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国专家研究指向武汉病毒疑人工合成 (图)

中国前沿生物化学研究带来潜在公共健康威胁

2020-02-02 20:22 作者: 黄清

手机版 正体 5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冠状病毒
冠状病毒示意图(图片来源:Adobe Stock)

【看中国2020年2月2日讯】(看中国记者黄清综合报导)近日,美国权威专家发论文多项证据指向武汉肺炎的新型冠状病毒或在实验室合成,很可能是被泄漏。另有印度科学家论文显示这种病毒中或有爱滋病毒的基因插入,由此引爆外界对中国不受制约的前沿生物化学研究可能给带来的潜在公共健康威胁的质疑。

匹兹堡大学的高级研究科学家、生物信息学分析核心的总监詹姆斯·里昂斯·韦勒(James Lyons-Weiler)于1月30日发表一篇名为【关于武汉冠状病毒的源头】的重要文章。他在美国内华达州里诺大学获得了生态进化与保护生物学博士学位。

武汉新型冠状病毒源头的四种假设

韦勒博士称,自从1980年代以来,人工合成病毒技术就已经在分子病毒学领域被应用了。武汉的2019新型冠状病毒基因序列为探明这个病毒的来源提供了强有力的线索。因为这个病毒的基因序列中有一段大概1378bp长的序列,和其它所有相关的冠状病毒中的序列都不同。BP是一个生物学中的专有名词,中文是碱基对,它是形成核酸DNA、RNA单体以及编码遗传信息的化学结构。也就是说新型冠状病毒的基因序列里面有一串序列是和别的冠状病毒都不一样。

韦勒博士提出这个序列有三个特征。这个系列和一种叫pShuttle-SN的载体具有明显的序列相似性,这个载体80年代在中国用于制造更能激发人体免疫系统反应的冠状病毒。为什么要制造这种病毒呢?就是为了开发出好的疫苗。大家知道疫苗就是把一小点病毒打到人体内,激发人体的免疫系统产生抗体。那么他们制造的这种病毒能够更容以激发免疫系统的反应,所以它就能成为比较有效的疫苗。

Weiler博士同时提出了2019新型冠状病毒的四种来源的假设 :

一、这是一种和蝙蝠身上的冠状病毒同种的病毒,不是合成的。

二、一种和蝙蝠身上的冠状病毒同种的病毒从自然界吸取了类似SARS病毒的蛋白质。是一种自然组合。

三、在实验室里面合成的,目的是制造生化武器的病毒。

四、在实验室里面合成的,目的用于研制疫苗的病毒。

此外,还有一篇印度科学家研究发现,武汉的2019新型冠状病毒有一段插入的基因序列和爱滋病的基因序列一致。由此,他们也怀疑这种新型冠状病毒是人造的。但这篇文章还没有经过同行评审。

病毒或是被泄漏

这篇发表在IPAK网站上的关于冠状病毒一文的核心结论是,有明确的证据表明,2019新型冠状病毒基因组合中的一个新序列是在实验室被合成出来的。也就是说,这个新型冠状病毒有可能是在实验室里被合成出来的。合成的动机可能是为了制造抗SARS的疫苗。但是因为实验室管理不当,病毒被泄漏出来。

英国《每日邮报》此前发表的文章称,实际上,美国科学家早就警告,病毒有可能从位于武汉病毒研究所的P4实验室“逃脱”出来。

马里兰州生物安全顾问蒂姆.特雷文(Tim Trevan)早在2017年就在《自然》期刊上发表评论说,他担心中共体制下所创造的文化会使这个研究所变得不安全,因为每个人能够自由发言和信息公开很重要,但中共不会允许。

《自然》是全球最具权威的学术期刊之一。其文章披露过,SARS病毒已经多次从北京一个实验室“逃脱”。

武汉P4实验室距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爆发地“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大约20英里(约32公里)远。《华盛顿时报》称,一些报导认为,病毒有可能是从实验室中传出。

武汉P4实验室研究全球最危险的病原体。此外,实验室还进行动物研究。但和西方国家相比,在中国,动物研究的规则要宽松得多。这也是特雷文所担心的地方。

比如研究2019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的行为,要想研发治疗和疫苗,就要求在给人做测试之前,让研究用的猴子感染上这些病毒。但问题是猴子是不可预测的。它们可以跑、它们可以抓挠、它们可以咬,它们所携带的病毒会散布在脚、指甲和牙齿上。

迄今对2019-nCoV最权威的研究

北京时间1月30日,全世界最重要医学期刊之一的新英格兰医学杂志(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NEJM)发表了一篇名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在中国武汉的早期传播》的论文,提供了迄今为止最为详细的流行病学研究。

这篇研究指出,有证据表明新型肺炎病毒的“人传人”在去年12月中旬就已经发生了(亲密接触者之间)。

上图显示了研究中425名患者的发病时间,大多数患者(55%)与华南海鲜市场有关(在图中由深色表示),后期则仅有少数患者(8.6%)与华南海鲜市场有关(途中浅色区块)。通过对十个确诊病例的分析,估计潜伏期中位数为5.2天,95%的病例潜伏期都在12.5天内。

报告表示,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播是否继续以同样的速度进行,取决于中国目前实施的控制措施的有效性以及受影响地区的居民采取降低风险行为的程度。在没有抗病毒药物或疫苗的情况下,疫情控制依赖于对有症状病例的迅速发现和隔离。

美国生化武器专家:生武可能性小

海外知名媒体人萧茗采访美国生化武器专家指出,不认为中国在发展生化武器,原因很简单,生化武器在战场上是非常没有效率的武器,所以各个国家都没有在研发这样的武器。因为病毒不能是定向的,它很可能也会感染到自己人,因此在研制生化武器的首先,就要先研发出对抗病毒的抗体。

旅美学者章天亮引述耶鲁大学获得免疫学和微生物学博士学位的专家指出,现在人工合成病毒非常容易,就像电子计算机的编码一样,可以按着编码的顺序就可以合成出一种病毒来。但对于那位印度科学家的研究,他持有保留态度。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