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最有骨氣的民運鬥士任畹町


參加民運三十載、兩次坐牢、長期被監控的任畹町即將訪問香港,他認為自己被允許出境,是當局要營造寬鬆、和諧氛圍,值得歡迎。

被譽為「中國最有骨氣的民運鬥士」的六十三歲任畹町,獲北京市公安局批准,四月十六日第一次跨出邊境,與夫人張鳳穎取道深圳入境香港活動一週。另一名知名的民運人士陳子明零二年獲釋後首次出境,日前抵達香港中文大學作學術研究。

民運領袖任畹町兩次入獄,出獄後又被監控十一年。這次當局允許他出境,連他都感到意外。他接受亞洲週刊訪問時說,零八年奧運將在北京舉行,當局要營造和諧社會,也是拓展民主人權的機遇。

任畹町曾於一九九八年申請赴美國,但當局不批准,第二次出獄後十一年來,他數十次要求離開北京去外省市走走看望朋友,當局也不允許。二零零六年八月起,他又被軟禁四個月,直到十二月三十一日才解禁。每年三月全國人大、政協「兩會」期間,五六月「六四事件」前後,以及有外國政要訪問北京等突發或重大事件,當局對他的監控就會更加嚴厲。今年三月兩會期間,他十多年來第一次享受到進出家門的「自由」。

長期來,任畹町身患多種疾病,境外友人免費為他提供一種保健藥,他服用一年,效果不錯。四月中下旬,這家醫藥公司在香港有個藥品銷售推廣活動,他應邀出席,並作身體檢查。三月下旬,他前往公安局申辦港澳通行證,出乎他意料,按正常程序,五天就辦妥證件。據他所知,北京市公安局曾請示了公安部高層。

任畹町說,對他的解禁儘管姍姍來遲,但畢竟還是來了。當局要營造寬鬆、和諧的氛圍,是值得歡迎的;「在香港,我有許多十年、二十年來始終未曾謀面的爭取民主和人權的朋友,這次去香港能聚會座談,共話中國民主運動的過去和未來,機會真難得」。

有學者認為,當下政治形勢有所寬鬆,一些異見人士獲當局批准出境或出國,其中有長期受監控的愛滋病維權人士胡佳月前獲准赴香港,發表犀利政論文章的上海作家沙葉新也赴港參加國際筆會,河南省愛滋病維權醫生高耀潔赴美國領取獎項,這是中共政治氣候開始出現寬鬆的症候。

寬鬆程度各地有異

不過,不少民運圈人士對此說卻不以為然,他們認為各地的監控由各地方政府決定和執行,有的省市出現鬆動,有的省市反而愈加嚴厲,不能說明中共當局對待爭取民主人權人士在政策上有新的變化。最新消息,維權人士胡佳最近甫回北京又遭軟禁(見本期第十頁「新聞眼」)。

任畹町著有《任畹町文集》、《任畹町文集新編、選編、補編》等。國內外民運人士普遍認為,任畹町信念執著,是目前尚留在國內最有骨氣的民主運動鬥士。

自出獄後十多年來,他一直沒有工作,生活長期陷入困境,全家生活僅僅靠妻子每月的退休金五六百元人民幣(約合七十五美元)。他出獄後患有多種慢性病,年前又患骨結核住醫院診治,動了大手術,花費不少,令生活愈加拮据。這一切都沒有磨損他爭取民主和人權的鬥志。

一月二十六日,中國人權論壇成立。翌日,任畹町起草、發表《二零零七中國人權宣言》。該組織是鬆散的團體,主要在網上論壇活動,旨在提供一個討論中國人權問題的平臺,目前註冊成員有二百七十一名。任說,中共認為人權的首要問題,是生存權和發展權。但他認為,生存權和發展權是人權的應有之義,「沒有公民的基本人權,公民的生命和財產都得不到保障,勞動者智慧的結晶和財富,都成了特權者肆意攫取的對象,何談公民的生存權和發展權」?

任表示,人權高於主權。憲政民主制度是迄今為止人類政治智慧所能尋找到的、能保障基本人權的最可靠的制度。當務之急,是廢除一切旨在保護特權、踐踏人權的法律制度,開放言禁、報禁和黨禁,終止一黨專政制度。

江蘇人,生於一九四四年,就讀於北京建築工程學院,七八年參加北京民主牆運動,起草《中國人權宣言》,組建中國人權同盟,被勞動教養四年。八九年,發動「政體改造」運動,參加「六四」民主運動後被捕,九一年在法庭上作辯護陳辭,被以拒不悔罪而被處刑七年。九四年獲甘迺迪人權獎;九八年,倡議組建中國民主黨全國籌委會,第二年任該組織顧委主委。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