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科技」武器肆虐海內外 知情人爆驚人內幕(圖)

2018-06-20 11:39 作者: 楊浩

手機版 简体 27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8年6月20日訊】(看中國記者楊浩採訪報導)6月14日晚,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抵達北京跟中共外長王毅見面後,提出了美國外交官在中國受到神秘聲波攻擊的「健康相關事件」。要求中方跟美合作,弄清事件真相,「以防再次發生。」王毅表示,中方已經對神秘聲波事件進行了調查,但「目前沒發現美方提到情況的任何線索或緣由。」

儘管中共官方一直否認有關疑似聲波攻擊事件,但幾個月來媒體及網際網路「腦控」等「黑科技」新武器議題不斷刷屏,知情人不斷道出內幕。

美外交官疑受聲波攻擊噩夢不斷人數增增 官媒:應從自身找問題

6月6日至少再有兩名在廣州的外交人員因聽見怪聲生病,撤離中國;兩天後的8日,兩名美國外交人員也從古巴撤離,檢查是否腦損。

6月8日的健康警報中說,國務院收到醫學確認,這些駐華外交人員的症狀與美國駐古巴外交人員報告的症狀一致,身體感覺到「異常聲音和壓力,「疾病的症狀包括頭暈、頭痛、耳鳴、疲勞、認知問題、視力問題、耳部和聽力損失,以及睡眠困難。」

而在已經撤離廣州的安全工程師馬克.A.倫齊(Mark A.Lenzi),在返美前曾描述,在過去一年裡,他和妻子都感覺到相似身體不適症狀,包括頭痛、失眠、噁心,且能聽見三、四種奇怪的聲音。而其他受傷人員能聽到如蟬鳴、靜電聲、揮動金屬板的聲音。

2016年至2017年間,美國駐古巴哈瓦那大使館,至少24名人員出現失聰、頭暈、耳鳴,及頭痛等身體異狀,有人甚至永久喪失聽力,外界質疑是遭到「音波攻擊」。


音波攻擊大腦(圖片來源:Adobe stock)

據路透社報導,美國國務院6月6日表示,已讓一些人員撤離廣州並接受進一步症狀評估,擔心他們可能遭到類似的神秘疾病襲擊。

針對美國駐廣州領事館的外交人員是否也受到聲波攻擊的質疑,中國外交部6月7日聲稱,未發現任何線索,不瞭解更多情況。中國官媒《環球時報》則稱,美方不應迅速做出使館人員遭到外部力量攻擊的結論,而應當在美方內部加強查找原因。

海外金女士:我奇怪,我聽見的聲音為什麼別人聽不見

美國之音報導,在中國繼古巴之後又出現美國外交人員報告感知異常聲音並被診斷為輕度腦損傷後,有關疑似聲波攻擊的報導再度出現在美國主流媒體。在網際網路上,圍繞包括「腦控武器」在內的種種「黑科技」討論再度刷屏。

來美的法輪功學員金女士向《看中國》表示,從2010年12月到2012年10月,她本人在中國大陸由於煉法輪功被中共當局用電磁波及腦電波等「黑科技」迫害。

2010年12月中旬的一天,便衣警察想要砸門強行而入綁架她,她就把窗戶打開跟社區的人講真相,迫於壓力,便衣警察沒敢破門而入。「我以為沒事了,然而這天晚上大概七八點鐘,我就突然間感覺我的頭,就像有一個球形的網狀的刀往下壓往腦袋裡切的感覺,其實它不是網狀的刀,它就是種聲波或是射線,它往下壓的時候人的腦袋感覺特別難受,我知道它可能是種高科技,」金女士說,它不只是大腦,而且可以對你身體的其它部位切割:一個是大腦,一個是胸部,還有就是右腿。右腿是從髖骨和大腿股骨之間,這個刀也是往裡切,從大腿根的右外側,就感覺有一把刀往裡切,刀刃很鈍,往裡硬拉的那種感覺,那種被傷害的感覺無以言表,是真的。或者心臟難受;或者大腦被切的感覺。

我經常聽到,鐵板擊打鐵塊的聲音,被迫害的感覺是很多的,大腦的感覺那真是特別難受的。

當記者提到腦控議題時,金女士說,從第一開始我被迫害,我就能聽見他們說話的聲音,非常清晰,但是非常小。我周圍的人誰也聽不到這種聲音,只有我自己能聽到。

當時我聽聲音我奇怪在哪呢,我聼見的聲音為什麼別人聽不見。我周圍還有人,問他你聼見他說話聲音嗎?人家還以為我出現幻覺了,其實不是。

他們用這個東西迫害我的時候,因為我知道是外來的一個高科技,但我不知是什麼,我就很明確的跟他們講,「我說你們行啊,你們殺人不見血是吧。」我就聽那邊傳過來說的,那種感覺就像有人跟我耳語一樣,聲音非常小但非常清晰:「哎呀,她知道了,」他是男聲。就像別人在我耳邊低語,但是只有我能聽到那種感覺。

他們離我很近,因為我一出門就能很快的追上來,他們會在你住房附近租房或者買通誰家。我估計有十幾個人在那裡,當我出門有人跟著我或者是街上不止我一個人的時候他們不追我,沒人他們才追我,他們在後頭拿著一個像手機一樣的東西,每個人走到我附近對著我的方向,在下邊「啪」按個鍵,過一會他們每個人按下鍵之後,就會感覺到那個東西往你身上開始,心臟開始難受了,然後我就開始用正念排除,那是真難受啊,(網上)有的人真的是寧可自殺也不活了,我可以理解那個(感受)真難受。

後來我和一個朋友談及此事,他告訴我,那個像手機一樣的東西就是軍事脈衝儀,他當過兵見到過這東西。

每天晚上我在睡覺的時候,他們輪班倒,二十四小時不停的對我迫害。

不管我當時受到多大傷害,我表面上是不露出任何痛苦的表情,我也不會說。(那期間)他們每天看到我沒死,或者看到我沒有什麼傷害的時候,都感到驚訝,就加碼的迫害我。

我就用修煉人方式抵制它們,只有那種方式才能抵擋那種強烈的傷害。

同是被腦控迫害的安徽網路作家呂千榮表示,受到中共腦控者在網路公開的約有20萬中國人;2016年,全國有20多個省的腦控受害者上訪。

民運人士:中共用電磁波及腦電波思維植入對華人進行精神控制和迫害

海外著名民運人士賈闊就曾在海外多家媒體爆料,他本人就是被中共海外特工用電磁波及腦電波思維植入等高科技手段進行秘密迫害的受害者之一。


海外著名民運人士賈闊(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賈闊在2016年6月12日於惠靈頓撰寫的「賈闊:中共用電磁波對華人進行精神控制和迫害」一文中寫到:

2006年10月我和父親一道脫離中共,為中國大陸出現的退黨大潮作證,從事了退黨救國、民主建國、聯邦強國等一系列民主政治活動。

在我和父親獲得政治庇護之後,中共海外特工用電磁波及腦電波思維植入等高科技手段對我們進行秘密迫害。我和父親遭受秘密電磁波迫害,2009年10月22日,父親被迫回國坐牢。

準確的講,這種秘密迫害方式應該叫做模擬腦電波的電磁波迫害。

電磁波:是由相互垂直的電場和磁場在同相震盪下,在空間中以波的形式傳遞的震盪粒子波。電磁波的載體為光子,不需要依靠介質傳播,在真空中的傳播速度為光速。人們熟悉的電磁波按照不同的頻率有無線電波、微波、紅外線、紫外線、X射線、Y射線、伽馬射線等。當前的人工電磁波設備可以根據需要發射不同頻率、波長、強度的電磁波。

腦電波:大腦的神經在運行的過程中,會調動人體自有的生物電,生物電的運行產生了生命體的生物磁場。通過一系列的心和腦的聯合作用,思維信息在運行和交換的過程中會由心和腦向外發射多種生物電磁波,這種由大腦發射出的生物電磁波被稱作腦電波。正常人的腦電波介於0.1-100Hz之間,屬於一種低頻長波的生物電磁波。

經研究發現,不同人的大腦發射出的腦電波頻率組合是不一樣的,這個特徵就像人的指紋一樣具有識別性。臺灣國立交通大學醫學工程研究院的研究結果表明,每個人的腦電波頻率組合的特徵碼是獨一無二的。

這種迫害基於原理是,先採用高靈敏的電磁波接收元件設備接收並放大人體大腦運行時所產生的生物電磁波信號,記錄下腦電波信號的頻率組合集,並經計算機分析形成特徵碼。按照這樣的特徵碼用人工電磁波設備模擬腦電波的頻率和波長發射電磁波,那麼就只有這個被採集的大腦可以接受到這樣的電磁波,人工發射的電磁波遇到人腦的生物電磁波後,就會產生共振,依發射電磁波強度的大小,輕者可刺激人的大腦神經,使中樞神經系統功能紊亂,混亂人的思維,出現類似神經衰弱的症狀,如睡眠障礙、記憶力減退、心慌緊張、疲勞、耳鳴、腦鳴、雙目發直、發呆、反應遲鈍等。重者可產生昏厥、喪失正常大腦功能,出現大腦萎縮,甚至導致死亡。

2010年我曾寫過一篇關於中共秘密實施精神迫害的文章,其中提到,我經歷了兩次蹊蹺的採訪經歷,其實那兩次採訪,就是中共特工借用採訪的名義,用偽裝成錄像機的腦電波記錄儀器接收和記錄我的腦電波頻率組合集,從而分析出我的腦電波特徵碼。

運用我的腦電波特徵碼,製作出模擬我的腦電波頻率的電磁波對我進行輻射和攻擊。因為是我的腦電波頻率,所以在對我進行輻射的時候別人感受不到。

2009年年中,在被電磁波輻射了半年後,我的大腦中樞神經系統功能紊亂,說不出話來,思考不了問題,腦鳴嚴重,每日吃不下飯睡不著覺,體重由原來的75公斤降至60公斤,整個人消瘦不堪,奄奄一息。父親深感連累了我,每日自責不已。我的父親也遭遇了同樣的迫害,他就是在當時那樣的情況下被迫回國坐牢的。

他在分析中還寫到,電磁波長期輻射人體會使體內鐵分子發生游離、震盪、分解,主要的特徵是血像呈現白血球、紅血球數量下降,血液中的鐵分子大量消失。同時對免疫系統造成損傷,心率加快、血壓降低,甚至使人體細胞發生癌變。

同理如果以低於16Hz的次聲波定向輻射人體或大腦,會產生更大的共振,後果會更加嚴重。輻射心臟,會使心血管通透性和張力降低,血液迅速膨脹,導致心血管破裂。輻射大腦,會強烈刺激大腦神經,出現癲狂、昏厥、喪失大腦功能。如果發射功率強度很大,可以瞬間至人死亡。

賈闊列出實例稱,其父賈甲有一次接受華人媒體採訪,在攝像機拍攝的過程中,心率突然加速、呼吸急促、說話困難,就像心臟病發作的症狀,但是當攝像機關閉後,又逐漸恢復正常。

賈闊在文中還寫道,「我和父親都意識到中共正在對我們實施秘密迫害,我們試圖去尋求外界的幫助,但人們卻不能理解我們的遭遇。一是人們不太相信中共會在海外實施迫害,二是人們對這種迫害方式完全不瞭解,因為我們所感受到的電磁波,別人卻感受不到。」

對於為什麼他的妻也有被電磁波迫害的症狀,賈闊稱:

那是因為長期生活在一起的人,如父母兄弟,夫妻,子女等,會因為相互理解、關懷、等感情因素導致腦電波頻率趨於接近或類似。在我與妻子半年的日夜相守下,她的腦電波頻率竟然接近了我的頻率,因此她也就接收到了我腦電波頻率的電磁波輻射。那麼我的幾個月大的女兒命運又會如何,中共的秘密電磁波迫害對我的整個家庭都造成了株連。

這也或許解釋了美國外交人員家屬也出現的「神秘疾病襲擊。」

對於腦電波思維植入技術,賈闊分析指稱:

人的大腦不僅僅可以發射出生物電磁波即腦電波,同時也可以接收相同頻率的腦電波。如前面所說,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腦電波頻率組合特徵碼,在計算機分析後,按照特定的頻率組合特徵碼製作出特定的腦電波信號,以模擬該腦電波信號的電磁波發射向人腦,就會實現思維的植入。如果發射強度大,就會覆蓋人體原始腦電波信號,從而實現腦控。

中共在海外先後用低頻、高頻電磁波輻射賈闊,迫害在持續了幾年後仍沒有達到預期的目的,在2014年2月對賈闊採用了更加秘密和更具科技含量的腦電波腦控迫害。

賈闊稱,2月初的一個晚上,突然一個外來的思維打入我的思想,和我進行交流。在大概兩個星期的交流後,這個思維命令我跳樓和做其它一些非常危險的事情。我開始認識到這是中共的另一種秘密的迫害方式¬--腦電波思維植入即腦控迫害。

中共前總後勤部政委劉源上將「兩會」時公開承認:「腦控」是中國機密項目

事實上,名為「腦控」的科學研究早已是中共的機密項目。《蘋果日報》2014年3月份的報導稱,「兩會」時,中共軍隊總後勤部政委劉源上將被記者追問,當局是否在進行名叫「腦控」(人工大腦控制)的科學研究?劉源說:「‘腦控’是我們的機密項目。更多情況無可奉告。」該報導刊出不久即被全面封殺,但相關視頻截圖在網上瘋傳。

大陸聲波襲擊疑雲四起 美專家:中共已試驗多年

美國外交官在大陸疑遭聲波襲擊,原因眾說紛紜,美國軍事專家表示,中共早已進行聲波及電磁波軍事攻擊的動物實驗。

華盛頓國家融合中心(Washington State Fusion Center)最近發布了數份文件,詳細說明瞭DEW武器(即「定向能武器」(Directed Energy Weapons,DEW)的使用、攻擊技術,及對人體和人類意識的影響。

聲波和超聲波武器(Sonic and Ultrasonic Weapons,USW)以及電磁頻譜(electromagnetic spectrum)武器,都被歸類為「定向能武器」(Directed Energy Weapons,DEW)。這些武器具有多種功能,包括銷毀電子設備,讓被鎖定的目標感到不適,甚至是破壞目標人士的體內器官。

根據這些文件,電磁頻率武器對人體和人類意識造成的影響包括,強制記憶消失及誘發錯誤行為、人體不同部位的強烈疼痛、無原因地心臟狂跳、引發聽覺變化,以及做夢受到控制等。

美國陸軍戰爭學院(U.S.Army War College)戰略研究院(Strategic Studies Institute)客座教授邦克(Robert J.Bunker)說,不同頻譜的DEW被用來攻擊人類時,會對人類產生不同的生物效應,例如高功率微波(high-powered microwaves,HPM)會使人類大腦溫度上升,導致癲癇發作和損傷,而次聲波則會振動人體內部,導致功能障礙和失能,甚至可能造成器官衰竭。

邦克認為,美國外交官在中國及古巴遭遇襲擊的事件相似,加害者都是使用了聲波技術,這兩起事件「在醫學上都呈現了相似的生物反映,並且突顯了中共安全部門有可能參與這些事件的跡象」。

他說,在美中貿易和國防關係緊張的背景下,中共有可能「在‘超限戰’(Unrestricted Warfare)思維及指導原則下,在積極交戰計畫行動中,偶爾‘隱秘地在邊緣上’攻擊美國軍方和政府人員」。


美國軍事專家邦克(Robert J. Bunker)表示,中共早已進行聲波及電磁波軍事攻擊的動物實驗。圖為定向能武器(DEW)試驗。(視頻截圖)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