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紫凤专栏】公安厅长猝死 唐山内斗传递重要信息(图)

2022-07-07 14:31 作者: 紫凤
手机版 正体 39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一叶知秋,刘文玺之死,显示经过长年的派系斗争,体制内所谓的中央权威已经衰落,地方割据各自为政已近失控。
一叶知秋,刘文玺之死,显示经过长年的派系斗争,体制内所谓的中央权威已经衰落,地方割据各自为政已近失控。(图片来源:TEH ENG KOON/AFP/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2年7月7日讯】公安局长惊现案发现场,公安厅长突然死亡,唐山的水有多深,可以想象。

6月10日曝出的河北唐山老汉城烧烤店打人案,经过当局的一系列操作:处理基层官员,严禁记者采访,网络舆论禁言等,不仅使案情真相变得越发渺茫,更使案件本身渐渐淡出公众视线。但是7月5日突然传出河北省公安厅长刘文玺猝死的消息,不仅使唐山打人事件再次成为关注焦点,更暴露出体制内裂痕之深已达到地方抱团叫板中央的程度。

河北公安厅厅长猝死

据河北省治丧工作小组消息,7月3日,河北省政府副省长、河北省公安厅厅长,河北省公安厅党委书记刘文玺因“突发疾病经抢救无效”去世,但对于刘文玺的病因并未提及。

刘文玺于5月27日被任命为河北省公安厅厅长。上任两星期后,河北省唐山市就发生了震惊国内外的老汉城烧烤店打人事件。就在唐山打人案的调查行动刚刚发展成为一场更大范围的打黑行动时,上任仅一个月的刘文玺突然猝死,不禁引人联想,刘文玺是否是“被死亡”,是否与调查唐山烧烤店打人案有关。而关于刘文玺各种死因的说法则在网络上传播开来:“切动脉自杀”、“他杀,被切动脉而死”、“他杀,被勒死”……

黑帮背后是官方 公安局长竟在案发现场

关于唐山烧烤店打人案,由于打人凶徒被曝出是黑帮组织天安社成员,所以第一时间舆论关注的焦点是黑帮。

但随后,来自官方的一系列动作,显示黑帮的背后还有官方势力。例如,案发时警方接到报案后拖延3小时才到场;案发后曝出多起采访调查的记者被唐山警方暴力执法的事件;在调查结果还未明确时,案发现场老汉城烧烤店就被拆除;4名被打女孩及家属一直没有现身…… 这一系列事件的背后,官方势力的影子呼之欲出。其中,最令人震惊的是7月3日网络上流传的一段视频显示,刚被调查的公安局长马爱军也在案发现场,就坐在四名被打女孩用餐位置的后面。当受害者被暴打时,马爱军没有阻拦。并且,还回头对某人说了一句“搂走她”。虽然人们尚不清楚这句话的意思是什么,但从视频上看,似乎是在指挥旁人。

公安局长现身案发现场,使得舆论关注点从黑帮转向了体制内部。而案件一旦牵出官方势力,往往是不查便是岁月静好,一查必是惊天大案,2022年的夏天,唐山的水有多深?

尘埃刚要落定 平地又起波澜

6月21日纪检委通报包括唐山市路北区副区长,市公安局路北分局党委书记、局长马爱军等五名基层官员及警察被调查。根据以往当局对同类事件的处理套路,当推出基层官员做替罪羊时,通常就意味着结案了事。

但是当7月3日,被查局长马爱军在案发现场的视频流出后,事情似乎又变得复杂。如果马爱军在现场,那就不只是治理不利的渎职罪或失职罪,而是黑帮势力的共谋,甚至元凶。如此,则对马爱军等人的调查,性质又将升级,接下来,顺藤摸瓜,更大官员相继落马也都是题中应有之意。

然而,就在平地波澜再起的时候,关键执行人,行动总指挥,河北省公安厅一把手刘文玺,死了。

刘文玺受到压力 硬拳未出身先死

河北省公安厅厅长刘文玺猝死后,其生前有关唐山打人案调查的两大动作,引起关注。

先是6月21日,河北省公安厅通报了4名被打女孩情况,称被害人远某(女,24岁)、李某(女,29岁)经医院检查属轻伤,无需留院治疗,之后自行离开;王某某、刘某某在普通病房住院接受治疗,伤情亦已好转。并提到6月20日,司法鉴定科学研究院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书,认定王某某、刘某某损伤程度为轻伤(二级),远某、李某损伤程度为轻微伤。

但民众对官方通报的内容表示质疑,认为官方通报不可信,事实真相被封锁。而网络上流传的曝料则显示,打人案施暴者手段残忍,4名女孩已经重伤去世。

由于通报来源是河北省公安厅,而刘文玺又是河北公安厅“一把手”,所以,这份通报无疑是经过刘文玺同意后发布。如果不是刘文玺在包庇地方黑恶势力,至少也是刘文玺向地方黑恶势力妥协之结果。

但随后的6月25日,中共公安部在新任部长王小洪就任的次日,即宣布展开所谓“夏季治安打击整治百日行动”,声称要“彻底铲除黑恶势力”并严惩其保护伞,还强调要用“硬拳头”保护妇女群体。对此,刘文玺立刻召开全省公安机关视频会议予以响应。

这一动作被解读为唐山打人案的调查并未结束,还会有黑帮成员及充当其保护伞的官方势力被查。

刘文玺上述两个动作完全相反,显示出他同时受到两方面的压力,一方是唐山打人案中的黑恶势力及其官方保护伞;另一方则是这些“保护伞”的体制内政敌。至于他的猝死,不外两种可能,一种是由于压力太大而引发某种疾病导致猝死;另一种是,所谓猝死,实为被死亡,是体制内派系斗争的结果。无论是哪种原因,总之,刘文玺是“硬拳”未出身先死。

一切只是高层博弈

事情发展到今天,还有一点值得注意,唐山暴力打人案虽然很凶残,但在道德崩溃的当下,这类事情已屡见不鲜,而此案在初期没有被封锁消息,以至传到国内国外,被人们广泛讨论,本身就很反常。如果没有官方的放行,这件事就不会有机会被炒成全国大案。这说明体制内一部分人要借这起案件,掀起一场打黑运动,目的是将政敌打掉。

而从后续事态发展上看,新任公安部长王小洪在6月24日接手公安部后,于次日就提出所谓的“百日行动”,也明显是要借唐山打人案的热度,开始更大范围的打黑。可以说,在这起暴力案件的调查中,到目前为止,人们所看到的一切,都只是体制内博弈,而在这场高调的博弈下,被践踏的是民众生命,被淹没的是案情真相。

中共将以何种方式解体?

中共内斗是常态,唐山博弈有不同。因为其传递了一个重要信息,就是一直以来,人们经常讨论的,中共将以何种方式结束?

围绕唐山打人案展开的这场厮杀,特别突出的一点就是在地方与高层的较量中,地头蛇势压强龙,地方势力抱团挑战高层。这一点从刘文玺猝死的公告上可见端倪,公告非常粗糙,连病因都未有顺带注明,这很可能不是马虎遗漏,而是故意不写。换言之,连编都不屑于去编一个,似乎是刻意引人联想刘文玺之死另有原因。而这种手法与当年“六四”人士李旺阳被国安谋杀有些类似。李旺阳被自杀的现场十分粗糙,明眼人一看便知是他杀。但国安正是以这种粗糙手法来恐吓民众,释放死亡威胁。如今刘文玺匆匆被猝死,草草被公告,不排除是地方势力以此方式向体制高层发出威胁:唐山水深难测,中央不要轻举妄动。

一叶知秋,刘文玺之死,让我们看到经过长年的派系斗争,体制内所谓的中央权威已经衰落,地方割据各自为政已近失控,其所传递出的信息是中共从内部开始的崩解将是它走向终结的最大助力,并且这一自毁程序早已启动。正所谓多行不义必自毙,中共始于不义,终于自毙,是我们可以预见的结果。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