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清人兽之别 凭吊六四亡灵(图)

2019-06-06 08:51 作者: 《上报》黄乐祈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2019年6月4日晚,香港市民维多利亚公园举办“六四”30周年烛光悼念活动。
2019年6月4日晚,香港市民维多利亚公园举办“六四”30周年烛光悼念活动。(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9年6月6日讯】“假若北京统治者对于大屠杀不需付出任何代价?”(What if China’s rulers pay no price for the massacre in Beijing?)新一期《经济学人》(6月1日期号,页28)就六四事件三十周年撰写了一个这样的小标题。

较早前,中国国防部长魏凤和在新加坡“香格里拉对话”论坛表示,政府在三十年前镇压天安门广场的“动乱”是“正确”的做法,因为它使中国得以迈向“稳定”的局面。历史,固然可能遭到遗忘,譬如有调查显示,香港本地的学生能正确描述六四事件者竟逊于国际学校的学生,但更糟的是被改造和淡化。随着时光不断流逝,保存正确的记忆变得愈来愈重要,但更大的问题在于如何解读历史。

犹记得,马英九在今年台湾的二二八纪念日强调,关于这件惨剧的平反和转型正义工作已经做完。可见,历史的记忆就算在台湾当下自由的空气畅通无阻,不意味人就会以史为鉴,汲取教训。同理,就在尚算自由的香港,我也曾听过“六四是不幸,但惟有这样中国才能走出今日繁荣的一页”的说法。

邓小平在六四中有无可推卸的责任,但不难发现,无论在中国境内或海外,对这位下令军队杀害平民的时任实际最高领导人,都有不错的评语。人们要不提到邓小平在六四前的宽容——上世纪70年代末他容许过民主墙的运作,当时甚至有人在墙上贴上“邓总理心胸开放、谦虚、举世称誉”的海报称赞他,要不就赞叹他在六四后提倡的改革开放高瞻远瞩。

事实上,就在民主墙于北京短暂出现的“光辉岁月”前的两、三年,1975年的夏天,邓小平面对越南接壤之边境因要求宗教宽容而拒缴粮税的穆斯林,下令解放军到当地“恢复秩序”,结果估计有一千六百多人被杀,说他“心胸开放”未免言之过甚。另一方面,随着美中贸易战愈战愈炽热,外界就愈察觉所谓改革开放其实只是缓兵之计,实际运作上并不开放。

六四就像邓小平一样,明明是刽子手,却不明所以成为了中国“进步”的关键,反映北京在创造虚假历史的能力。权贵总是想把历史变成另类的“断代史”,把不利自己的“过去”和“现在”切割,并说服群众接纳这种史观:我们不要回望过去,我们要活在当下;我们不要再讨论三十年前天安门发生的事情,我们当感受现今中国的繁华。可悲的是,为数不少的中国人甚至部分香港人都认同这个帝国塑造的故事,证实了“要改变历史观念容易,要动摇坚信这些思想的人却不容易”的说法。

然而,国立台湾大学历史学系教授花亦芬的提醒十分有意思,她说:“理解过去最好的方法,是现在做对的事。”我们未必能说服他人,但我们能做好自己。无论你喜欢与否,无论你的身份认同是什么,中国地大物博,又是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其去向的确会影响香港、台湾和国际社会的发展。三十年了,我们仍很难预测到最终北京统治者要付出什么代价。有好些人已退出等候公义来临的队伍,即或如此,坚守良知,认清人兽之别,仍是现在力量微小的我们可以作的事。凭吊亡灵,重读史实,总比什么也不做“有用”。

(本文为《上报》独家授权《看中国》,请勿任意转载、抄袭)(原文连结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