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游记2_25》焕然一新的世界(图)

2019-04-20 18:00 作者: 苗羽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上回: 《仙游记.第二部》第24话:“盾、剑”与“修、练”

焕然一新的世界

待阿修走远,医算师带着菫芨过来,跟铁心打了个招呼,笑道:“今晚真是让人大开眼界,毫无战意的狼少年,对上众人期盼的明日星。”

同时也对铁心使了个眼色:“那我这老头就不留下来善后,交给你自己处理吧,我先带孙女找寻住宿的地方。后会有期!”说罢,依然维持外表缓慢的步调,实际上却以超乎寻常的速度,带着菫芨离开了现场。

医算师一点也没说错,除了四散未醒的部下外,今晚上的这一课,对自视甚高的单练而言,根本就是堂震撼教育。受挫的程度,甚至就连医算师飘然离去,他也毫不在意。

从小看着单练长大的铁心,自然也能体会他感受到的挫折。他神色和蔼的拍着单练的肩膀,准备安慰几句时,原本看似心情已平复的单练,肩膀忽然遽烈颤抖起来。或许是因为周遭再无其他清醒的人,所以也毋需再刻意压抑情绪;又或者已经到达临界点,不得不宣泄出来。

单练紧抱着铁心,流下眼泪,神情悲伤的断续说道:“铁叔~我~~好不~甘心~~有生以来~~第一次~完全~~不想输~~~”

虽然铁心还想说什么,但看看时间,只能先提醒自负的单练尽快调整好情绪,眼泪鼻涕擦一擦,因为必须把庞诸这些人唤醒才行。单练闻言,只得赶快整理一下容貌与心情,幸好有夜月掩护,所以不细看的话,也不容易察觉异状。

强自打起精神的单练说道:“铁叔,待会你们先回去,我今晚想待这儿静一静。”

似乎早知道单练有此想法,铁心笑道:“叔留下来陪你吧,让他们先回去好了!咱俩也许久没好好聊聊了呢。”边说边朝着倒卧在四周的人一一弹指,而指尖的气劲也一一把那些人打醒,轮到庞诸的时候,铁心还故意加重了几分力道。

铁心之所以会这么做,自有他的考量。虽然单练没注意到,但铁心早就发现庞诸中途已经清醒,而且见证单练落败的一幕。只是庞诸心中虽然感到震惊,却也怕日后被单练灭口,所以不敢轻举妄动。而铁心会加重几分力道,就是要让清醒的庞诸再次昏过去,这样至少他醒来后,单练就不会察觉到异常。

单练见所有人都已清醒过来,唯独庞诸还昏在地上,不由一股气上来,走上前去,用比以往轻很多的力度踢了庞诸几脚,说话音量也不似以往的大吼大叫,反倒是语气平顺说道:“胖猪,还睡?身为堂主居然还躺最久,赶快起来带大家回去啦。”

而再次晕过去的庞诸,被单练这么一踢,登时醒转过来,只是因为铁心下手重些,所以一时使不上力,爬不起来,几个手下见状,连忙过来把庞诸搀扶起来。

从这一点来看,铁心和善宽容的性格,也的确与讲究心狠手辣的魔冥教徒有很大的差别,就不知从前到底发生何事,让他选择放弃绝神三族的荣耀,投靠魔冥教。

见庞诸醒来,铁心命令众人先回营地,他则与单练留下来调查医算师去向,明早再在这儿会合。庞诸闻言,便拿出魔讯石,连系传送师前来。

在等待期间,铁心也出言提醒众人:“日子想过安稳点的话,今晚所发生的事,就不要泄露半分,否则将来传到教主、国师、石帅等人的耳中,祸福自负。”说这话的时候,铁心紧盯着庞诸,庞诸自然知道言外之意。而众人由于惧怕国师、石帅等人阴晴不定的脾气,只道铁心是为大家着想,个个点头称是。

偌大的竹林,一转眼就剩铁心与单练,两人以手当枕,并肩躺在地上望着月亮。铁将也把握这难得的机会,跟单练分析自己在旁观战的感受。而铁将的这番分析,听在单练耳中,却是感到胆颤心惊。

“叔,你的意思是,这家伙的功夫不但已臻‘力、武、气、化、玄’的‘化’境,甚至可能是初次对战,而且还没使出全力?若再催动那两面盾,我可能会命丧当场?”单练骇然问道。

“是的,他虽然没杀气,但动作生疏,明显缺乏对战经验,难保使劲过头,使你遭受重创。再说,”铁心想了一下,继续说道,“那两面盾的外型或许与坊间的‘盾剑’雷同,但结构却大相庭迳,估计还暗藏玄机,留有后手。当然这只是我的推测,却不无可能。”

“叔知道你的自尊心很高,加上对方并无杀气,所以就让你好好体验一番,对你日后或许也有所助益。但说实话,”见单练打起精神,铁心接着说道,“若这小子动了真格,起了杀气,叔也没把握保护大家周全。如果当时我们角色对调,叔也不敢保证能站到最后……”

讲到这儿,铁心再提醒单练:“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话虽属老生常谈,今晚你自己也亲身体会到了。学无止境,功夫也是如此。你怎么看待今晚这一战,对你日后的成长,会起到很关键的作用,就看你自己如何拿捏了。”

铁心一番苦口婆心,单练这次倒是完全听进去了,也不见往日的自负。望着心境已经有所蜕变的单练,铁心也感到几分安慰。或许上天听到铁心的愿望,所以在这趟旅程的最后,送上这一份大礼吧。

单练沉默了一会儿,问道:“叔,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在这儿多待一阵子。”

“当然没问题,反正我们的任务也算告一段落了。医算师那边,我再来向总坛回报情况。”铁心笑道。

月光轻洒的竹林,早已不见方才剑拔弩张的气氛,取而代之的,是令人倍感安祥的宁静舒心。

*    *    *    *

而骑在角狼身上的阿修,经此一役,赫然发现整个人充满了不一样的感觉。至于到底怎么个不一样法,一下也说不上来。

他望望两手的盾剑,早已像纸张一样,蜷曲覆盖在臂套上,可以说与臂套合而为一;卡在盾中外露的剑柄,也平贴环绕在臂套上,摸起来还非常滑顺,完全无法想像它们原本是实物,只道是雕画上去的饰纹。

不但如此,整个世界看起来也与之前大不相同。虽然是夜晚,但感觉整个世界看起来特别明亮,空气也比白天雨后还要清澈洁净,透明到仿佛一戳就破。

或许,这也和阿修的自信心有关吧。从懂事开始就吃尽苦头,受尽折磨,遭到村民的轻视谩骂,总觉得人生充满了绝望。要不是遇上郑念一家人,阿修甚至一度想要轻生,寻求解脱。而即使拜入穹门,阿修也只是规矩照着郑念、梅式、刑娜的要求做,相处虽然像一家人,日子倒也过得平淡无奇。

但,就在今天,他居然轻松救下两个人,还顺手打趴一群人……有生以来,心中首次充满了成就感,“第一次,觉得这世界也不是那么糟嘛!”心境的不同,造成眼中所见的世界变得大不相同。这样的转变,一下也难以说清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而与角狼分别,回到家的阿修,看着站在门边怒气冲冲的实善与实艳,心中顿时又惴惴不安了起来。只见原本想把手上的木碗扔过来的实善,察觉阿修两手的臂套后,楞了一下,就自顾的转身进屋,不发一语关灯入睡。

看着实善的动作,阿修虽不明所以,但心中却不禁想到,这或许与手上的臂套有关,说不定日后也不会动辄挨骂了。就这么一想,心上大石瞬间放了下来,有种日子真的即将苦尽甘来,渐入佳境的感觉。毕竟过一阵子也要准备离开这儿了,再找个时间跟善叔、艳婶告知一声了;到时若说不出口,不然就学土豆,留封信好了,反正自己的消失对他们也没啥差别,只是少个家仆而已。顶多,艳婶会有些不舍吧。

翌日,阿修一看到郑念,就很兴奋的告知前晚发生的事,梅式、刑娜则站在一旁,兴味盎然的听着。至于盾剑的变化,阿修则是百思不解。

郑念听完问道:“所以当对方有杀气时,只要进入特定范围之内,他们的动作就会变得非常缓慢?”

“是的,我自己感觉是这样。只是这功法不是 师父教的吗?为什么 师父会这么问? 师父没遇过?”回复完郑念的问题,阿修好奇反问。

郑念笑道:“功法是我教的没错,但我从没遇过你描述的状况。”

“咦?!”郑念回答的字正腔圆,可惜阿修却听得一头雾水。

“没关系,你以后就会了解了。至于盾剑,”郑念端详了一下,“这本来就是件颇具灵性的武器,现在看来,‘他’已经认同你是主人,也许从《武器》转变为你的《法器》了。该如何运用,你日后再慢慢摸索吧。”

“至于这把剑嘛……”郑念轻敲了一下阿修的臂套,原本像纸一样服贴的盾,忽然像充气似的,迅速恢复原状。只是卡在盾中的那把《御天剑》,任凭郑念、梅式、刑娜怎么拔,都拔不出来。

试了几次,放弃拔剑的郑念说道:“拔不出来就算了,反正这把剑本来也是神族的,不属于魔冥教。而且之前一直少了把剑,现在这样,就是名符其实的《盾剑》了,或许哪天机缘成熟,你就可以拔出来了吧,也不必急于一时,你先完成今天的师兄姐交待的进度吧!”

待阿修完今天的进度,准备回家时,郑念轻描淡写笑道:“回去赶快把东西收拾收拾,找个时间跟家人说一声,我们过几天就出发。”

“这么快!”阿修听了,心里直感到忧喜参半:忧的是不知该怎么跟叔叔婶婶提这事;喜的是总算要离开这儿,出去闯荡天下了。

表情看来十分开心的阿修,与三人告别后,便离开屋子。只是这次身后的郑念,手里拿着一个比上次略小的金锁,朝着阿修的腰后甩了过去,只听见“喀擦”一声,金锁便消失不见。不知是不是太兴奋的缘故,阿修这次倒是没有察觉任何异状。

面对梅式与刑娜疑惑的表情,郑念则不做任何解释,谨以四字简单带过:“以防万一。”

而阿修也没能沉浸在喜悦中太久。因为到了隔天,还在思考该如何向叔婶禀告的阿修,又增加了一个新的烦恼:单练居然找上门来了……

(待续)

下回: 《仙游记第二部》第26话:骇人的天变(预计发表日期:2019年4月30日)

《仙游记第一部各话》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