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現愛情的「關雎」,意不在求凰?(圖)

2016-03-10 00:30 作者: 張楚喬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其實,表面上寫男女愛情的詩,主題未必就是愛情。(圖片來源:射鵰英雄傳視頻截圖)

從中學語文課本到各種《詩經》譯注本和鑑賞辭典等,幾乎都異口同聲提到《關雎》是表現愛情主題的詩。事實果真如此?

《閨意》傳遞考生不安

其實,表面上寫男女愛情的詩,主題未必就是愛情。譬如唐代詩人張籍的《節婦吟》:君知妾有夫,贈妾雙明珠。感君纏綿意,繫在紅羅襦。妾家高樓連苑起,良人執戟明光裡。知君用心如日月,事夫誓擬同生死。還君明珠雙淚垂,何不相逢未嫁時?

如果單從字面上看,這首詩寫的是節婦拒絕一位多情男子追求的詩。實際上,作者張籍不過是托意愛情而拒絕李師古的聘任。張籍於貞元十五年登進士第,直至元和元年,朝廷才給了他一個太常寺太祝的小官。這時李師古給予張籍優厚的待遇,辟聘其為從事但遭婉言拒絕。

類似的詩還有很多,譬如人們所熟知的《閨意》:「房昨夜停紅燭,待曉堂前拜舅姑。粧罷低聲問夫婿,畫眉深淺入時無?」張籍升為水部員外郎後,有位叫朱慶余的年輕人在參加科考前,寫了這首詩向張籍徵詢意見。詩人以「新婦」自比,以「舅姑」比主考官,以「畫眉」比自己的詩文,以「夫婿」比張籍,巧妙地表達了自己的不安和期待。

張籍於是寫了一首同樣巧妙的詩《酬朱慶余》:「越女新妝出鏡心,自知明艷更沉吟。齊紈未足時人貴,一曲菱歌敵萬金。」詩中把朱氏比作越州鏡湖的採菱女,並在後兩句中肯定其才藝出眾:雖然有許多姑娘穿著貴重絲綢製成的衣服,可並不值得人們看重,採菱越女唱的一首「菱歌」,足以抵得上萬金。兩首詩珠聯璧合,遂成詩壇佳話。

《關雎》意為求賢攬才

經書堪為思想、道德、語言、行為、藝術等標準規範,被儒家視為放諸四海而皆准、傳之萬代而不易的書。《關雎》作為儒家六經之一《詩經》的首章壓卷之作,怎麼能沒有像外之境呢?

春秋時期,各國之間的外交,經常用歌詩或奏詩的方法,來表達一些不想説或難以言喻的話,類似於現在的外交辭令。司馬遷在《報任安書》中有言:「《詩》三百篇,大抵聖賢發憤之所為作也。」這是解讀《詩經》的一把鑰匙。難道「聖賢發憤」就作愛情詩嗎?如果真是這樣,那「聖賢發憤」恐怕就得改成「聖賢發情」了吧。

其實,《關雎》並非愛情詩,也不是藉助愛情説所謂君臣關係。其精神實質,就是兩字「求賢」,也就是我們現在所説的「找人易,找人才難。」

具體來看,「關關雎鳩,在河之洲」,指的是賢才在野。「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求賢若渴之謂也。「參差荇菜,左右流之」,是四處求賢之意。「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輾轉反側」,講的是求賢不得、晝夜難眠之意。「窈窕淑女,琴瑟友之」,這是善待賢才、和睦相處的表態。「窈窕淑女,鐘鼓樂之」,迎接賢才會如迎親娶妻一樣隆重莊嚴。

表面句句求凰,實則字字求賢。這正是:雎鳩夫妻共頡頏,關關和鳴君臣襄。孔子尚德如好美,文王求賢若求凰。輾轉反側思窈窕,寤寐求之覓棟樑。聖賢發憤詩三百,關雎言志意味長。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