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一專欄】守不住的底線(三)(圖)

2017-12-7 08:30 作者: 王尚一

手機版 简体 1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7年12月7日訊】(接前文

川普(特朗普)絞索與外儲制度破產

川普當選美國總統並上臺執政,美國權貴集團瀕臨瓦解。川普上任後,美國成為世界經濟熱點,受到世界資金的追捧,開始創造經濟奇蹟。中國被快速遺忘,經濟潰勢無法掩蓋。隨著川普絞索逐步收緊,中國外儲日益枯竭,外儲制度也接近破產。

16年美國總統大選,川普橫空出世,成美國政治版圖中最大的變數。在共和黨內的初選階段,川普通過個人攻擊,輕易把共和黨內的權貴代表傑布·布希淘汰。進入大選階段,希拉里代表美國權貴階層——包括共和黨權貴,調動整個美國大政府機器打壓川普。川普團隊則代表地方主義,代表中小企業和廣大中產階級的利益。川普團隊雖然在綜合資源上處於絕對劣勢,但靠著重振美國的口號、智慧的競選策略、鍥而不舍的積極行動,最終大選結果完全如我預測,川普取得壓倒性勝利。

川普當選美國總統是對美國權貴集團的沈重打擊。我在《川普風暴》系列開篇,即從各方面分析希拉里所代表的美國權貴集團的勢力。雖然希拉里以高貴女神的形象示人,高喊「民主自由人權女權」口號,獲得無腦民眾的廣泛支持,但希拉里作為美國權貴集團的核心部分,實際上一直竊國叛國賣國,進而試圖摧毀美國。隨著川普與希拉里競選進入白熱化,希拉里的各種醜惡罪惡行徑逐漸曝光。美國民眾這才睜開眼睛,認識到美國的政治經濟環境如此惡劣,紛紛倒向川普。川普當選總統,是美國民眾行動起來,對權貴集團顯示力量,讓權貴集團無法為所欲為。

川普的根本政治力量,是與權貴集團對抗的保守派民眾。由於相當部分美國民眾一邊擁槍,一邊捧聖經,美國權貴集團不敢明目張膽賣國和摧毀美國。權貴主要採取兩方面措施,一方面在明處,高喊民主平等自由人權,調動烏合之眾的力量,從根基上瓦解聖經和美國憲法,剝奪民眾的擁槍權;另一方面在暗處,權貴以金融操控為中心,通過經濟領域的隱秘操作,實現統治利益。不過權貴尚未實現其系統意圖時,川普已當選。面對慘敗,權貴措手不及,實在不甘心放棄權力。鑒於川普基本盤的威懾力量,權貴不敢直接奪取川普的權力,只能試圖以「通俄門」等政治手段,針對川普的政治弱點予以攻擊。

川普就職後,權貴集團從核心開始瓦解。在川普當選總統後,美國大部分經濟金融機構見風使舵,倒向川普,美聯儲作為經濟中樞,首先倒戈。川普在競選中,攻擊美聯儲大規模印鈔,讓權貴輕易獲利,讓美國民眾遭受通脹之苦,要求恢復金融正常化。川普就職後,美聯儲立即轉變為鷹派立場,開啟不斷加息的進程,後來更制定雄心勃勃的加息和縮表計畫。川普提名的新聯儲主席,則準備執行川普政策的意圖,在美聯儲與金融機構層面,部分或全面取消歐巴馬時期《Dodd-Flank》金融監管法案。取消監管的重大意義在於,打破大型金融機構對金融領域的壟斷,全面壓縮權貴集團的生存空間。權貴集團不斷失去根本利益來源,無法豢養規模龐大的僕從系統,風雨飄搖。

川普自詡為經濟總統,其主要手段是吸引資金回流美國。總體上,川普對美國內政外交的策略性操作缺乏興趣,並不在意權貴集團對具體部門的控制,所以川普上任近一年,基本沒有觸動美國大政府系統,各部門基本仍由歐巴馬的班底操控。但在主導思想上,川普做出關鍵改變,即從歐巴馬時期向世界大撒幣,轉向從世界各國收費。除了去耶路撒冷,川普和彭斯的主要出訪,核心詞都是收錢。川普上任後,一改競選時批判中國的策略,轉而對中國示好,高度稱讚中國領導人,根本不提中國的政治經濟制度問題。

為了美國經濟,川普支持中國的政治經濟制度,尤其是外儲制度。川普對中國的核心關注點,是中國的3萬億美元外儲。川普推行的稅改,只有從中國拿到2-3萬億美元資金,加上其他國家的資金匯入,其經濟預算才不會出現巨額虧損。川普作為權貴集團的圈外人,並不清楚中國外儲接近見底的真相,更不理解中國外儲制度的作用。當然了,即使中國資金匱乏,只要中國通過外儲制度,停止對港台資金、對德日資金、對其他國家的付款,把資金集中供應給美國,川普就會熱烈歡迎。

更重要的是,川普實際在強制中國執行外儲制度。筆者在《川普絞索》中,對匯率操縱國的問題進行過詳細分析。從外儲制度的角度,川普不反對中國匯率操縱,而是反對中國操縱的人民幣匯率貶值。或者直接說,川普只是反對人民幣貶值。即使自由兌換機制下,川普也要求人民幣匯率不得貶值。從這個角度,人民幣如果想保持匯率穩定,必需實施外儲制度。

中國體制深知外儲制度危機,試圖與川普對抗。在體制要求守住底線後,不久又放風,將在未來兩三年後實現人民幣自由兌換。有人解讀為,人民幣自由兌換意味著人民幣國際化進程加速,中國日益強大。其實,不是傻子的都知道,就中國那點可憐的外儲,即使現在實行自由兌換,也分分鐘被換光,更別說兩三年後。但人們不理解,體制放風人民幣自由兌換的目的是什麼。實際上,如果瞭解上述機制就可以明白,體制放風主要是喊話給川普聽。中國要在未來實施自由兌換,即人民幣可以自由貶值,中國不受匯率操縱國的約束。

川普的目標是人民幣升值,中國的小算盤毫無效果。川普根本不在意經濟教條,而在乎實效。德日作為貨幣自由兌換國家,對美國存在巨大的貿易順差,川普政府也將德日置於匯率操縱國觀察名單。美國對中國的貿易逆差,佔美國貿易總逆差的一半以上,所以川普要求人民幣必須穩定升值,以縮減美國對中國的逆差。為了縮減美國逆差,即使當前中國是自由兌換機制,川普也會支持中國實施外匯管制制度,以支持人民幣升值。川普這個要求,傳承於里根經濟學,倣傚在《廣場協議》中,美國要求日本實施日元升值,以縮減美國對日本的巨額貿易逆差。

川普在支持中國外儲制度本身的同時,從根本上摧垮外儲系統。中國外儲制度是個威力巨大的工具,支持過去二十多年的中國經濟奇蹟,這個工具運用的前提是中國有外匯可以儲備。在過去二十多年,美國權貴操控世界經濟,給中國提供源源不斷的資金,實現外儲制度操控下洗錢和提款的目的。川普從經濟上瓦解美國權貴,供應中國的資金枯竭。同時川普還希望通過中國的外儲制度,讓中國給川普的各種政策輸血,實現川普做偉大總統的夢想。外儲系統失去資金輸入,還必須保障輸出,資金必然快速枯竭。沒有資金,外儲系統只是廢品站。

川普當選總統第三天,即以侯任總統身份展開工作,推動資金回流美國。川普的第一個動作,是主動打電話勸說某美國企業,把生產線和1000多個工作崗位留在美國。當時,歐巴馬嘲諷川普說,船已出海,這個企業已經決定搬遷到墨西哥,不可能再呆在美國,川普完全是無用功。但是在川普打電話後,美國企業決定留在美國。這種以總統身份,為了1000多個工作崗位就打電話給人家企業總裁,可以說是史無前例,對美國工商界和中產階級帶來極大震撼。在富士康投資美國的簽約儀式上,美國總統、副總統、議長、州長悉數出席,再次以美國史無前例的陣勢,給臺灣商人郭臺銘以眾星捧月的歡迎,向國際企業界展現美國政府的親商姿態。

川普每一天的新聞,都在影響世界經濟,吸引資金大規模回流美國。3月初,川普上任不久,筆者在《川普的眼球經濟》一文中強調過,我對「全世界的美元很快將像潮水一樣回流美國」的預測,並對川普的眼球經濟機制有過概述。我還明確,當川普創造出巨大的眼球經濟吸引世界工商業的注意力後,人們將不再關注中國,中國的經濟奇蹟將很快被遺忘和拋棄。

今天,眼球經濟成為現實,川普風暴效應日益增強。川普上任後,在推動主要政策上屢屢受挫,但川普在轉變美國導向上起到的重大作用,民眾最終認識到,川普是打垮權貴集團的唯一人選,整體對川普的支持越來越強,也給工商業更強的信心。隨著大量資金回流美國,美股屢創新高,進一步吸引資金回流,而中國A股投資者看著中國股市唉聲嘆氣。美國房地產日益火爆,越來越燙手,七八月份甚至出現無房可賣的盛況。與之相對應,中國房地產從京滬開始進入塌方式大崩盤。美中股市和樓市的對比,無法讓人再相信中國經濟奇蹟,或者說顧不上中國奇蹟,投資者急於跑步進入美國,參與到轟轟烈烈的川普風暴中。

更重要的是,川普絞索不斷收緊,以榨取中國外儲的剩餘資金。美聯儲加息縮表以及匯率操縱國問題,導致外儲無法再獲得低成本的資金,同時加速資金流出中國。這些行動是為川普稅改做準備。一旦稅改通過,尤其是資本回流稅大幅降低,川普預期的大資本付諸行動,把海外利潤匯回美國。中國是美國的主要資金目的地,也是利潤回流的主要來源地。川普預期2-3萬億美元的利潤回流,主要來自中國的3萬億美元外儲。所以川普必然對中國提出要求,讓中國提供一切可能的措施,支持配合美資回流。川普不關心中國什麼制度政策,也不關心中國怎麼弄到錢,只關心中國怎麼交錢給美國。

資本回流美國,是川普經濟學的重中之重,是川普目標——偉大總統的最核心部分,絕不能有絲毫折扣和妥協。川普作為商人,具有明確的底線,即基礎目標值。為達到底線,川普可以說任何好聽的話,配合各種表演,暫緩各種敵對行動。川普的基礎目標值,就是美資在中國的2萬億美元投資收益回到美國。如果中國不配合川普的資金回流政策,甚至阻礙美資從中國撤出,川普會立刻翻臉。

當川普的底線和中國體制的底線牴觸,只能是中國體制底線被打垮。一方面,中國體制即使掏空所有家底,也拿不出2萬億美元給美資回流,根本無法配合川普政策,只能起阻礙作用。另一方面,中國拿不出錢導致川普稅改失敗,威脅到川普的執政地位,以及偉大總統的夢想破滅,川普絕不容忍。屆時,川普將全面解決中美貿易失衡問題,包括重新動用匯率操縱國,並且實施貿易制裁措施。匯率操縱國是整體貿易制裁措施,貿易制裁主要指具體領域的制裁措施。通過解決貿易失衡,中國對美國的貿易順差將快速消失,中國的日常外匯來源全面斷絕,中國外儲瞬時崩盤。

守住底線是體制的最後掙扎

在川普風暴改變世界潮流時,中國人仍然固守舊模式,以小聰明應對大趨勢,走向絕境。美國大選中,中國體制錯過最後一個自救機會。川普上任後,體制還想像過去一樣,耍點小聰明,用點小賄賂,收買川普,並一度以為小手段奏效。體制忽略川普絞索不斷收緊的大勢,拖拖拉拉中把家底輸光。作為絕命掙扎,中國體制大舉抬高香港股市樓市,消耗香港外匯基金,讓香港做大陸體制的陪葬品。

只有寥寥無幾的人知道,中國金融系統是以外儲制度為基點,幫助美歐權貴洗錢的機制。當美歐媒體與中國媒體一道鼓吹中國崛起論,幾乎所有人信以為真。無論新掌權的紅二代,還是技術官僚,都只看到經濟增長、巨額外儲和世界追捧,意識不到經濟金融的根本危機。

隨著經濟金融危機爆發,體制日益依賴印鈔解決問題,加速外儲消耗。從2014年下半年開始,隨著資本流入中國減少和實體經濟走向末日,外儲持續減少,危機已經出現苗頭。2015年股災後,國內金融危機爆發,而印鈔是體制的萬能解決方式。印鈔加速消耗外儲,逐漸壓垮外儲機制。

沉浸在盛世中的中國人,不理解危機的內涵,更不瞭解危機的嚴重性,甚至認識不到危機,更感覺不到危機的存在。認識不到危機,就沒有改變的慾望。缺乏對危機嚴重性的認識,就沒有動力徹底變革。

川普風暴刮起時,中國體制高枕無憂,遙望太平洋對岸的政經大戲,以嘲諷和看笑話的態度對待川普。中國體制的看客態度,讓自己失去了最後的自救機會。

我在《川普風暴》開頭全面分析美國形勢,明確川普競選的背景以及川普對於拯救美國的意義。希拉里代表權貴與僕從集團,包括政府、經濟金融、文化教育、高科技、傳媒等龐大的系統。這個系統極力美化希拉里,同時極力醜化川普。權貴集團以為控制著擁有長期政治經驗的希拉里,依靠世界範圍內天時地利人和的優勢,憑藉大選初期兩位數以上的優勢,可以輕易碾壓政治菜鳥川普。川普則代表保守派和中產階級民眾,與權貴集團展開對決。

中國上下都認為希拉里躺贏,把川普當小丑。無論中國的體制內權貴,體制邊緣的富商,還是體制外的公知,都以為美國保守派民眾,像中國奴隸一樣貪婪愚蠢懦弱,需要權貴領導和公知代言才能生存。中國體製冷靜的通過企業和其他機構,為希拉里提供巨額政治獻金,繼續維護20多年來的親密合作關係。體制外的中國公知則上竄下跳,與CNN等民主黨喉舌一起戰鬥。作為捍衛自己的回報,希拉里給中國公知發放各種補貼和活動經費。

希拉里的資金優勢增強中國人的信心。中國人一向堅信有錢能使鬼推磨,雖然羨慕美國的民主自由和選舉制度,但真正落實到具體事件上,中國人還是相信錢能解決一切。希拉里處處大手筆,競選整體花費高達20億美元,還不包括媒體一邊倒式報導的隱含成本,創造了美國史上最昂貴的競選記錄。反觀川普陣營,處處節儉能省就省,後期由於遭到共和黨建制派的暗算,競選資金接近枯竭,差點創造美國首個總統競選破產的記錄。單從資金對比上,希拉里就穩坐釣魚臺。

體制的過度自信導致錯過最後的自救機會。如果中國體制能意識到,中國經濟金融已經陷入根本危機,必須進行根本的堅決改革才能保住外儲;如果體制能理解美國社會的內在狀況,川普所代表的力量必然打敗權貴集團,川普必然當選,重新考慮在美國大選中的立場,不至於在決定美國未來的世紀大選中站錯隊。

中國體制的正確選擇應該是,站在川普一邊,幫助川普打垮希拉里。2016年9月中至10月初,川普看似面臨絕境時,中國可以突然採取人民幣大貶值的舉措,例如把美元兌人民幣從6.9貶到50以下。這樣一來,中國國內經濟崩潰,同時消滅絕大部分外債,保住一部分外儲。在外部,美國經濟金融跟隨崩盤,民主黨垮塌,川普輕鬆當選,中國間接支持川普競選獲勝。川普是愛憎非常分明的人,以後必給中國一條生路。

中國體制錯誤站隊斷掉未來。在美國大選中,即使希拉里上任掌控權力,重啟大規模印鈔,支持中國外儲,但中國內部危機已深入骨髓,全面崩盤只是早幾年晚幾年的事。殘酷的現實是,川普取得壓倒性勝利時,中國已經滿盤皆輸,死路一條。 

川普當選後,中國仍心存僥倖。川普當選後,中國仍然保持與民主黨相同立場,一邊警告川普合作才是唯一出路,一邊希望民主黨歐巴馬阻止川普上任。川普順利上任後,中國又寄望川普被彈劾。直到中國看到川普勢不可擋,才無奈回到老路子,找關係送賄賂,妄想像買通克林頓夫婦一樣收買川普。中國體制從伊萬卡夫婦身上打開突破口,成功實現破冰,萌發新的希望。

中國以為找到機會,並不理解川普的真實心理。川普作為政治菜鳥,以為政治與經商類似,上任後面對權貴集團政治狙擊,直接找不到北。我在《川普風暴》中對川普的政治幼稚病有過詳細分析。這種情況下,川普很自然的轉向在競選中立下汗馬功勞的寶貝女兒伊萬卡。當中國試圖給伊萬卡進行利益輸送,川普從不希望女婿庫什納破產的角度,對中國的態度有所好轉,給了中國更多時間。但是,川普準備做美國總統已經數十年,還想做偉大總統,川普絕不會為任何人——包括心肝兒伊萬卡,違背自己的政治承諾。隨著執政時間推移,川普快速成長,將對中國的友好與朝鮮問題捆綁,自然彌補過去的政策缺陷,對中國的容忍值也越來越低。

筆者反覆強調,川普風暴是美國大勢逆轉的象徵。我在《川普絞索》中明確,川普絞索將在匯率操縱國、美聯儲加息縮表、資金回流美國和中美貿易平衡四大方面,卡緊中國的外匯資金來源,並耗光中國外儲。美聯儲加息縮表,在川普競選大勝後,金融業倒向川普,已經積極實施。川普上任後,並沒有積極使用匯率操縱國手段,沒有直接卡斷中國經濟來源,只是將其作為被動選項,堵住人民幣貶值的後路。美國股市樓市日益火熱,大量資金流入美國。隨著川普的政治力量日益增強,促使共和黨建制派加快速度,分別通過各自的稅改法案,預期將有數萬億美元回流。川普與中國打交道近一年後耐心耗盡,對中國人的空頭支票越來越不耐煩。在兩院合併稅改法案並提交川普簽署後,川普將重點針對美國貿易逆差,尤其是對中國的貿易逆差。川普近日否認中國的市場經濟地位,意味著動手的時間臨近。美國貿易制裁工具箱裡有大量工具,可以根據美國經濟需求進行相應的貿易制裁,以達到中美貿易平衡的終極目的。 

中國人滿腦子投機取巧,不斷消耗寶貴的時間,被動應對美國大勢。體制找關係在庫什納夫婦身上下功夫,依稀看到進展,僥倖心理日益濃厚。川普大選獲勝後,中國體制堅持繼續大印鈔,支持房地產漲價去庫存,對美聯儲12月加息不管不顧不在乎。進入2017年,美聯儲3月加息,體制被迫對一二線城市的房地產限購,同時刺激三線城市以下房地產銷售;6月加息,體制在7月被迫提出守住底線,加大對房地產控制,但仍支持股市上漲;10月開始,美聯儲連續縮表,體制在19大後全面卡住房貸、各種消費現金貸,並提出應對金融危機的措施。美聯儲12月也將加息,稅改法案通過和實施日近。在目前形勢下,體制除了開啟大規模銀行破產倒閉之外,其他措施都難以有效應對。

時間之所以如此寶貴,是因為外儲分分鐘消耗。外儲從2014年下半年開始減少,到2016年初人民幣離岸市場激戰,已經出現非常危險的信號,說明人民幣大幅貶值的時機成熟。此時,中國體制需要考慮保住外儲,金融急剎車,讓市場資金枯竭,外匯難以離開中國。更重要的是,2016年初川普即初現勝相,上任必對中國開刀。但中國體制無論對內還是對外,都毫無知覺,不及時卡緊外匯,導致16年是權貴對外投資、外匯出逃最瘋狂的一年。川普在11月競選大勝後,體制仍然大規模印鈔。即使美聯儲強硬地一步步加息縮表,體制也只是逐漸減少印鈔,不舍得下狠手。每一天每小時每分鐘的被動和拖延,都在創造更多的時間,支持更多的資金逃離中國,加速消耗外儲。

中國的外匯儲備真有那麼多嗎?
中國的外匯儲備真有那麼多嗎?(作者配圖) 

外儲陷入危機,體制壓制結匯和拚命借美元債,掩蓋外儲接近枯竭的真相。2008年起,巨額外資進入中國,中國坐享外匯紅利。2012年後,主動進入中國的資金無法滿足中國的需求,中國積極擴大吸收外匯的手段,一方面,以阿里巴巴為代表的企業加速在美國上市的步伐,在美國金融市場更多圈錢;另一方面,房地產公司在香港發債的規模日益擴大,從香港市場圈錢。中國還大力推行人民幣國際化,以吸引更多交換資金,擴大人民幣在國際市場的流通量。2016年初,大量資金從香港撤退,甩賣離岸人民幣導致人民幣貶值。為了維持人民幣匯率,央行拋售巨額美元,把離岸人民幣幾乎買光,人民幣國際化就此夭折。自此,外儲中的資本項目真實赤字不斷擴大,即使算入經常項目的數千億美元順差,也難以平衡。為保外儲,中國體制死死卡住外資企業資金換匯出境的需求。國際上,中國在亞非拉大撒幣的行為急劇減少,一帶一路久不見實質大動作,與此同時,卻不斷增加股票在美國和香港上市規模,並持續增加在國際市場的借債規模。

隨著美聯儲加息和縮表升級,中國借債難度日益增大,迫使國家親自出來借錢。2017年10月27日,美聯儲開始縮表當日,中國發行20億美元的主權債——中國手握3萬億美元外儲,發行區區20億美元的債券,明顯不符合GDP第二大國的身份。20億美元暢銷後,國開行立即升級,擬發行300億美元的類主權債。當中國體制大財主不惜親自出馬借小錢兒,可以從一個側面反映出外儲的真實狀況。華為作為紅頂企業,主要依靠體制對外援助款項收益,也破記錄發十幾億美元的債券。阿里巴巴不斷在美國和香港上市圈錢,11月也計畫發行70億美元債券。根據彭博社報導,2017年上半年,中資發行美元債1682億美元,比2016年同期翻了三倍。中國急劇卡斷權貴對外投資,並以主權債和代表企業債從國際市場借錢,表明中國體制在針對外儲採取最後措施。

中國為應對外儲危機,把香港捲入中國經濟金融系統。香港作為特別行政區,本來屬於經濟獨立區,是中國與世界金融對接的主要中轉站,香港也有自身的外匯基金(外儲)。香港由製造業加貿易港,向金融貿易港轉型後,在經濟上日益依賴大陸。尤其在近年,香港經濟幾乎完全依靠大陸,基本失去金融獨立性。更重要的是,香港行政首腦越來越投靠大陸,香港體制日益向大陸轉型,使香港金融隔離帶形同虛設。大陸體制通過掌控香港金融機構的控制權,把香港金融系統變成大陸的實質提款機。大陸在香港發行的股票和債券,大都由香港資金消化,即香港的資金為大陸大量的黑洞填坑。

香港的債務隨大陸在香港融資規模增加而大幅攀升,陷入實際破產。在香港向金融港轉型為大陸服務後,外債不斷上升。2004年,香港外債剛突破4000億美元,到2017年6月,香港外債接近1.5萬億美元。按照香港16年GDP 321億美元,債務與GDP比值達到467%,位居世界前列。到2017年10月,香港外匯基金4萬億港元,接近5130億美元。外債與外匯基金的差額近1萬億美元。按照香港17年中統計人口約740萬,人均擔負債務13.5萬美元,以美元兌港幣匯率7.81計,人均百萬港元。

這裡必須說明的是,香港債務增長趨勢,與大陸在香港融資規模緊密相關。2004年開始的香港債務大幅增長,與當時國企加速在香港上市走勢相同,隨後香港外債爬山式上升。其中香港債務增長停滯或縮減的2008-09年、2011-12年,2015-16年,都與大陸股災的時間相吻合。08年大陸股市崩盤,上證指數跌幅約為四分之三,香港債務則出現時間長、幅度明顯的停滯和總債務下降走勢。這可以解釋為,當大陸股市暴跌,大陸股票對香港市場吸引力下降,股票上市和借債都陷入低谷,香港不必借債買大陸股票和債券,因此出現債務增長停滯甚至下降。

香港債務增長的數字說明,大陸能維持外儲,與從香港大規模借貸,快速增加香港外債有直接關係。2016-17年中,香港債務陡峭上升,不到一年半增加近3000億美元。這意味著,大陸維持外匯最後底線的方式,是以犧牲香港金融的最後安全為代價。

香港股市樓市暴漲,香港金融危在旦夕。川普大選獲勝後,美股開始新一輪大牛市走勢。幾乎相同時間,大陸資金大量湧入香港,大舉推高港股和香港樓市。推高股市樓市的動機可能有兩個,一是中國樓市和股市無法推高,只好推高香港股市,形成與美股和美房相匹配的漲幅,吸引資金駐留,減少資金大規模流向美國的慾望,防止香港因為資金大量流失而突然破產;二是大陸資金極力推高股市樓市,為規避大陸外匯管制,進一步洗錢逃離香港,其中內房股瘋漲意圖最明顯。不管哪種動機,在股市樓市高漲後,一些樓市和股市的持倉開始大舉套現,包括李嘉誠400億港元出售中環商廈,摩根大通出售平安H股套現100多億港元。這種高位套現是凶猛收割香港財富,進一步加劇香港危機。

資金離港潮隨時爆發,將引發香港股市樓市暴跌,以及港幣大幅貶值。對香港來說,股市樓市的市值,與港幣匯率相互矛盾,不可能高股價高樓價和穩定匯率並存。本次股市和樓市暴漲的結果,不僅僅是股市樓市重新暴跌,更會帶動港元大貶值。隨著美國加息和川普稅改接近實施,無論是早已在香港股市樓市的投資,還是大陸洗錢套現的資金,都會加速套現,然後大規模離港。由於大陸進入香港的資金接近枯竭,香港失去新的資金注入。一旦大規模套現開始,股市和樓市將完全失去支撐,從暴漲變成暴跌。套現資金換美元離港,香港金管局大出血。金管局的外匯基金中,在股市樓市債市中有部分投資頭寸,本身將因為市場暴跌而遭受損失,財政司司長還表態,將留一部分作為保命錢。因此金管局可供兌換的外匯數量很少,當大量資金要求離港時,港元對美元必然大幅貶值。

香港金融系統塌方後,大陸外儲也面臨絕境。香港是大陸金融的橋頭堡,是中國外儲的真正的最後的底線,大陸體制對香港金融不保將無能為力。如果保香港金融,必須股市樓市匯市一起保,最低限度也得歸還香港的欠賬。即使香港債務縮水一半,也要5000億美元。中國外儲本來靠香港的資金支持才挺到現在,香港自身不保已經是對中國外儲的沈重打擊,再讓中國外儲拿出5000億美元支援香港,無疑於痴人說夢。當香港金融失守,資金不會再進入香港,更不會再進入大陸。而且,香港資金外逃,會帶動大陸資金恐慌外逃。外匯來源已枯竭,逃離資金再瘋狂流出,中國外儲將瞬間清零。

外儲危機爆發後,中國將面對來自川普的致命壓力。美國企業無法換匯,必然會尋求川普總統的幫助,川普絕不會袖手旁觀。中國體制對川普的態度,先是無視,再是敵視,現是欺騙,川普只會以極其強硬的態度要求中國付款。或者說,川普可以為補償美國人在中國的投資虧損,對中國不擇手段。

中國體制走到今天,一錯再錯,山窮水盡。隨著川普不斷收緊絞索,中國體制很快會看到中國的外儲清空,外儲制度瓦解,核心金融底線支離破碎。(未完待續)

(中國經濟文化研究所供稿,2017年12月3日)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限350字。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