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傻又疯的热情摄影师(组图)

2019-09-08 16:25 作者: 张易书(文/摄影)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青背山雀,特有亚种。
青背山雀,特有亚种。

文/摄影:张易书

青背山雀,特有亚种。

青背山雀在溪头并不难见到,具有深青色的头羽和白色的脸颊,“青绿色的背羽”则是这可爱鸟儿名称的由来,身形约12公分,在山鸟中算是中小体型,躁动性还好,所以在拍摄上的难度比较低一点。

虽然不难,但是青背山雀的脸颊我没有拍好,白白曝曝的一块,这部份只能留待下一轮有机会再补拍了。

喜欢拍鸟的人,并不会特别追求什么罕见的奇珍异兽(当然有更好啦),就在遇着时,想著有没有什么角度,能展现自然的美好;就像教学生活,并不会强求“得天下英才而教之”(当然能遇到英才更好啦),倘若能遇到学生,找到学生“英”的那面,其实也就阿弥陀佛了。

暑期辅导到了第二周,昨日连上5堂,今日间隔上7堂,以我的年岁上这样的“节数”来说,还真的是“劫数”!希望这样暑辅生活,赶快“结束”。

走进教室其实不觉累,上课劈文剖句也还好,甚至驰骋口舌还满乐的,但是跺回到办公室时,却只能吸着氧气瓶的喝着饮料,虽然上课有感年岁的压力,但是很神奇的,在拍照健走扛相机这件事情上,却又觉得精神越来越好,可能是“心之所至,虽千万斤而吾往矣吧”。

在溪头随走找鸟的时候,有遇到一位更热情的人,我扛着长镜头就算了,那位热情的同好,竟然还“扛脚架”,虽然脚架是高档碳纤维的,理论上比较轻,但是搭配稳重的云台,说有多轻我也不相信,“看戏的是傻子,演戏的是疯子”,拍鸟的应该也是又傻又疯的那种人吧!

但拍鸟真是让人很得意又很自适,在生活压力所迫之下,还是有些乐趣与金钱无关、名利无关,甚至与拍到拍不到无关,只要相机不寂寞,快门不用一直闭眼睛,拍鸟就可以拍成“拍鸟无历月,寒尽拍鸟时”的快乐无忧心情了。

一直都在,薮鸟。

如果在溪头,所有的鸟儿都避不见面时,总是还有永远的值日生----薮鸟,会现身。

黄胸薮眉,又名薮鸟,在溪头是“很难不见到”的鸟儿了,这种习惯底栖类的鸟儿,在溪头还有个很不雅的名称叫“溪头老鼠”,因为过往人们习惯性的喂食,所以在垃圾桶旁边,都可以看到“这群”薮鸟的出现。

好在,这一切也都慢慢在改变中,至少这一天,我听到不同组家庭,发现薮鸟的出现时,除了拿起手机拼命拍之外,都不忘对着小孩子提醒说“不要喂!不要喂!”

乍看之下对薮鸟好像不友善,其实,这是最友善的处遇了,拍照、欣赏、保持一些些距离,不要喂食,让薮鸟,继续保有他原来本然觅食的能力!


他在等我,不是等我拍照,而是等我喂食,当然我不能让他如愿。


就在旁边等我,这是一场理智与情感的交战,不要喂食啊!


想吃靠自己!后来薮鸟不知道在树叶底下,翻出什么东西,靠天天会老,靠树树会倒,靠自己最好!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