-04-10 18:00 作者: 苗羽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上回: 《仙游记.第二部》第23话:“旧友”与“新敌”

第24话 “盾、剑”与“修、练”

场中两人的对决,看在场外三人眼中,却是不同景色。

菫芨而言,或许是眼力跟不上速度的缘故吧,只感到两人的比试势均力敌,而单练的体力看来差些,因此直觉是阿修目前略占上风。

当然在她的心里也的确是希望阿修获胜,毕竟一边刚救了自己跟爷爷,另一边却追捕自己这么长时间……实际上,要说“追捕”也是挺奇怪的一件事,因为只有刚离开皇城的时候,曾跟这些家伙有过一面之缘,再来就无声无息,只是偶尔从爷爷口中得知,那些人还一直跟在身后,没有放弃。当然跟归跟,爷爷的脸色却从不见忧愁,依然带着她四处游山玩水。

而这第二次碰面,虽然惊险万分,幸好带队的这人居然跟爷爷是旧识,态度还十分恭敬,看来爷爷以前也是号人物,以后可得好好问个清楚……仅管如此,她心中还是希望阿修能把这些人打败,帮他们出口气。

另一边,在铁心跟医算师眼中,这场比试就更有趣了,因为两者的实力差距可说是天与地。迟迟分不出高下的原因,完全在于阿修身上感受不到任何杀气,甚至没有一较高下的欲望,这在两人眼中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一幕,尤其阿修面对的还是怒不可遏、杀气腾腾的单练。

不只如此,两人还发现一个挺有趣的现象:从身手来看,单练可说是身经百战,架势十足,虽然攻势一再被阿修化解,但进退之间,不难看出功底扎实;但阿修这边就有点好笑,虽然总能轻松解除危机,但感觉十分生涩,仿佛从来没有实战经验。

一念至此,铁心和医算师不禁同时想到一件事:“如果……这是小伙子的‘第一战’,那他之前是怎么练的?师父又是谁?”仿佛看见阿修身上埋藏着许多有趣的秘密,亟待发掘,两人的眼光也散发出异漾的光采。

铁心首先开口:“长老,依您看,这小子是何来历?”

医算师道:“不知道,我也看不出来。但可以肯定的是,这小伙子很有意思。这也让我想起,民间向来流传《圆慲仙术》个中隐藏着重大的秘密,但千百年来,从无人能一窥堂奥,加上总被当成养生术的一种,所以一直被认为是推广的话术。今日看来,这传言只真不假。而且,”说到这儿,医算师犹豫一下,才又接着说道:“若眼前所见,只是仙术全貌的冰山一角呢?”

“他的师父,绝对不是简单人物,虽然这世上我想不到有哪号人物能这样使《圆慲仙术》,但或许是不食人间烟火的隐士。又或者,”铁心顿了一下,看向医算师:“是我们认识的绝世高手,只是个性低调,从不在人前使这套绝学?”

医算师笑道:“你是在暗示这人的师父可能出自《仙羽塔》吗?很可惜,这塔的秘密太多,就连我,即使赔上这条小命,也难保能完全透析。相较之下,我宁愿取其次,亲眼见证世局的种种变化,感觉会更有趣。但你说的不无可能。”

铁心听了医算师这席话,原本开朗的脸上,忽然浮现一丝阴霾,沮丧说道:“如果,大哥想找长老到教中,只是为了追问跟仙羽塔有关的讯息,那这心……也太执着。”

“真放得下,就不会加入魔冥,现在还当上教主了。魔冥从来不是人待的地方,你有机会就离开吧,名字有个‘义’字,不代表要牺牲到这程度。”医算师说到后来,不由得再提醒铁心一次。

铁心点了点头:“多谢长老关心,晚辈自会权衡轻重。”

医算师听了,耸了耸肩道:“你所谓的权衡轻重,用的是你那把已经失去刻度的尺,早就不准了。是说先看吧,应该快结束了,这难得的一幕可别错过,或许还能从中瞧出一些端倪。”

*    *    *    *

话说两人的对阵,的确如铁心与医算师所言,单练明显居于下风。只是个性好强如他,绝不轻言放弃,虽然呼吸已经开始紊乱,心里倒还是顶着沉重的压力,寻找丝毫可能获胜的机会。

“该死,这臭小子是怎么回事?明明动作看起来很生涩,但反应就是快到不行,几次快伤到他时都被闪过。”而就在单练边调整呼吸,边紧盯阿修动作,寻找机会时,阿修居然犯了兵大忌,当着单练的面,捂嘴打了个大呵欠。

这个动作,让一旁三人看得倒抽了口气,毕竟这样的动作除了显示自己的自负,也无礼至极。而本该为单练所利用的大空档,也因为大感意外,就这样错过那一瞬间。

羞辱!这绝对是天大的羞辱!尤其是对一个立志称霸天下,站在金字塔顶端,自视甚高的单练而言,这场令他一筹莫展的对决将来传出去还了得。因此,没有第二个选择,眼前这小子必须死,完完全全的死透!还不能留下目击者。幸好其他人早晕死过去,铁心也可以跳过,毕竟是自己的导师,相信也不会说出去。至于剩下的这对爷孙,再找时间料理掉也就是了。

但是从阿修的角度,倒是完全没想到这方面,他只是觉得无聊。是的,就是无聊。

之前紧绷的情绪所消耗的专注力,与随之而来的放松感,加上对方的动作,在他的眼中简直慢到不行。试想,平时瞬间就打到身上的一拳,现在却要等上好几次呼吸还挥不到位,就算把脸凑上去,也因为速度过慢,完全无法感受到任何痛楚,这还不无聊吗?

要不是为了利用这个难得的机会,尽可能搞清楚整个情况,阿修早就像刚才那做法,不是把单练压趴在地上,就是把他推出老远,让这个自负的小子好好滚个几圈,摔个四脚朝天,挫挫他的锐气。

不但如此,阿修心中还对《圆慲仙术》有了新的看法,原来自己那时看师父演练的感觉没错,这功夫挺适合他的,或许使出来没有师兄的霸气、师姐的灵巧,但却是一个全然不同的体验。当然,或许在功夫高强的师兄师姐面前,与这些人对决也是类似的情景,或许动作还会更慢也不一定。

“跟我对战还敢分心,你就死在这柄神剑底下吧!”越看越有气的单练,凝神将气运到剑上之后,以极快的速度连刷四剑,形成肉眼无法看见的井字形剑气奔了过去,将阿修可能的去向完全封住,“有形的动作你闪得过,就不信无形的剑气你躲得开!”

只可惜单练没想到,别人肉眼难辨的剑气,阿修居然能看见。

而第一次看到剑气的阿修,也对这玩意儿感到十分好奇,在他眼中,这四道剑气就像镰刀状的烟雾,慢慢的飘过来。他好奇的伸手触了一下气尖,感觉似乎挺利的,看来这招的确有杀伤力。于是手指改挪到侧面,朝着剑气来回拨动几下,剑气居然就像烟一样被拨散了,自然再无任何峰利感。

这时的阿修忽然想起两臂一大一小的圆木盾,不由得好奇以盾试着碰触另外三个形状还算完整的剑气,想试试盾的承受能力,万一真要被劈开时,再退回来,不要硬碰硬也就是了。只是想归想,在盾碰到剑气那一瞬间,居然像吸水一样,把四道剑气吸纳得杳无踪影。

“没想到这《盾剑》还真是特别,居然能这样用!”这一刻,阿修对《圆慲仙术》及《盾剑》简直是刮目相看,没想到这么好用,将来可得再多尝试有哪些用法。

而眼看着蓄力击出的必胜剑气就这样化于无形,单练讶异之余,更是羞愤怒到极点,自己苦练而成的绝招,居然就这样被轻易化解。但好胜心强的单胜,还不想认输,他发现阿修右手大盾上,有一个似剑鞘的缺口,不由灵机一动,整个人冲了上去。

当然在阿修眼中,单练这招依然能够轻松闪避,但他看见单练在那一瞬间露出的诡笑,很好奇他会怎么出招,于是便静待单练冲来,顺便在这大空档再打了个呵欠。

单练看在眼里,虽然感到愤怒,但没关系,因为算盘已经打好,这点羞辱就先忍下来。待会出奇制胜,分出高下后,他也要在宰了这家伙之前,好好来上几记呵欠,将他所给予的羞辱加倍奉还,绝对要让他为自己的无礼付出代价,悔不当初。

看着这次毫无动作的阿修,单练反常的不把御天剑往他身上招呼,反而把剑穿进大圆盾空着的剑鞘中,然后以这个盾剑为中心支柱,打算在阿修整个人失去平衡时,顺势来个大回旋,一击毙命。

眼看计谋就要得逞,将要踢到阿修后脑勺时,单练得意的会心一笑,“总算得手了!这样近的距离,看你反应还能多快。我赢定了!”

可惜,单练脸上笑容没持续太久,就整个僵住了,因为阿修不但没有因此失去平衡,还以更快的速度转头,皱眉望着单练,那表情似乎传达出阿修心中的失望。整颗心凉掉的单练,仿佛能从中读取阿修未出口的话语:“什么嘛!就这样?”

“不过如此,是时候做个了结了!其它不明白的地方,回去再问师父!”打定主意后,阿修故技重施,把单练朝身后铁心的方向顺势使劲一推,再也握不住剑的单练,便像箭似的飞到铁心面前,当然也被铁心再次接住。

只是这次与方才不同的是,战意全失的单练,整个人瘫软的跪坐在地上,死死盯着阿修,脸上堆满了不可置信的表情。过往无计其数的胜利与荣耀,在今晚的对决后完全烟消云散,不值一提。

而大获全胜的阿修,则是瞅也不瞅他们一眼,只是自顾的使劲想拔出那把剑。

“早知道就不让那小子的剑刺入剑鞘了,这下可好,怎么也拔不出来。而且,”忽然发觉什么似的,阿修举起手臂,端详着木盾的另一侧,“那么一把长剑,剑身还消失了?该不会断在里面?还断了好几截才会卡成这样?”

“算了,哪天有拔出来,再把断剑还回去就是了。不过,估计他们也不要这把废剑了吧。”打定主意的阿修,看了几人一眼,确认没有任何威胁后,再次转身准备离开。

“站住!把剑留下再走。”单练见阿修想离开,一直不把御天剑当回事的他,情急下之下脱口而出。

阿修侧身望着单练,扬了扬手上的盾与剑柄:“抱歉,剑一下拔不出来,可能断在里面,我以后再想办法。而且这事是你做的,又不是我!”

单练不愧饱经历练,虽然战意全失,但倔强的性格,使他嘴上还是不想斗输阿修,反而在争执的过程中,整个人的精神又恢复过来,他起身走向阿修:“我看你是想偷这把剑吧!你拔不出来,是你的力气太小,我的话就一定拔得出来。”

身后的铁心则望着医算师,表情无奈的用气音说道:“年轻人!”然后两人很有默契的摇头苦笑。反倒是身后的菫芨看见单练近乎耍赖的这一幕,一脸不屑。

这次单练走过来时,动作倒是恢复正常,没有任何停顿与延迟的现象,这反倒让阿修感到意外。为了以防万一,他把那面大盾从臂套拿了下来,单手递给单练,也借此保持一段安全距离,预留反应的时间,“这把剑估计也废了,你要就自己拔吧,我也不想它一直卡着。”

哪知单练不接还好,一接整个人就跌了个狗吃屎,盾还深入土中不倒。阿修看着这一幕,不禁想起自己刚拿到盾剑时,虽然没有这么夸张,但当下也没法将盾与臂套分开,是戴久以后,才能轻易分开,这情况与当时倒是有几分类似。

想到这,阿修只得强忍笑意,看着扑在地上,表情尴尬的单练。

而刚夸下海口的单练,没想到这看似轻盈的木盾居然这么重,害自己再度出尽洋相,只得涨红着脸爬起,也顾不得面子,用尽各种姿势,使尽吃奶的力气。可惜剑还是纹风不动,紧紧的扎在盾里,只露出剑柄,甚至盾也没有移动分毫。

铁心见状,一脸笑意的走了过来,试了几下,也没能把剑拔出来。对盾的重量感到十分意外的铁心,只得安慰道:“算了,小练,反正这剑也不是你的,估计也废了,就当送人了。改天铁叔帮你找更好的剑?”

单练道:“不,就算废了,这还是我的剑,我要拿回来。”

“那就先当寄放,改天铁叔再想办法?”说到这儿,铁心忽然想到实修,连忙抱拳行礼道:“小兄弟年纪轻轻,居然能拥有这样的好身手,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在下铁心,铁石心肠的铁心,请教大名?师承何门?师父如何称呼?”

阿修望着面容诚恳的铁心,也放下心防回道:“晚辈姓实名修,老实修心的实修。至于师父及门派,由于承诺在先,就不方便说了。感觉前辈是个明事理的人,哪天取出这把废剑,自当送还前辈。”然后想起什么似的,拍了拍额头道:“糟了,时间不早了,晚辈必须先一步开。”接着当着单练的面,轻松把盾拿起,摆回臂套上,若有所思的望向还有段距离的医算师爷孙。

铁心也知道阿修心中所想,说道:“哈哈!《修》与《练》!真是有意思的组合。放心吧,我向小兄弟担保这对爷孙的平安。另外小兄弟住哪?改天再登门取剑,我也保证手下绝不上门骚扰。”

阿修闻言,抱拳说道:“前辈的承诺,晚辈就安心收下了。如果日后若取出这柄剑,再请前辈到隐德村便是。”说完,便向医算师两人点头致意后,快步奔向在林间等待的角狼,然后坐到背上急速离开。

不发一语的单练,看着阿修离开时,忽然大声开口说道:“等等,我的名字是……”只是说到一半就丧气的停了下来,然后喃喃自语:“算了!下次……我会让你记住我的名字!”

(待续)

下回: 《仙游记第二部》第25话:焕然一新的世界(预计发表日期:2019年4月20日)

《仙游记第一部各话》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