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黨魁為何喜歡黑社會?(組圖)

2019-05-14 12:12 作者: 鄭義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共建黨之初就與黑幫人物多有交往,並互為利用。
中共建黨之初就與黑幫人物多有交往,並互為利用。(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中共建黨之初就與黑幫人物多有交往,並互為利用。所以鄧小平、陶駟駒之流公開聲稱:「黑社會也有愛國者」。這句話曾經使香港安分守己的小民百姓大吃一驚。

六四屠城之後,北京設立了一個從事海外統戰的超國界機構,居然聘請香港的黑社會頭子擔任要職。這一切,對於全力打擊黑社會的香港警方來說,無異是當頭一棒。

黑社會奉行「狡兔三窟」

人們知道中共建政初期大肆捕殺大陸上的黑社會成員,但「鎮反」運動和「清匪反霸」並未傷害中國大陸最大的黑社會頭子黃金榮。這是因為幫會頭子曾經掩護過中共地下黨員。

早在一九二九年,杜月笙就經幫會份子張堯卿的介紹,邀請中共秘密黨員楊度為幕賓,並專門將上海薛華立路一五五弄十三號(今建國中路瑞金二路附近)一幛洋房送給他,另支月俸五百大洋。

楊度的身份

楊度是一九一五年籌安會首腦,擁袁稱帝的罪魁。他在身敗名裂之際,由李大釗介紹加入了中共,那是一九二六年的事。此人擅於周旋於各種色彩的官僚政客之間,他雖在政治上變幻無常,卻為草莽時期的中共領導人所賞識。楊度這樣一個具有多方面關係的人物,作為共產黨的外圍是很有用的。他公開運用自己的舊關係營救獄中的李大釗、邵飄萍、林白水等人,以後又在上海加入中共外圍組織「自由大同盟」、「中國社會科學家聯盟」、「中國人權保障同盟」等。他表示要出售薛華立路的房產捐獻給共黨,又在那座豪宅長期向中共地下黨負責人潘漢年、沈端先(夏衍)提供情報,且窩藏被通緝的中共地下黨員。

楊度同中共的關係,六十年前上海報紙就有所揭露,精明的杜月笙之流不可能不知道。保況,楊度曾多次當面規勸杜月笙別再助國民政府。因此,杜月笙禮待楊度,很明顯是幫會頭子留一手,作為對中共的一種友善姿態與感情投資。

周恩來死前兩個月,特意派秘書去找故宮博物館館長王冶秋,要他通知大型工具書《辭海》的編輯:莫遺漏了「楊度」這一詞目,且須記下楊的真實政治身份。一九八六年六月廿八日楊度墓重建於上海西郊宋慶齡陵墓後右側,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周谷城出席了新墓落成儀式。會上,楊度長孫楊友龍宣讀了夏衍的誄詞,稱他「心安理得地為人民做了許多有益的工作。」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抗戰爆發後,杜月笙在上海杜公館召開上海抗敵後援會主席團會議,通過八路軍駐上海辦事處主任潘漢年向中共無償援助了一千具荷蘭進口的防毒面具。據老報人徐鑄成在《杜月笙正傳》一書中所述,杜月笙向潘漢年表示:絕不使部下妨礙中共在上海的活動;民革中央主席朱學範在《上海工人運動與幫會二三事》一書中提及,杜月笙曾掩護過周狗的堂弟周恩霪。抗戰勝利後,國民黨為了整肅綱紀,曾掃蕩幫會勢力,上海海關扣留了杜月笙的一批走私物資。杜月笙在無可奈何之下,乃請中共地下黨員幫忙疏通,促使海關放行。這一件事使杜月笙看到了中共地下黨滲透政府部門的能力,益發不敢小看中共。

一九四七年,杜月笙投桃報李,應中共地下黨要求收金山為徒。金山原名趙默,一九一一年生於江蘇吳縣。十八歲到上海闖蕩,由黑社會小頭目、親哥趙班斧介紹加入中共。三十年代他在上海從事影劇工作,係左翼戲劇家聯盟中堅份子。他主演的《夜半歌聲》、《狂歡之夜》等劇,極盡煽情之能事。抗戰爆發後,他奉周狗指示率救亡劇團赴南洋各地演出募捐。抗戰勝利後,他代表國民黨中宣部接收東北「滿影」,改名「長春電影製片廠」。為了便於聯絡工商、金融、軍政要人,他奉中共中央之命隻身赴滬與杜月笙聯繫,被杜收為「關山門徒弟」。在幫會中,「開山門」徒弟與「關山門」徒弟的地位最為特殊,通常被視為老頭子最得意的門生。以杜月笙之耳目眾多,斷不至於不曉得金山的政治身份,他與金山結為師徒,無疑是向中共拋媚眼。

顧竹軒深受周恩來賞識

國共和談時,國府的漁業代表金山是中共黨員,以致於毛澤東摸清了南京李宗仁政府的底牌,所以共方態度極為強硬,國民黨竟被蒙在鼓裡,豈有不敗之理?一九五○年中國青年藝術劇院院長廖承志聘請金山為副手時當眾說:「我向大家介紹一位名聞全國的共產黨特務──金山,擔任我院的副院長。」金山混跡國民黨內多年,從未遭遇不測,當歸功於杜月笙的庇護。

金山是中國四十年代的話劇皇帝,他前後娶了五任妻子:易果嶺、王瑩、張瑞芳、孫維世、孫新世。文革期間,金山被監禁七年,王瑩、孫維世均死於江青之毒手。

國共戰爭後期,國民軍露出敗像,上海的幫會頭目紛紛向中共靠攏。蘇北大亨顧竹軒早在大革命時期就曾營救過中共上海工運大隊長姜維新,受到周恩來的讚揚。抗戰時期,顧還掩護中共人員由滬去延安,或匿藏在滬養病。抗戰勝利後,顧公開與中共上海地下黨的「幫會工作委員會」合作,並動員其徒子徒孫幫助中共黨員顧叔平當選為副區長。紅幫五聖山山主向海潛也應共產黨的要求,聯絡了黑社會的部分首領,在去臺灣前相約不為國民政府所用(事見於張執一所著《在敵人的心臟裡》,載於《革命史資料》第五集,文史資料出版社一九八一年版)。為了打通上海與「解放區」的聯絡,中共上海局曾利用黑社會建立了數條地下水陸交通線,並保持其有效暢通。黃金榮還接受了中共的建議,留在上海,迎接共產黨的到來。為了向中共效忠,黃金榮向中共地下黨交出了幫會頭目的名單,並掩護了一批中共地下黨員。陳毅主滬後,果然沒有殺他。

杜月笙曾要求中共放一馬

一九四七年,杜月笙見國民黨大張旗鼓整頓金融,曾來香港避了一陣。那時他在香港與潘漢年秘密講數,保證中共接管上海時,黑社會不出來搗亂,也請共產黨予以寬大處理(事見何曉魯所著《從沙場走向十洋場》第一六九頁,解放軍文藝出版社一九八六年版)。當解放軍兵臨江南時,杜月笙曾與黃炎培、錢新之、章士釗、盛丕華、沙千里、史良、張瀾等人頻繁接觸,杜月笙捨不得他在上海的眾多產業,但又害怕中共同他清算汪壽華那條血債。一九四九年四月十日,蔣介石召見杜,要他隨政府去臺灣,杜走了中間路線──既不留滬又不赴臺,而是遷居香港。

在韓戰期間,中共巧妙地動用了香港的黑社會組織,把汽油、輪胎等禁運物資海運到大陸,此案的主謀人物霍英東青雲直上,官至全國政協副主席,在北京高幹醫院病死,屍體覆蓋了五星旗,「享」此「黨國」「哀榮」。「有功」人員還當上了全國人大代表。此外,六七年左派大暴動的核心力量也是香港的黑道人物。

鄧小平喜歡海外黑社會

鄧小平訪美
鄧小平訪美(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一九七九年一月,鄧小平應美國總統卡特之邀訪美,其所到之處都遭遇親臺人士的抗議呼聲。

為了確保鄧小平訪美安全,公安部聯絡了美國僑社中的黑幫三合會,出動了「八百壯士」嚴密監視親臺人士,所以那幾千個文縐縐的臺灣留學生始終成不了氣候。訪美圓滿成功後,鄧小平對海外的黑社會人士產生了好感。

八十年代初期,中英兩國就香港九七前途展開談判時,中共港澳工委將香港三合會的組織、活動情況報告了中央。一九八四年六月二十二日,鄧小平會見香港工商界名人唐翔千、倪少傑時表示:「香港黑社會力量很大,可能比其他地方都大些,黑社會不都是黑的,好人也不少。」同年十月三日,他又談到黑社會問題:「我幾次講過,黑社會並不都黑,愛國(小編註:其實是愛黨)的還是很多……。我們在這方面也要做工作。據瞭解,他們多數人表現的態度是好的。當然其中一部分是要做工作,勸他們不要亂動手腳。我們總的看法是黑社會並不都是黑的,多數人是好的,但他們的行動要有節制,要他們自己節制。」鄧小平對黑社會的良好印象,當始自一九七九年訪美期間受三合會保護一事。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