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點煩?習近平為這事連說三個「逼人」(圖)

2018-05-31 08:29 作者: 李文隆

手機版 简体 34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習近平
習近平(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8年5月31日訊】(看中國記者李文隆綜合報導)美國制裁中興通訊事件,至近日制裁禁令有望解除,但仍生死未卜。事件暴露的中國科技業核心技術短板,連日來引起廣泛議論,多指向中共體制本身問題。北京高層似乎異常焦急。不過,外界認為目前北京內憂外患,中興還不是最頭痛之事。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5月28日在中國科學院及中國工程院院士大會開幕會上再就關鍵核心技術自主表態,連說三個「逼人」。

習稱,「形勢逼人,挑戰逼人,使命逼人。」要「在關鍵領域、卡脖子的地方下大功夫,集合精銳力量」,盡早取得突破,實現關鍵核心技術自主可控。

在中興事件發生以來,習近平已經6次表態加快核心技術突破,顯然因為大受刺激。此前5次包括他在4月21日的全國網路安全和信息化工作會議上、4月23日的中共政治局會議上,在4月26日三峽考察期間,5月2日視察北京大學時,以及在5月16日視察負責中國軍事科研的軍事科學院時。

因中興違反禁令,將美國含有本國零部件的產品賣到受到聯合國制裁的伊朗,美國商務部4月向深圳的中國高科技企業中興開出了長達7年出口禁令。中興將不能採用任何來自美國的零件和技術來生產產品。核心元器件依賴美國的中興,受到直接衝擊,事件並震動中南海。

經歷第二輪中美貿易談判後,中興被制裁的禁令有望獲得解除,但業界開始關注一旦美國和中興達成協議,中興是否可以拿出13億美元的巨額罰款。有分析認為,這筆罰款最終可能由中共買單,也就是由中國的老百姓為中興買單。

而在中興事件爆發之初,中共官媒《人民日報》已在4月17日曾發表文章,稱中共「將不計成本地加大晶元投資」。已有消息說,中共本來就已大幅投入的相關科研基金更加受到重視。

英國路透社4月27日報導,有官方支持、成立於2014年6月的國家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已接近完成1200億元人民幣的二期募資。

《華爾街日報》5月初也引述知情人士說,中國近期可望宣布在這一領域加碼投資人民幣3000億元。

不僅如此,在中國民間,一些企業大佬紛紛表示,要「跨界」進入晶元產業。此外,一些地方政府也加快上馬集成電路基金。

事實上,近幾年,中國已四處收購、入股半導體企業,這始於2014年6月,中國國務院批准的《國家集成電路產業發展推進綱要》。

該《綱要》除了設立了國家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簡稱大基金),另一大重點是培養人才。直接在中科大、北大、清華等25所重點大學,成立「示範性微電子學院」。但這並未給中國這一產業帶來真正的突破。

在業界看來,大陸半導體業至今仍處於「草創」階段,與世界頂尖技術仍有差距。其中中國最大晶圓代工廠中芯,成立至今已將近20年,但與台積電技術的差距卻絲毫沒有縮短。業界估計,至少落後5年以上。

《多維》刊文表示,中國一直在支持「中國芯」的研發項目,遺憾的是最終讓這個「親生兒子」成了「扶不起的阿斗」。

為什麼中國近年砸重本、拼並購的晶元產業還在原地踏步?是否只要肯花錢,只要政府重視就能實現科技創新呢?

陸媒《新財富》早前報導批評,中國科研經費的分配體系有問題,造成資源配置效率低、浪費大。

《天下雜誌》近日刊發陳良榕文章稱,除了是因為無法依靠中國市場的優勢,中國要以國家力量發展半導體,還有一個結構上的限制──傳統政府體制。

北京大學千人計畫講座教授、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士謝寧在接受《財經》雜誌的專訪時說,到美國留學和就業的中國人也很有創造力,所以不是中國人沒創造力,而是文化環境壓抑了創造力。

著名旅加中國問題評論人士文昭在自媒體中談到,技術創新它本質上仍然是一種革命,它需要革命性的頭腦、革命性的思維,如果這個社會的文化氛圍和教育制度在系統性的消滅革命性思維,這種思維在一切人文領域都不能得到體現,在政治上也不能得到體現,你憑什麼覺得在科技上他就能得到體現呢?

北京經濟學教授胡星斗則對美國之音表示,晶元不但涉及到中國的發展模式和創新體制。還因為國家沒有信仰,只崇尚權力和金錢,沒有契約精神和誠信概念。在假大空盛行的環境下,在一個盛行自我吹噓、同時人們說話都膽顫心驚的地方,要形成創新精神、要能夠在晶元方面自主創新,並不現實。

值得注意的是,中興此前受制裁,正是因為不誠信。中興先是違反禁令,將美國含有本國零部件的產品賣到受到聯合國制裁的伊朗,但卻不承認。在美國出示證據後,中興認罰,於2017年同意繳納8.92億美元罰金,其餘3億美元暫緩7年繳付。而中興本來承諾解雇4名高管,並通過減少獎金等方式處罰35名員工。但中興沒有減少35名員工的獎金,並再次對美國政府調查人員提供虛假陳述。最後美方才決定執行長達7年禁令。

中興真不算啥?習近平還有「三座大山」「五大問題」

自由亞洲電臺引述國際金融研究院首席經濟學家馬青(Gene Ma)的話表示,中興被美國封殺只是小事件。

馬青說,北京「精準脫貧」這個更難以去量度,因為花了多少錢,有多少的效果等,都缺乏有效的數據。

據官媒此前報導,習近平五年前上臺,一直力推扶貧,曾在去年10月的中共十九大報告中聲稱,要做到「脫真貧、真脫貧」。在2020年前使5,500萬人口脫貧。不過,連中共國家審計署報告都承認,大陸扶貧造假問題嚴重。

今年2月,官媒也曾高調報導習近平深入大涼山貧困區「看實情」。

很多觀察人士已經表示,在中共製度下,脫貧根本是一項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美國三一學院退休經濟學教授文貫中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中共的戶口制度與集體所有制下的土地制度是造成貧困的主要原因,而中國有些人不是好好向世界發達國家學習,「卻還幻想重新用集體化道路達到全面而持續的脫貧目的。短期內,中國(中共)政府有錢,逢年過節,村官確實能給貧困戶送點東西。」但「我們往往看到各級幹部在弄虛作假。」「一切恢復常態後,貧困會再度來臨。」

《新唐人》5月16日也援引華府專家分析說,除了中興事件,令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難以入睡的「三座大山」,包括「防範化解重大風險」、「精準脫貧」和「污染防治」。

報導認為,在過去幾十年間,中國經濟總量大幅度增長,但在經濟發展過程中所付出的代價卻是非常的昂貴,包括環境污染、嚴重的貧富懸殊。由於效率低,消耗大量能源、材料,製造出來的產品低劣,浪費巨大,同時,高槓桿產生了過剩的產能和庫存,國企和地方債務非常嚴重。

美國《紐約時報》早幾天曾有文章表示,習近平需要擔心的事實在太多了,近期出版的一本新書評論了讓習夜不能寐的五個大問題。

一是科技上的劣勢。這從近期中美兩國之間的貿易爭端可見。中共盜竊技術、黑客攻擊和間諜滲透、對國際秩序的威脅等等一系嚴重問題受到批評。

二是軍事劣勢。儘管中共已經在升級軍隊方面花費了巨額資金。但軍事專家們普遍認為,中共軍事武器裝備方面,至少落後美國半個世紀。

三是政局暗藏的金融風險。中共畸形經濟體制下,不良資產風險、債券違約風險、影子銀行風險、外部衝擊風險、房地產泡沫風險、政府債務風險、網際網路金融風險等正在累積,金融市場上亂象叢生。這是中共壟斷經濟和權貴資本糅合在一起,製造出的混亂狀況。

四是網際網路對中共政權的威脅。一直以來,中共為了維護統治合法法,以謊言掩蓋自己不光彩的歷史,抹殺國人對中共惡政的反思等,但隨著網際網路的普及正在一一被揭穿。

五是環境污染引發的社會動盪。中共「大躍進式」的不計後果的「發展模式」,帶來一系列環境問題,霧霾、土地污染及水源污染等等,引發的公眾憤怒和大型群體維權事件此伏彼起,成為中共體制的一大威脅。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