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色起念,自食惡果

2018-01-13 08:27 作者: 慧勉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船工馬三,撐了一天的船,累得精疲力竭,看看天色漸晚,正要泊船回家,忽聽對岸遠遠傳來:「船家,渡船啦!」

馬三本不想再渡,可聽聲音是一女子,便將船撐了過去,只見岸上站著一位少婦,年約三十,渾身上下,一身透白衣服,站在岸上,風吹衣飄,更增添幾分俏媚。馬三見狀,心中暗喜,待婦人上得船來,邊撐櫓,邊搭訕道:「你要到哪兒去?」那婦人眼望河中流水,淡淡地答道.「從娘家回來。」馬三並不感到冷落,又涎著臉說:「你家住在何處?」那婦人便不再回答了。馬三心中有鬼,見女人不理睬,只得另伺機會。

到了岸上,婦人從袖裡拿出銀子,付了船錢。馬三接錢時,趁機在婦人嫩如玉筍的手指上捏了一把,不覺倒吸了一口冷氣,這婦人的手,看著柔軟潔白,捏起來又涼又硬,如同鐵棍。

那婦人也不言語,輕身跳到岸上,裊娜而去。馬三望著婦人背影,心中甚覺奇怪,暗想如果這女子是與家人生氣逃出來的,自己倒可揀個便宜,便拽開大步趕去。二人一前一後跟行了數里,來到一座村廟,那女子閃身走進廟門,回手將門插上。張三進不了廟院,便爬在院牆上,探頭向裡窺視,只見婦人快步走進廟內,站在那兒,一會兒便化成一具白楊棺木。馬三甚覺奇怪,便縱身跳過牆去,揀了些乾柴,從懷裡取出火種,把棺材一把火燒了。

第二天傍晚,馬三正要系船回家,忽見昨日的婦人擋住了他的去路,斥責道:「我本是喪神,今奉閻王的命令,來人間辦事,與你何干?並且我渡河給你船錢,你何必將我的住所燒掉,致使我完不成任務受到懲罰,此仇一定要報。」說罷,展開白袖,隨風而去。

馬三聽後,憂心忡忡,擔心白衣少婦前來復仇,恍恍惚惚到了半夜,突感肚疼難忍,疼得馬三抱著肚子直打滾,忽然一陣風來,船身搖晃不定,馬三跌入水中,可憐他無一句話留下,便落水而死。

(清代李慶辰《醉茶志怪》)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