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之德!《周易》中的十種美德(一)

2016-08-21 18:30 作者: 連劭名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一、盛德

周易•系辭上》云:「盛德大業至矣哉!富有之謂之業,日新之謂盛德。」盛德如日,《釋名•釋天》云:「日,實也,光明盛實也。」《禮記•大學》云:「湯之盤銘曰:苟日新,又日新,日日新。康誥曰:作新民。《詩》曰:周雖舊邦,其命維新。是故君子無所不用其極。」

「日新」是時間運行的最新階段。時間運行,日日維新,君子修身,與時俱行,不可間斷。《論語•子罕》云:「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朱熹《集注》引程子曰:「此道體也,天運而不已,日往則月來,寒往則暑來,水流而不息,物生而不窮,皆與道為體,運乎晝夜,未嘗已也,是以君子法之,自強不息,及其至也,純亦不已焉。」「日新」亦為「成德」,《周易•干•文言》云:

成德與天命

君子以成德為行,日可見之行也。潛之為言也,隱而未見,行而未成,是以君子弗用也。

今按:「成德」指一日之德,故曰「日可見之行也」。《逸周書•命訓》云:「大命有常,小命日成,成則敬,有常則廣,廣以敬命,則度至於極。」由此知「成德」即「盛德」,《考工記•匠人》云:「白盛」。鄭玄註:「盛之言成也。」

成德與天命相合,《詩經•文王》云:「周雖舊邦,其命維新」。有盛德者得天命,《周易•系辭上》云:「易之興也,其當殷之末世,周之盛德邪」。盛德即大業,《荀子•臣道》云:「明主尚賢使能而饗其盛。」楊倞註:「盛謂大業。」《釋名•釋言語》云:「業,捷也,事捷乃有功業也」。《小爾雅•廣語》云:「捷,及也。」又云:「捷,疾也。」疾同急,《釋名•釋言語》云:「急,及也,操切之使相逮及也」。《周易•干•文言》云:「九三曰:君子終日乾乾,夕惕若厲,無咎。何謂也?子曰:君子進德修業,忠信所以進德也。修辭立其誠,所以居業也。知至至之,可與言幾也,知終終之,可與存義也。是故居上位而不驕,在下位而不憂,故乾乾因其時而惕,雖危無咎矣......君子進德修業欲及時也,故無咎。」

修身之道

「富有」如同「大有」,《孟子•盡心下》云:「充實而有光輝之謂大」。《莊子•天地》云:「不同同之之謂大。」《周易•大有•像》云:「大有,君子以遏惡揚善,順天休命。」富、有同義,《列子•說符》云:「羨施氏之有。」張湛註:「有猶富也。」《說文》云:「富備也。一曰厚也。」可知「富有」即《孟子•盡心上》所云:「孟子曰:萬物皆備於我矣,反身而誠,樂莫大焉。強恕而行,求仁莫近焉」。

《周易•干•像》云:「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盛同強,《呂氏春秋•悔過》云:「此其備必已盛矣。」高誘註:「盛,強。」馬王堆帛書《經法•論》云:

[強生威,威]生惠,惠生正,[正]生靜,靜則平,平則寧,寧則素,素則精,精則神,至神之極,[見]知不惑。帝王者,執此道也,是以守天地之極,與天俱見。

「自強不息」是「修身」之道,《禮記•大學》云:「自天子以至於庶人,一是皆以修身為本。」郭店楚簡《成之聞之》云:「是故君子之於言也,非從末流者之貴,窮言反本者之貴,苟不從其由,不反其本,雖強之弗入矣。」故「盛德」如「厚德」,《春秋繁露•仁義法》云:「求諸已謂之厚」。《周易•系辭上》云:「勞謙,君子終吉。子曰:勞而不伐,有功而不德,厚之至也。語以其功下人者也,德言盛,禮言恭,謙也者,致恭以存其位者也。」

《國語•越語》云:「盛而不驕。」韋昭註:「盛元氣廣大時也。」《孟子•公孫醜上》云:「曰:我知言,我善養吾浩然之氣。敢問何謂浩然之氣?曰:難言也。其為氣也,至大且剛,以直養而無害,則塞於天地之間。其為氣也,配義與道;無是,餒也。」《詩經•定之方中》云:「匪直也人,秉心塞淵。」鄭玄箋:「塞,充滿也。」《禮記•孔子閑居》云:「志氣塞乎天地。」鄭玄註:「塞,滿也。」塞即滿,義同盛,志氣不充塞於天地,不可謂「盛德」,《素問•脈要精微論》云:「上盛則氣高,下盛則氣服。」王註:「盛,謂盛滿。」

《周易•系辭下》云:「窮神知化,德之盛也。」《孔子家語•顏回》云:「顏回問於孔子曰:成人之行若何?子曰:達於情性之理,通於物類之變,知幽明之故,睹游氣之原,若此可謂成人之行也。若乃窮神知化,德之盛也。」成人之行是達於盛德的途徑。成人又作成身、成性、成名等,《周易•系辭上》云:「天地設位而易行乎其中矣,成性存存,道義之門。」《孔子家語•顏回》云:「古之為政,愛人為大,不能愛人,不能有其身,不能有其身,不能安土,不能安土,不能樂天,不能樂天,不能成身。公問曰:敢問何謂成身。孔子對曰:不過乎物。」《論語•憲問》云:「子路問成人。子曰:若臧武仲之知,公孫綽之不欲,卞莊子之勇,冉求之藝,文之以禮樂,亦可以為成人矣。曰:今之成人者何必然?見利思義,見危受命,久要不忘平生之言,亦可以為成人矣。」

二、至德

《周易•系辭上》云:「易簡之善配至德。」易簡當指乾坤,《周易•系辭上》云:「干以易知,坤以簡能,易則易知,簡則易從,易知則有親,易從則有功,有親則可久,有功則可大,可久則賢人之德,可大則賢人之業,易簡而天下之理得矣。天下之理得,而易成位乎其中矣。」

《逸周書•諡法》云:「一德不解曰簡。」解讀為懈。《禮記•王制》云:「有旨無簡不聽。」鄭玄註:「簡,誠也。」《禮記•中庸》云:「故至誠無息,不息則久,久則征,征則悠遠,悠遠則博厚,博厚則高明。博厚所以載物也,高明所以覆物也,悠久所以成物也。博厚配地,高明配天,悠久無疆。如此者,不見而章,不動而變,無為而成。天地之道,可一言而盡也,其為物不二,則其生物不測。」

「易簡之善」是「至善」,《禮記•大學》云:「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又云:「《詩》云:穆穆文王,於緝熙敬止!為人君,止於仁;為人臣,止於敬;為人子,止於孝;為人父,止於慈;與國人交,止於信。」亦同於老子所說的「上善」,《老子•道經》第八章云:「上善若水,水善利萬物而不爭,居眾人之所惡,故幾於道矣。」

「至德」即「中和」,《周禮•師氏》云:「以三德教國子,一曰至德,以為道本。」鄭玄註:「至德,中和之德,覆燾持載,含容者也。孔子曰:中庸之為德,其至矣乎。」中和之德,本於天地,《禮記•中庸》云:「喜怒哀樂之未發,謂之中,發而皆中節,謂之和。中也者,天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達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萬物育焉。」又云:「《詩》云:鳶飛戾天,魚躍於淵。言其上下察也。君子之道,造端乎夫婦,及其至也,察乎天地。」

三、文德與懿德

《周易•小畜•像》云:「風行天上,小畜,君子以懿文德。」文德指禮,《白虎通•情性》云:「禮者履也,履道成文也。」《尚書大傳》云:「周人之教以文。」鄭玄註:「文謂尊卑之差。」《禮記•樂記》云:「禮由外作,故文。」

《周易•坤》六二云:「含章可貞,或從王事,無成有終。」《像》云:「含章可貞,以時發也,或從王事,知光大也。」含章即文德,《詩經•裳裳者華》云:「維其有章矣。」鄭玄箋:「章,禮文也。」含章即含德,馬王堆帛書《老子》乙本云:「含德之厚者,比於赤子。」《孟子•離婁下》云:「孟子曰:大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大人即文德之人,《詩經•椒聊》云:「碩大無朋。」鄭玄箋云:「大謂德美廣博。」《禮記•中庸》云:「致廣大而盡精微。」鄭玄註:「廣大謂博厚也。」《孟子•盡心下》云:「充實而有光輝之謂大。」故文德當為文明之德,亦可稱為「明德」,《周易•干•文言》云:「見龍在田,天下文明。」《周易•晉•像》云:「君子以自昭明德。」

《說文》云:「懿,專久而美者也。」專為一,久為恆,《禮記•中庸》云:「故至誠無息,不息則久。」《左傳•文公十八年》云:「忠肅恭懿。」孔穎達《正義》云:「懿者美也,保己精粹,立行純厚也。」中和為美,《論語•學而》云:「禮之用,和為貴,先王之道斯為美。」懿德之美主要指內心,《周易•坤•文言》云:「君子黃中通理,正位居體,美在其中而暢於四支,發於事業,美之至也。」屈原《楚辭•離騷》云:「紛吾既有此內美兮,又重之以修能。」修能如同「專久」,《論語•裡仁》云:「里仁為美,擇不處仁,焉得知。」舊注以為「裡」是「鄉里」,大誤。「內美」即「里仁為美」。

《周易•小畜》下幹上巽,乾為天,巽為禮,《彖》云:「小畜,柔得位而上下應之,曰小畜,健而巽,剛中而志行,乃亨。」與此相近的卦象是《大有》下幹上離,離亦為禮,故《彖》云:「大有,柔得尊位,大中而上下應之,曰大有,其德剛健而文明,應乎天而時行,是以元亨。」

(待續)

責任編輯:雲淡風輕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