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暗笑北京 俄媒:中国大外宣低效且荒谬(图)


2017年5月15日,习近平与普京在雁栖湖会面
2017年5月15日,习近平与普京在雁栖湖会面。(图片来源: Kenzaburo Fukuhara-Pool/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7月29日讯】近来中国(中共)政府极力展开的大外宣,引发各方诟病,甚至连一些俄罗斯媒体也批评说,北京在俄宣传活动无能及滑稽可笑。而且双方的外宣合作,更是不平等,中国只乐于在俄国宣传新疆维吾尔人是如何能过好生活,可是却禁止俄方于中国宣传遭其吞并的克里米亚的状况。其实,俄罗斯更不满北京封杀了普京的文章。

中国外宣请家庭妇女帮忙

根据美国之音报导指出,北京为了和西方世界与美国争夺话语权,宣传所谓的“中国故事”,因而近些年来不惜砸下重金,积极进行大外宣。尤其在国际政治格局及美中两国关系发生变化之际,中方比过去还更加重视大外宣。有俄国指称,中国除了积极推动英语世界外,还针对俄国进行外宣活动。中国俄语外宣部门的规模,只在中文与英语之后,目前排名第三。

7月27日,在俄国具影响力的互联网媒体“墨杜萨”与自由派的“莫斯科回声”广播电台,它们在长篇报导及一档节目中指出,中方在俄罗斯的大外宣效果相当很不好;甚至在互联网上的文章,更无人问津;而且手机上的文章阅读量,也排在后面;在俄国社交媒体上,北京大外宣文章的点赞数量,更是屈指可数。

报导称,之所以会造成此种现象的原因,主要是了解俄国的人才严重不足,而且优秀的俄罗斯记者皆不愿至到中国外宣机构工作,使得中国俄语大外宣部门中的专业人才非常少,其他有许多人都是俄国家庭妇女出身的,她们只知道俄语文法中的逗号位置而已,可是对国际政治却一窍不通,且也不清楚中国的国情。

报导中说,由于这些俄罗斯家庭妇女们的丈夫皆为中国人,与那些专业人士相较之下,中国官员更信任她们,因为知道她们并不会惹麻烦,可以让官员们放心。

报导中说,其实,中国也同样严重缺乏优秀的研究俄国问题的专家与人才。在相较之下,中方从事对美国宣传的英语大外宣,反而不乏专业人士。在其英语外宣中,中国也知道如何自美国等一些西方专业媒体中来吸取经验及灵感,由此显示中国的外交方向,已常年将美国列为重点,把主要的资源都用来对付美国及西方,俄国仅处于次要位置。

党媒不惜大笔撒钱 不在乎受人们感受

中国于俄国外宣失败的另一个因素,即是中国官媒与党媒的天然属性。也就是只重视灌输及宣传,但为了完成上级所下达的任务,则不惜大笔撒钱,可是却不在乎受人们感受,亦不愿意与民众进行互动沟通及聆听回馈。

有一个例子:中国于俄罗斯宣传“两会”之时,为避免单调乏味,还特别花钱请人制作了节目,用中俄大学生说唱的方式于网上播出。可是看过该段视频的俄罗斯汉学家们认为,歧视频内容品质之低,根本无法坚持将它看完。更荒谬的是,在视频中提及中方反腐时,竟使用了打击骗子与小偷的提法。而这是俄国主要反对派领袖纳瓦尔尼时常使用来批评俄罗斯总统普京的口号,从中就可以看出节目的中国制作人,根本不懂俄罗斯的国情。

还有一个例子是,俄罗斯当局所出版的俄罗斯报于7月18日刊载一篇“人权在新疆没有遭到侵犯”的文章,其中所使用的言辞,就如同中国高官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内发表讲话似的。

中国大外宣成为嘲讽笑料

中国在俄国大外宣中所使用的措辞,遭称作八股式的官腔,就好像是上个世纪50年代的苏共官话一样,相当难适应今日的俄语民众,令许多俄罗斯人很陌生。

时事评论人士尼寇里斯基表示,中国在大外宣中用的语言像是农村话,本来就没有人会看那些文章,不过由于俄国有庞大的穆斯林群体,还有很多人来自于中亚,他们皆会关心新疆问题。在7月18日的那篇谈论新疆人权的文章,就引起很多人的注意,可是效果却适得其反,甚至还会损坏北京的形象。

尼寇里斯基称,在关注及研究中国的分析人士与学者圈子内,中国于俄国大外宣水准之低,早已经不是新闻了,还经常成为人们嘲讽的笑料。

“有时一旦遇到很可笑的材料之时,圈子内的人都会彼此转发,大家也都嘲笑这样低水准的外宣材料,竟还能登场。我曾经看到今日俄罗斯电视台(RT)曾经播放了一个近一小时的节目,其中谈论了俄国妇女嫁给中国男人如何好等等,节目竟如此荒唐,给外人的印象是,这个中国大外宣并非在给俄罗斯人讲故事,而是针对中国人来宣传。”

北京不让俄国外宣影响中国社会

俄罗斯媒体声称,中俄两国的大外宣合作,并不平等,中国可说是占尽便宜。其中也反映出两国关系彼此猜疑,及相互利用的本质。因北京只愿意利用俄国讲中国故事,可是北京却严格限制俄方利用中国媒体平台,来推动俄罗斯的大外宣而影响中国社会,所以致使俄罗斯大外宣在中国的活动范围收窄了。

例如;中国能够在俄国官媒上刊登文章,介绍新疆维吾尔人如何能过着幸福生活。可是俄国却无法于中国的新华社或人民日报上发表同样的宣传文章,以介绍克里米亚被俄罗斯吞并之后,当地民众的日子过得更好。

克里米亚的鞑靼人已被认为是当地的原住民与主要居民,曾经遭到苏联迫害的克里米亚鞑靼人,他们支持乌克兰,而反对俄罗斯吞并。人权团体也时常批评俄国安全机构对克里米亚鞑靼人进行迫害。但现今,当俄方想在中国发布宣传资料,以介绍克里米亚的鞑靼人是如何拥护俄罗斯及普京时,可是却遭中国禁止了。

俄国气愤北京封杀普京文章

俄罗斯媒体披露,更让俄国气愤的是,北京还封杀了普京的一篇重要文章。

6月下旬,普京曾经在俄罗斯具有影响力的一家美国杂志上,发表了二战胜利75周年的文章。文章中替二战爆发前夕纳粹德国和苏联,希特勒与史达林双方勾结,及苏联瓜分与吞并波兰及波罗的海三国进行辩护。但普京的那篇文章,立即招致许多欧洲国家的批评,更引发波兰与波罗的海三国的愤怒。

分析人士尼寇里斯基称,俄罗斯还特别将普京的文章翻译成中文,且放在俄罗斯的大外宣卫星网上,可是普京这篇文章的中文版,迄今无法在中国看到。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