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百首咏史】四十八:大串联 (图)

2020-05-12 01:23 作者: 江浩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澳洲 华人 歧视
串联时摄于广州黄花岗,戴着白色越式凉帽摄于机械公司天台。(图片来源:江浩先生提供)

【看中国2020年5月12日讯】1966年,中央文革表态支持全国各地的学生到北京交流革命经验,也支持北京学生到各地去进行革命串联。1966年9月5日的《通知》发表后,全国性的大串联活动迅速发展起来。大约六七月间,全国已出现“串联”的师生。外地来京者大多是到首都北京取“文革造反经”和接受毛泽东接见的师生,北京赴外地者大多是去各地煽风点火帮助“破四旧”的师生,有红卫兵、“红外围”和一般学生,以大中学生为止,也有个别小学生跟着哥哥姐姐走的。

毛泽东分别于1966年8月18日、8月31日、9月15日、10月1日、10月18日、11月3日、11月10日、11月26日8次接见了红卫兵,受接见的来自全国各地的红卫兵、青年师生大约1300多万人。当时串联的师生乘坐交通工具和吃饭住宿全部免费,成为“文化大革命”很特殊的一道风景。

妖火升腾燎九州

    奔波万里斗同仇(1)

    无知童子执牛耳(2)

    跋扈当权低狗头(3)

    翦翼逼宫劳小将(4)

    攀龙附凤半封侯(5)

    长安面圣人潮涌(6)

    游刃提刀笑解刘(7)

 

注(1)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全国各地的学生南来北往,到外地交流“革命经验”或是游山玩水,很多人走了何止万里?

注(2)各校学生都进行了夺权行动,校领导靠边站的靠边站,挨斗的挨斗。

注(3)各校各单位的“第一把手”即最高领导绝大部分都被打倒,在批斗大会上低下他们的“狗头”(红卫兵语),那时各处大字报大标语也有很多写着“砸烂XXX的狗头”。

注(4)毛先清理外围,孤立刘少奇的战略奏效,由中央文革小组有意地泄露刘的追随者的名单给红卫兵,让他们去造反夺权,杀那些“资产阶级司令部”爪牙的威风。

注(5)那些紧跟中央文革小组的造反派组织的领袖,着实风光过一些日子,如王洪文,甚至官拜共产党中央副主席。

注(6)毛在天安门前的长安街八次接见外地红卫兵,总数达1300多万。

注(7)那时刘大势已去,束手待毙。

早在文革前,毛已经对刘恨之入骨,但是刘羽翼已丰,如照党章召开中全会,毛恐怕会铩羽而归,讨不到任何便宜。但是毛确是个邪恶的天才,发动红卫兵先把刘的爪牙一一拔掉,并经中央文革示意红卫兵四处放火夺权,把刘架空,将刘的追随者搞臭,大串联就是在此背景下轰轰烈烈地展开了。

我也和几个同学流窜了近半个中国,但却从不去看大字报,也从未去煽风点火,只是到处游山逛水,名胜古迹看个饱,那时虽然全国各地都是五湖四海到处流窜的红卫兵小将,但大多数确是响应毛的号召四处砸狗头、揪黑手,名胜古迹的游人屈指可数。

在广州,我们惊喜地发现在茶楼饮早茶吃点心是先食用后由服务员数盘子算帐,几个坏小子便大快朶颐,乘人不备把盘子塞进袴包里,每次用餐大概都只付出三分之一的钱,这种伎俩用了许多次,有些服务员可能也看穿了我们的把戏,却是睁只眼闭只眼,毕竟那时到外地打砸抢最凶的都是京城的小将,他们惹不起,况且生意也都是国营的,盈亏与他们无关,刘文学可不是那么好当的。

虽说挤臭哄哄的火车是免费的,住宿也由各城市的联络处安排,但下馆子总得花钱,我带的钱倒是挺充足的,但一些家庭环境一般的同学盘缠用尽又该如何?没关系,借!各院校都有一处办理小将借钱的地方,凭学生证最多可借20元,当然这债是要还的,参加工作后从工资里扣。当时各校领导都被夺了权,钢印都在小将手中,我们年级有一诡计多端的同学,另做了一本学生证,相片是真的,班级是假的,姓名是子虚乌有的,凭此利器他借了好几百元,着实发了笔横财,让许多智不及此的同学羡慕不已。

一伙人流窜到了南宁,几个不知死活的同学想去越南参加抗美援越的战斗,离边境还老远就被拦截下来,只在南宁买了顶越式塑胶凉帽打算回京狐假虎威,假装去过越南。串联后回趟老家看望姑妈和叔叔,在广州的长途汽车站买了一张开往揭阳的车票,被几个汕头的红卫兵盯上了,我买票时说的是一口京片子(那时还不会粤语),怎么可能到揭阳这种鸟不下蛋之地串联?那里没有名胜古迹,也没有值得一斗的走资派,况且我又是孤身一人,他们几个视我为逃亡的反革命或是黑五类,成包抄的架势走了过来,用別脚的普通话问我为什么要去揭阳?我用标准的揭阳话答复他们:“我在北京上学,回家乡探亲犯了那条法?要不要一块去公安局?”这几位一听被吓住了,十几岁的潮州人能在北京居住上学的人,真如凤毛麟角,惹不起,便悻悻而去。

在家乡戴上越式凉帽,背着相机跑到县城里拍照,被一伙警惕性极高的民兵怀疑是美蒋特务,跟踪了一整天,我却懵然不知。第二天一个公社干部找上门来,委婉地劝我以后莫背着相机乱跑,以免造成不必要的麻烦,我才知道昨日让人紧张了一天。那些民兵也是不长眼,银幕上的特务都是獐头鼠目,猥琐不堪,有我这么帅的美蒋特务么?再说了,就算是特务也是越南特务,跟美蒋扯不上关系,由此倒也可见,朝阳区群众确有悠久的历史。

回到北京,这顶越式凉帽成了炙手可热的稀罕物,有几个同学都借去戴过,很是拉风,现在开辆法拉利上街应该都没这么NB,一次在朝外市场买黄瓜准备吃炸酱面时当配菜,听到身后有个女孩说:这个越南人长得真高!我转过头去问道:怎么啦,越南人就不许长得高?两个女孩吓了一大跳,真的是吓了一跳,身体都震了一下。

北到哈尔滨,南到南宁,走了半壁河山,遗憾的是没去新疆西藏,太远了。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