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緣!文天祥蒙佛道兩家高人傳授修煉之法(圖)

2018-03-04 12:00 作者: 秦山整理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日出雲俱靜,風消水自平。(圖片來源:pixabay)

文天祥曾經蒙受佛道兩家高人傳授修煉之法,他在詩中記載了自己的這兩段修煉奇緣,千百年後,再讀文天祥的詩,彷彿穿越時空,見證著他的修行之路。原來冥冥之中修煉的機緣前定,把握機緣,才能返回天界家園。

本文介紹文天祥的兩首詩《遇靈陽子談道贈以詩》和《遇異人指示以大光明正法》。

《遇靈陽子談道贈以詩》如實記錄了文天祥遠離塵囂,在山中結廬而居時,踐前世盟約,與仙翁大呂翁(靈陽子)相遇,仙翁傳授了文天祥修道之法,而文天祥最終悟道的情形。

靈陽子傳道以後,要與文天祥分手了,於是文天祥贈送了一首詩。

遇靈陽子談道贈以詩

(宋)文天祥

昔我愛泉石,長揖離公卿。結屋青山下,咫尺蓬與瀛。
至人不可見,世塵忽相纓。業風吹浩劫,蝸角爭浮名。
偶逢大呂翁,如有宿世盟。相從語寥廓,俯仰萬念輕。
天地不知老,日月交其精。人一陰陽性,本來自長生。
指點虛無間,引我歸員明。一針透頂門,道骨由天成。
我如一逆旅,久欲躡屩行。聞師此妙廖,蘧廬復何情。

(源自《文山先生全集》)

我曾經喜愛流連於山水之間,因此拜別朝廷的高官,遠離了官場,在深山老林中結廬而居,與蓬萊仙山和仙人所居的神山瀛洲只在咫尺之間。神仙與真人很難得見真容,塵世中的名利情如同繩子一樣把世人緊緊捆綁,不能掙脫。生生世世欠下的業債如同大山橫在面前,生命中的劫難不就是這些業債積累所致嗎?人在世間爭名爭利,不就如同在「蝸角」這樣的微小之地為榮華富貴和虛名相爭鬥嗎?

我在偶然間遇到了仙人大呂翁(靈陽子),我同仙翁彷彿是在前世訂過盟約,這一世我們一同赴約相見來實踐約定。仙翁的話深奧而廣遠,我頓時對世間的一切都看淡看輕了,了悟了生命的意義在於返本歸真。天地永恆,日月自有精華、相互更替永不間斷。人身自有陰陽的存在,因此人通過修煉可以達到長生,也就是可以修煉而得道成仙。

仙翁對我傳授道家修煉的法門,指引我能夠徹底領悟修行之法。在仙人的指點下,我悟到了道家的內丹丹法要義,按此修行,修道者的氣質自然形成,人們常說的仙風道骨大概就是這樣吧。

人生匆遽短促,我本來也不過是個匆匆過客,在人世間不停的遠行、跋涉。遇到仙翁恩師的指教,豁然間明白了生命的意義,走上了修煉之路,了悟前塵,人生一世不就像個旅店讓人暫時休息一下嗎?不要痴迷這裡,悟道得法,返回仙界才是真正的歸宿啊!

第二首詩本來無題,經後人整理,取詩序中的一句話作為標題,為《遇異人指示以大光明正法》。

對於「異人」和詩中的「大光明正法」,後世理解不同,有人認為是道家高人和道家法門,也有學者認為是佛家高人和佛家法門。對此,國學大師南懷瑾認同後一種說法。本文按後一種說法解析。

南懷瑾認為這首詩是文天祥陷落、入元軍之手,解送元大都北京路上之作。

遇異人指示以大光明正法

(宋)文天祥

歲祝犁單閼,月赤奮若,日焉逢涒灘,遇異人,指示以大光明正法,於是,死生脫然若遺矣!作五言八句:

誰知真患難,忽悟大光明。日出雲俱靜,風消水自平。
功名幾滅性,忠孝大勞生。天下惟豪傑,神仙立地成。

(源自《文山先生全集》)

國學大師南懷瑾所著《論語別裁》一書,對這首詩有詳細的解析,筆者在這裡引述、整理如下,有興趣的讀者可參看南懷瑾作品原文關於此詩的解讀。

「歲祝犁單閼,月赤奮若,日焉逢涒灘」,這些是上古文化中關於年月日的記載代號。歲祝犁單閼:即己卯年。歲:年,歲在某年;「祝犁」為「己」,「單閼」為「卯」。月赤奮若:「赤奮若」是醜月。子月是每年陰曆的十一月,醜月則是十二月。日焉逢涒灘:「焉逢」是甲,「涒灘」是申,即甲申日那一天。

文天祥別的事情都寫得很明顯,為什麼對這個年、月、日用中國上古文化的用詞來記載?這是他對這一套中國的神秘學(現代語的名稱,西方人對道家、佛家或其他古老的修煉功夫的學問,叫做神秘學。)已經很有心得,所以對年、月、日的記載,用中國上古神秘學的記載法。

文天祥在這一天遇到異人。異人,就是有道的人。指示他大光明法。用「指示」兩個字,是他寫得很客氣,可見他對於傳道給他的這個人,非常恭敬。

「於是死生脫然若遺矣」,到了這個時候,對於生也好,死也好,好像解脫了。本來一個釦子扣住了,現在生死完全看開,不在乎了,好像拋開了,丟掉了生死的念頭。即使明天要殺頭,也覺得沒有關係,好像對一件舊衣服一樣,穿夠了把它丟掉算了。他就有這樣一種胸襟,修養是很高的。於是他用五言八句,作了這首詩。

「誰知真患難,忽悟大光明。」這個時候是真正在患難中,命在旦夕之間,忽然悟到大光明的正法。什麼叫大光明法?大光明法就是佛家一種修煉的方法。

「日出雲俱靜,風消水自平。」這是描寫修大光明法所得那個境界,這個時候文天祥的胸襟是豁然開朗的,是所謂危險艱難一無可畏之處了。

「功名幾滅性,忠孝大勞生。」這是他悟道的話。佛家的觀念,人生功名富貴,在人道上看起來是非常的榮耀;在佛道形而上學的立場來看,功名富貴,人世間一切,都是桎梏,妨礙了本性,毀滅了本性的清淨光明,就好比風雲雷雨,遮障了晴空。人生等等一切事業都是勞生,「勞生」也是佛學裡的名稱,人生忙忙碌碌一輩子,這就叫「勞生」。

中國道家、佛家始終有個觀念,所謂成仙成佛,都是出於大忠大孝的人。人道的基礎穩固了,學佛學道就很容易。文天祥這兩句詩「天下惟豪傑,神仙立地成。」就是這個意思,這時他的心境非常愉快了。上面提到文天祥之所以能夠在生死之間,完全脫然若遺的原因,得力在大光明法。

結語

從文天祥的詩中可以看出,他乃非凡之人,修煉有成。文天祥關於修煉體會和由此而發的人生感悟的詩還有許多,句句肺腑,精誠感人。業風吹浩劫,蝸角爭浮名!這是他對人世輪迴造業,爭名奪利幾時休的真實感受。誰知真患難,忽悟大光明!了悟生死,修行正法,沒有對死的懼怕,心境豁達坦然,文天祥的修煉境界已經很高深了。悠悠千古歲月,歷經滄桑,文天祥的詩透露著深刻的寓意,他提醒著世人在塵世中不要迷失於名利中,把握珍貴的修煉機緣,回天終有望。

(參考文獻:國學大師南懷瑾,《論語別裁》)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