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遭遇大难 最终沦落街头(图)


遭遇重重关难  最终沦落街头
公子在上当受骗后,又遭遇到重重关难,最后又流落到街头。(图片来源:手绘插画/志清/看中国)

【续迷恋美色走向堕落  榨尽盘缠人财两空

公子由于盘缠被耗尽,为了餬口,公子去为殡仪铺唱哀歌。一次偶然遇见亲父。看到儿子落魄到如此地步,父亲将他毒打一顿而丢下不管。最后公子总算没死,在遭遇重重关难之后,最终还是沦落街头

为餬口  学哀歌

房子的主人因为同情他而给他饭吃。公子由于怨恨愤懑,三天未进饭食,因而得了很重的病。十多天以后病情更厉害了,房主人害怕他一病不起,就把他搬到了殡仪铺中。然而公子的病情一直不见好转,全铺的人都为他伤心、叹息,轮流着给他喂饭。后来公子稍微好了些,能拄着棍子起来了。

从此殡仪铺每天都雇用公子,让他牵引灵帐,得点报酬以便养活自己。经过了几个月,公子渐渐地健壮起来了。公子每次听到殡仪铺里那哀悼亡人的歌,他就自己叹息,觉得还不如那些死去的人。于是便会流着眼泪,自己也控制不住自己而低声地哭泣。

公子每次送灵回来后,口中就模仿着那哀歌自己吟唱。他本来就是聪明伶俐的人,所以过了不长时间,就掌握了唱哀歌的全部技巧,最后即使整个长安也没有人比得过他了。

当初长安城中有两个殡仪铺,他们出租丧葬所用的各种器物,二位店主互争胜负。那东铺的纸扎车马都十分新奇华丽,几乎无人能跟他们相比,只是出殡时歌手的挽歌唱得很低劣。那东铺的店主知道公子唱挽歌极好,就凑了两万钱要雇他。

东西铺对决  公子胜出

公子同伙中唱挽歌的老手偷偷地教给他新曲,而且配合辅导他练了十几天,没有谁知道这事。那两个殡仪铺的店主都向对方说:“我想我们各把自己出租的器物陈列在天门街,以便比一下谁优谁劣。不能取胜的,罚钱五万,以便用它作酒饭的费用。可以吗?”结果两家店主都同意了。

于是双方邀来中间人立下了契约,写上了保人的名字,然后就把器物都陈列了出来。城里的男男女女闻讯后都赶来看热闹,于是那儿就一下子聚集了好几万人。

看到这种情况,各个管街道的里胥报告了管总体治安的贼曹,贼曹则报告了京都的执政官京兆尹。当天一大早,四面八方的人以及小巷里的居民全都赶过来了。两个铺子从早晨开始到正午一直在陈列治丧等祭器,纸辇、车舆、纸制仪仗等东西依次被摆了出来。西铺哪一样都比不过,他们的店主脸上很不光彩。

接着西铺在东南墙角安放了一个高榻,有位留胡子的人拿着铃上场了,有好几个人簇拥着他。他扬起胡须,抬起眉毛,握着腕子点了点头登上高榻,唱了一支名叫《白马》的挽歌。他依仗平素的名望,边唱边左顾右盼旁若无人。唱完后,看客齐声赞扬。他也认为自己唱得技艺如此之高超,谁也比不了。

这时只见东铺店主也在北墙角安放了几个相连的高榻,一位戴黑孝巾的少年手拿着棺材上的饰物在五六个人簇拥下上了场,他就是那个公子。只见他坦然地整了整衣服,从容地扬了扬头。辗转歌喉唱了起来,看他表情好像由于悲痛而唱不成声似地。

公子唱的挽歌名叫《薤露》,越唱越高昂,歌声震动了树林,一曲还没唱完,看客们就都被感动得深深叹息,有的还捂住脸哭了起来。大家都讥讽西铺唱得拙劣,西铺店主感到难堪极了,于是他暗地把所输的钱放在前面,偷偷的溜走了。四周座位上的人都惊诧发愣,谁也没料到会有这样的结果。

遇亲父  遭毒打

在此以前皇帝下过诏书,让京城以外各州郡的长官每年来京城一次。当时恰好遇上公子的父亲也在京城,他与同僚换上便服,也偷偷地来到这里看。有个老仆人,就是公子奶妈的丈夫,看见那唱挽歌的人,举止语气很像失去的公子,想去认他又不敢,便禁不住掉下泪来。

公子的父亲见状吃惊地问他怎么回事,他说:“唱歌的那个人,相貌举止都非常像您死去的儿子。”公子的父亲说:“我的儿子因为财物多而被强盗杀害,怎么会到这里来呢?”说完也哭了起来。等到回去后,老仆人找了个机会赶快跑到殡仪铺,向唱歌的一伙询问说:“前些时候唱歌的那人是谁,他唱得真太好了!”

因为公子已经改了姓名,所以大家都说是某姓人的儿子。又问他的名,大家回答了他已经改了的名字。这时老仆人看到了公子,便慢慢走过去,靠近了细看。这时公子也看见了老仆人,他脸色突变,立即转身,想藏入人群中。老仆人于是扯住他的袖子说:“难道你不是公子吗?”拉着手就哭了起来,便用车把他载着回来了。

到了他父亲住的房间里,父亲责备他说:“你的志向和行为堕落到了这个地步,玷污了我们的家族,有什么面目再相见呢!”于是让公子步行走出去,到了曲江西杏园的东面,剥掉了公子的衣服,用马鞭抽打了几百鞭。公子承受不了那种痛苦,昏死了过去。他的父亲丢下他就走了。

死里逃生  沿街乞讨

公子的师傅在公子跟着老仆人出去的时候就派人暗中跟着他们,他们看到这个情况后,就回去告诉了同伙的人,于是大家都伤心地叹息,然后让两个人带着苇席去准备把他埋了。到了那里后,一摸书生的心口还稍有点温暖,便把他抬了起来。过了好久,公子才渐渐有了点气息。

于是大家一起把他抬了回去,大伙用芦苇管儿和杓给他灌水。经过一个晚上才又活了过来。一个多月后,公子的手脚仍不能动,那被鞭打过的地方都感染化脓了,而且很脏,因此住在一起的那些人都很厌恶他。他们在一天晚上把他扔到了道边上。

过路的人看到了这情形都感到悲哀,常常扔给他一点剩余的食物,这才使他能填饱肚子。过了十天公子才能拄着棍子站起来。他穿着布衣服,像僧人的百衲衣一样都是补丁,破烂不堪,像秃尾巴的鹌鹑一样没有任何风采。

他拿着一个小破盆在居民家挨户乞讨,从秋天到冬天,夜晚就宿在充满脏土的洞穴里,白天就周游于闹市中。有一天早晨下大雪,公子又冷又饿,只得顶着雪出去讨饭。

那乞讨的声音很凄苦,听到看到的人都感到很伤心。当时雪下得正大,住户的门大多不开。公子到了一个地方,顺着墙根走,向北转过了七八家。有一家只开着左扇门,这就是李娃现在的住宅。但是公子不知道,就连连大声呼减,由于冻饿交加,叫声凄凉悲哀,令人不忍心听。

风尘女子天良发现 浪子公子光宗耀祖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