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巧合?美国1981年小说惊曝“武汉病毒”源头(图)

2020-02-10 14:26 作者: 凌杉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如今武汉肺炎波及全世界,其病毒源头逐渐浮出水面。
如今武汉肺炎波及全世界,其病毒源头逐渐浮出水面。(示意图?图片来源:Adobe Stock)

19世纪的美国科幻小说影响深远,许多作品家喻户晓,一些科幻小说中描写的内容现在已经成真,包括电视,电脑,AI等等。不过,有些预期可能过于“精准”,美国知名小说家迪恩·库恩茨(Dean Koontz)的早期作品,1981年的《黑暗之眼》(The Eyes of Darkness)中,惊人的包含一种名为“武汉-400”(Wuhan-400)的病毒,让人不由得联想到如今在武汉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包括有关病毒来源的描述也惊人暗合。

《黑暗之眼》是知名小说家迪恩·库恩茨的早期悬疑作品,内容围绕着一位母亲寻找儿子丹尼(Danny)的生存线索进行探秘。该作品并没有机会登上荧幕,2008年,《黑暗之眼》一度被送给《毒品战争:卡玛琳娜故事》编剧的写作团队,但编剧们无法就该作品创造吸人眼球的剧本,因此搁置了荧幕化,这让该作品在国际上并不太广为人知。

不过,在武汉肺炎疫情在中国全面爆发后,许多该书的老读者感到震惊无比。他们指出,在该作品的181-182页有这样的语句:

“‘现在,我只想知道丹尼在这个地方到底是怎么回事。’‘要理解’,唐贝说,‘你必须回溯二十个月。大约在那时,一位名叫李晨(Li Chen)的中国科学家从美国叛逃了,带回了记录中国最重要和最危险情报的磁盘:几十年来最强的新生物武器。他们称其为‘武汉400’(Wuhan-400),因为它是在武汉市郊外的RDNA实验室研发的。这是该研究中心创造的第四百个完备人造微生物菌株。”

有趣的是,库恩茨将该病毒设计为在武汉市外人工制造,直接命名为“武汉”病毒,这让人直接联想到“武汉肺炎”病毒。该作品也写到美国华裔科学家从海外潜逃,这与中共“千人计划”拉拢海外科学家回国的做法有类似。人们认为,武汉肺炎疫情的爆发导致这篇科幻作品的内容在2020年显得太过巧合。

在《黑暗之眼》中,武汉-400人造病毒被设定为“完美的武器”,这种病毒被中共政府用于消灭异己,它“在无数的政治犯身上试验”,没有任何疫苗与治疗药物,人们在接触病毒后仅四个小时就可以成为传染性载体。

作者库恩茨也为“武汉-400”病毒添加了幻想的因素,比如该病毒产生伤害大脑的毒素,让受害者器官无法运作,无法呼吸,死亡率高达100%,无法在人体外生存,在尸体温度降至30度以下会消失,以方便使用者排除异己后毁灭证据等。

《黑暗之眼》的创作正值非洲伊波拉病毒引发恐慌的时期,这为创造一种虚构超级病毒提供了读者市场。很遗憾的,《黑暗之眼》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并没有给读者留下太大印象,这篇作品在goodreads上被评论为“对于没有人真正关心的事情叙述的太冗长,小说的精妙部分基本上只有几页”,“有些无趣”,不过,也有读者认为这篇作品让他迷上库恩茨。

如果您想自己阅读《黑暗之眼》,以下是英文的链接:

https://epdf.pub/eyes-of-darkness82c283c4e6bf8cd84989f912b5df328b1232.html

武汉肺炎疫情在中国全面爆发以来,有关病毒来源,最广泛传播的讯息并非中共官方原指向的华南海鲜市场,外界质疑指向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样本外泄导致疫情大爆发。位于武汉市中心的中国科学院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即武汉BSL-4实验室,简称P4实验室)成为各界关注的焦点。

这个实验室被指与北京当局的秘密生化武器计划有关。此前,有印度科学家发现,该病毒被人工插入病毒蛋白,似乎印证了“武汉肺炎”病毒是中共生化武器的证据,该科学家在论文发布后,因某些原因撤回了该论文。(详见报导:权威发现: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疑是人工合成生化武器)

美国《生物武器法》的起草者伊利诺伊大学法学院教授、哈佛博士弗朗西斯.博伊尔(Francis Boyle)日前接受了《地缘政治与帝国》的专访,讨论目前发生在武汉的冠状病毒和武汉P4实验室的有关问题。他认为,肆虐武汉的传染病是从P4实验室泄露的。这种病毒具有杀伤力,是一种进攻性的生物战武器或具有获得功能特性的基因改造的两用生物战武器制剂。

博伊尔博士还谈到了Great Game India的独家报告《冠状病毒生物武器》,报告中详细说明在温尼伯加拿大实验室工作的中国生物战剂专家,邱香果的团队是如何参与冠状病毒走私到武汉实验室的。他认为,病毒的来源是从加国实验室泄露的。

博伊尔:“据报导,中共从温尼伯的加拿大实验室偷走了冠状病毒材料;温尼伯是加拿大最主要的研发和测试生物战武器的研究中心。我从哈佛大学获得了三个学位,如果有人偷窃了东西从哈佛偷偷转移到了中国,这也不足为奇。生物武器公约,得到美国国会两院一致批准,并由老布什总统签署成为法律,我们在这里处理的新冠状病毒似乎是从武汉BSL泄漏的进攻性生物战武器。我并不是说这是故意放出来的,但是以前有关于该实验室存在问题和泄漏出来的报告,我担心这就是我们今天要处理的问题。”

而这就是为什么中共政府试图掩盖它,现在正在采取严厉措施遏制它。(详见:《生物武器法》起草者:新冠病毒是进攻性生物战武器)

网上有些介绍说,该所研究蝙蝠冠状病毒的研究员石正丽,2014年发表的《一簇源于蝙蝠的类似SARS冠状病毒,显示出了传给人类的潜能》论文说,蝙蝠冠状病毒基因的两个蛋白开关,调一下,就可以适应人体。不过石正丽日前宣布用她的生命担保实验室没有泄露病毒。

蹊跷的是,曾领导了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学实验室(National Microbiology Laboratory)数年的弗兰克·普朗莫博士(Dr.Frank Plummer)于2月4日在非洲肯尼亚内罗毕旅行时神秘死亡。现年67岁。医疗报告称是心脏病发作,然而外界质疑,到底是意外还是暗杀?

弗兰克·普鲁默博士是加拿大第一个也是唯一的国家安全P4微生物实验室(NML)的首任科学总监。该实验室成立于1999年,普鲁默博士于2014年离职,他的离职同时也引发了许多的问题和疑问。

弗兰克·普鲁默博士也是开发埃博拉病毒治疗专利团队的成员之一,其团队包括2019年7月从实验室被逮捕的中国生物学家邱香果。邱香果2019年3月秘密的将埃博拉和希尼帕病毒样本运往中国,先前有消息人士告诉《自由报》,这完全违反了中美之间的知识产权协议。

这些事件的发展细节,与《黑暗之眼》对人工“武汉”病毒的设想有些相似。

(来源:《希望之声》;文章链接:https://www.soundofhope.org/post/341731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