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揭秘:趙紫陽被差點捏造成外國間諜(圖)



5月19日早4時50分,趙紫陽在中辦主任溫家寶陪同下,到天安門廣場看望了絕食中的學生。(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8年6月3日訊】(看中國記者董林杉綜合報導)2018年6月4日是「六四」事件29週年。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的回憶錄中,自曝「六四事件」前他已被架空。趙紫陽前秘書鮑彤近日披露,「六四」實為前鄧小平策劃的一場政變,用學生及平民的鮮血換取自己權力的穩固。有學者揭露中共高層當時密謀構陷趙紫陽為外國間諜,為軍隊屠殺學生製造藉口。

今年「六四」前夕,趙紫陽前秘書鮑彤與毛澤東秘書李銳之女李南央的一段對話在《紐約時報》上刊登。在這段對話中,鮑彤說:鄧小平鎮壓學生是為了保他自己,「保證他死後中國不出赫魯曉夫,讓他身敗名裂」。並指,「六四」實為鄧小平策劃的一場政變,用學生及平民的鮮血換取自己權力的穩固。 

資料顯示,趙紫陽於1979年任中共政治局委員;1980年成為政治局常委,同年4月出任中共副總理,9月出任總理。1986年底,中國發生學潮,時任中共總書記胡耀邦被中共元老們趕下臺,由趙紫陽代理總書記兼總理。在1987年的中共十三大,趙紫陽被確認為中共總書記。

「六四」慘案的開端是前中共總書記胡耀邦於1989年4月15號去世。 

由於胡耀邦曾主導「平反冤假錯案」等行動,因此被民間認為是較開明人士,加上當時中共官員的腐敗及專制制度束縛已經引發民眾特別是學生的不滿,悼念胡耀邦就成為了公眾表達這種不滿的途徑。學生在大規模悼念胡耀邦的同時提出了向中共要民主、反腐敗、反官倒的口號。 

鮑彤回憶,4月18日,趙紫陽在政治局常委會上表示「我們沒有理由不讓學生哀悼(胡)」,「這一句回答,立即讓鄧小平警覺了。如果說學生可以追悼胡耀邦,那麼就等於讓學生打我鄧小平的耳光,因為胡耀邦是我鄧小平搞下去的。」「鄧發現了問題:趙紫陽是赫魯曉夫,他將來在我(鄧小平)死了以後是會做秘密報告的,必須把他搞掉。」 

此後,趙紫陽本人就處在被監視狀態。胡耀邦追悼會的第二天(1989年4月23日),趙紫陽突然啟程出訪朝鮮。鮑彤認為,這是鄧小平是有意將趙紫陽調去朝鮮。在趙紫陽動身後,家裡、辦公室的通訊設備都壞了,接著警衛班全部換人。鮑彤說:「過去我們到他那裡去的時候,警衛戰士都是笑嘻嘻的,一傢伙面孔全換了,全部不認識了。」

趙紫陽去朝鮮期間,鄧小平召見時任中共國務院總理李鵬,否定了趙紫陽在胡耀邦追悼會上做出三個決定:勸說學生返校;不能動武,除非發生打砸搶事件;通過社會協商對話來解決學潮問題。 

鮑彤分析說,如果學潮被平息,鄧小平就沒理由撤掉趙紫陽,「省委書記、部長都要問了:趙紫陽犯了什麼錯誤?」「只有學生鬧得一塌糊塗,那個時候再來說:‘你看,這是黨的生死存亡關頭,趙紫陽不配合。’讓紫陽下臺便順理成章。」 

鮑彤還說:5月17日,鄧小平主持中共常委會議,會上李鵬與趙紫陽就學潮展開激烈交鋒,最後鄧小平表態反對「自由化」,要求中共內部保持一致,同時鄧決定北京實施戒嚴,出動軍隊鎮壓學生。趙紫陽在會上提出辭職。

5月19日早4時50分,趙紫陽在中辦主任溫家寶陪同下,到天安門廣場看望了絕食中的學生,希望學生能結束絕食,並稱「我們的對話渠道是暢通的……我覺得這些問題終究可以得到解決,終究可以取得一致的看法。」

5月19日同一天,趙紫陽因頭暈請假三天,沒有參加在北京召開的黨政軍各界幹部大會。5月22日,趙紫陽對前來看望的鮑彤說:「我請了三天假,今天是第四天,還沒有人送文件,也沒有人叫我開會。」趙紫陽還說:「我看還得開一次政治局會議。我找過溫家寶,要他發個通知開會,他跟我說:‘開不成。現在我中央辦公廳根本沒法子辦公。你要我發通知我可以發,不過發了也沒人會來開會的。’」

5月19日晚,李鵬代表中共國務院宣布北京戒嚴,隨即調動30萬兵力的中共軍隊進入北京。最終在6月4日中共軍隊控制天安門廣場並實施清場,造成了震驚國際社會的「六四」慘案。 

鮑彤說:「鄧知道紫陽是不會同意這麼做的,這樣逼迫他不得已而辭職——不是我鄧讓你下臺,是你自己不幹了。所以,‘六四’就是一場政變,鄧小平個人謀劃的、矛頭對著趙紫陽的一場政變。」 

旅美學者何清漣曾在《美國之音》刊發文章,提及當年鄧小平在「六四」大屠殺後,為了對國民有所交代,而一度致力於把趙紫陽包裝成外國特務卻未能成功的往事。

文章揭露:1989年6月4日,鄧小平屠城之後,中共知道自己國際和國內形象基本被毀,於是就想到一個補救辦法,想到要將趙紫陽與美國索羅斯基金會掛上鉤,試圖將趙紫陽包裝成「美國中情局特務」。

後來,美國商人索羅斯(George Soros)在《華盛頓郵報》上看到這一消息後,給鄧小平寫信,說他的基金會的中方負責人,是中共國家安全部副部長凌雲,並說要公布真相。鄧小平意識到,如果執意捏造所謂「趙紫陽間諜案」,必然搬起石頭打自己的腳。最後鄧小平不得不放棄這一陷害計畫。

原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所工作的程曉農也曾揭露,中共高層曾密謀構陷趙紫陽為美國間諜,以此為軍隊坦克開上天安門廣場屠殺學生製造「合理」藉口。

他說,當年「六四」調動軍隊包圍北京沒有經過政治局,或者政治局常委討論,而是「六四」之前鄧小平偷偷和一批黨內元老,包括鄧穎超、彭真、陳雲私下碰頭後,決定調動50萬野戰軍包圍天安門,不惜以血腥鎮壓來換取共產黨政權的鞏固。

程曉農說,中共在對待黨內高層領導人拒絕服從的情況下,常常會用一種構陷的辦法,栽贓、陷害,殘酷打擊,這在共產黨歷史上屢見不鮮。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