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不能說的秘密 什麼是中共的民主改革?(圖)

2018-06-07 09:00 作者: 陳破空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六四大屠殺,蘇聯和東歐等國引以為戒,中共卻認為開槍管用。圖為香港六四紀念館。
六四大屠殺,蘇聯和東歐等國引以為戒,中共卻認為開槍管用。圖為香港六四紀念館。(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中共建政先是走俄國道路,走毛澤東文化大革命道路,都已失敗告終。後來搞改革開放,學習亞洲四小龍,搞市場經濟,國內矛盾略為緩和,在後來面臨政改壓力,中共取巧企圖以新加坡模式來應付玩弄牛步改革,慢慢來或者慢慢不來。同是華人社會樣板,中南海不惜一心要統一的臺灣,單提與大中國毫無關係,甚至與中國相距遙遠的新加坡,其意何其意,還不是因為臺灣是民主政府,意識形態上與中共根本對立,中南海非但不敢提更不敢其意,避之猶恐不及。

所謂新加坡模式,即經濟繁榮政治保守,人民享有財富安樂。卻不得享受民主自由,所有法律均有益於政府和執政黨,不利於普通大眾,人民懼怕政府,勝過懼怕任何黑勢力,這種模式正合中南海之意。

奢談民主的同時,中共也做了一些姿態,姿態之一讓非中共黨員出任政府部長,任命一個叫萬剛的人出任科技部長,另一個非黨員出任衛生部長,並大肆渲染,然而這些人是共還是非共,令人迷惑。例如萬剛,從爭取萬剛回國,到安排萬剛擔任致公黨副主席,到提升為科技部長,一路都是中共栽培的痕跡。與其說萬剛是非中共黨員,不如說他是被有意留在黨外的中共黨員。萬剛加入的致公黨是中共花瓶,萬剛本人也成為中南海的花瓶。如此雙簧這就是中共的拿手好戲,這不過是出任政府要職的第三波。

第一波為中共建政初期,安排李濟深,黃炎培等出任副主席,副總理。第二波是改革開放早期,安排中共黨員榮毅仁以民主人士的身份出任副主席。目前的作法與其說是創新,不如說是復古。力圖恢復半個多世紀前,中共任命假的非中共黨員出任部長的面子工程。

在中共那裡一直有民主集中制的說法,實際上只有集中沒有民主,從提黨內民主曝露中南海的心跡,只能談黨內民主不能談黨外民主,這種民主只是中共一黨專利,而與老百姓無關。其實中共歷史上也就只有在華國鋒、趙紫陽主政的十三年,也就一九七六年至一九八九年曾經有一點點黨內民主,也被鄧小平專制壓的粉碎。由此可見,今日中南海所為,僅處在恢復黨內民主階段,完全談不上發展民主。民主,意味著民眾當家做主,所以嚴格說來黨內民主並非民主,不過是又一個欺騙人民的術語。

目前的中共民主與政改,都成了偷換概念的文字遊戲,比如把任何政策調整或人事重組,或某種權利鬥爭,都冒充為政改,製造中共一直都在搞政改的假象。有的政改項目甚至成了中國的負擔,老百姓不可承受之痛。目前行政管理體制改革,淪為中南海的老生常談。

自上世紀八十年代以來,中共今後推動五次行政管理體制改革,一律歸為失敗。就連精簡機構這一條都做不到,在精簡口號下官吏不是越來越少,而是越來越多。以致於官民比利失調,達到歷史最高。西漢時每八千個老百姓才養活一個官,如今的人民共和國,為二十六個老百姓要養活一個官。

綜觀中共歷史關於民主一直言行不一,乃至言行相背。四十年代中共蝸居延安,為了迷惑美國人,曾大談民主,並把爭民主,作為與國民黨鬥爭的手段,一旦政權到手中共立即干預,不掩飾的宣布我們就是要獨裁。五十年代毛澤東與鄧小平聯手設計陽謀,以大鳴大放為誘餌引蛇出洞,趁機劃定百萬右派,並予剷除。文革期間毛號召民間造反,但對造反派充分利用後,卻將其頭目一併投入監獄,毛曾經八次在天安門廣場檢閱紅衛兵,動輒百萬人。但在盡情利用這些以中學生為主的紅衛兵之後,毛以上山下鄉為名,將千百萬紅衛兵和城市居民下放到農村。

在中南海新一波民主高調中,包藏著另類陽謀。也就是對民主這個概念的話語權,中南海的意思是西方能談民主,中國也能談民主。你們民運人士能談民主,我們共產黨也能談民主,你們去談民主不如讓我們來談。對民主這個辭彙你有你的解釋,我有我的解釋。大可混淆視聽,說是普世價值到了我中共這裡,都可以叫做中國特色。一旦為自己貼上民主標籤,中共真實面目就更具有迷惑性,可以對民眾繼續洗腦。

看來組織御用文人時不時來一篇文章,或者炰制一部電視劇,製造政改即將開始幻像,不過是厚黑手段之一。吊人胃口,只說不煉,雷聲大雨點小,空談之間,中共政權之穩定,暗渡陳倉又一年。

以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為轉折,改革開放遽然停頓,政治上的閉關鎖國重回老路。被封鎖的網際網路是整個國家被封鎖的象徵,由政府投下鉅資打造攔截訊息的金盾工程,要求民眾自動安裝具有過濾功能的綠霸軟體,象徵新一輪的閉關鎖國,達到登峰造極。

中共建政六十年之際,自我劃分兩級段,前三十年後三十年,大多場合中共幾乎不提前三十年,只提後三十年,稱為改革開放。當局宣傳機器的同步和放大效能,不少人誤認為一九八九年以後一直都還處在改革開放年代,實際上中共的改革開放至多也就是一九七六年至一九八九年至多也就是十三年,六四後前中共總書記被政治老人鄧小平軟禁,對中共內部開明派而言,何其驚憾,在此之前的十三年中共黨內還有爭論辯論,乃至保留個人意見的空間。直到見識六四屠城和趙紫陽遭軟禁這兩樁驚世事變後,黨內禁聲,人人自危。

兩千零九年七月中美舉辦戰略與經濟對話,中共副總理實話實說,如此闡述中方的核心利益,第一是維護基本制度和國家安全,其次是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第三是經濟社會持續穩定發展,這三句話翻譯出來便是說維護我黨政權和既得利益,集團利益的是重中之重壓倒一切。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是次要事情,至於經濟的發展,老百姓的生活都是可以犧牲的。

中南海思維,處處反人民、反人類,在別國看來是教訓,在中共看來是經驗。比如六四大屠殺,蘇聯和東歐等國從中得到了是教訓,任何時候也不能像中國共產黨那樣向人民開槍,但中共得出了這是經驗,開槍管用。只要再有民眾抗議,就子彈伺候。所以就有了兩千零五年底中共軍警對汕尾民眾開槍,兩千零八年三月中共血腥鎮壓西藏,兩千零九年七月中共屠殺維吾爾人,幾乎每一年中南海都高舉屠刀製造大大小小不同型態的六四慘案。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