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話並非來自滿語 源頭究竟是哪裡?(圖)



北京話融合了南京官話、滿語、蒙語等語言精華。(圖片來源:Fotolia)

「現在的國語,嚴格來講,有十分之幾是滿洲人的音韻,好多字音都不是漢人所有。」這是國學大師章太炎先生的判斷,意思是北京方言來自滿語,並非純粹的漢語。此觀點在清末民初影響甚大,至今余風尤烈。

北京方言與滿語

確實,北京方言中有大量滿語藉詞,比如邋遢、貓兒膩、捅婁子、作踐、麻利、哈喇子、姑娘等,此外漢語第一人稱複數歷來只有「我們」,而「咱們」則出自滿語,此外漢語在第二人稱和第三人稱上向無敬語,「您」「怹」(音貪)也來自滿語。

據明末來華的西洋傳教士利瑪竇記載,當時北京沒有zh、ch、sh等音,這似乎也是北京話不純粹的「證明」。再有就是「兒化音」,在八旗駐軍的青州、德州、西安、重慶、成都等均有,疑似出自滿語。且北京話的聲腔、音韻與郊區完全不同,卻與黑龍江語音相似,明顯受到滿語影響。

但,這些說法並不成立。

愛新覺羅•瀛生先生曾明確指出,滿語中並無兒化音,全國使用兒化音的地方也遠多於八旗駐防地,況西安、青州等地雖有兒化音,但方言與北京話相去甚遠,豈有只傳兒化音不傳其他之理?事實上,明末文獻已有比較完整的兒化音記錄,可見這是中原語音自身發展的產物。

北京話的來源

那麼,北京話究竟是怎麼來的呢?

北京話有兩個源頭,一是南京官話,這是元末和明代北京的主要語言,二是盛京(即瀋陽)官話,這是漢八旗的主要語言,加上漢人奴僕等,清初駐紮北京內城的人口中,漢人佔了42.6%,故瀛生先生說:「清初八旗漢軍將遼東語帶到北京,形成清代北京話。」

清代初期,因大量使用漢員,官場仍以南京官話為主,隨著它與盛京官話的融合,最終形成了北京官話,據西方外交官觀察,至遲1850年左右,北京官話已壓倒南京官話,成為官場的通行語言。但當時不同階級的北京人所說的北京話頗有不同,官場文人偏南京官話,販夫走卒偏盛京官話。

1903年,清政府頒布《學堂章程》,規定:「以官音統一天下之語言,故自師範以及高等小學堂,均於國文一科內,附入官話一門。」這是北京話被定為普通話標準之始。

北京話音高,有些音南方人不易分辨,致一些人對此存牴觸情緒,但將語言與當時政治環境結合起來,甚至附會成外來語言,這就不夠客觀。

其實,在元雜劇中就有不少後來北京話的影子,但那時北京通行的是北方方言,元中後期統治者曾想將其設為官話,但未成功,只好易以南京官話,但這至少可以證明,北京話脫胎於北方方言,後兼收並蓄了南京官話、滿語、蒙語等的精華,所以生動活潑、表現力強,而這也正是為什麼,北京湧現出這麼多優秀作家。

 (本文主要引自《北京地方志•人民生活志》)

責任編輯:雲淡風輕 来源:北京晨報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