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機不可泄!張某延命12年 陰差泄秘受懲罰

2018-06-21 08:00 作者: 杜仲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翰林瀋厚余,吳興竹墩人,年輕時,與一位姓張的朋友一起讀書。忽有幾天,張某不來,瀋厚余一問,原來他患了傷寒症,病得厲害,就前去問候。走進張家門,寂靜無聲。快到客廳時,看見有個高個子的人先到了,筆直地立在廳前,正仰起頭在觀看廳堂上的題額。瀋厚余懷疑他不是人,順手解開身上的腰帶,偷偷地將高個子的兩條腿縛住。高個子吃了一驚,轉過身來,對著瀋厚余打量,瀋厚余問高個子從何處而來?高個子說:「張某將死,我是勾人靈魂的當差,特地早到一步,以便與張某父母講清楚,然後再動手勾捉。」

瀋厚余告訴高個子,張某的母親是個寡母,而張某還未結婚生子,怎麼能讓他死?懇求當差的想個辦法,緩一緩再說。高個子也很同情,只是一時想不出好辦法,便謝絕了瀋某請求。瀋某再三懇求,高個子說;「現在只有一個辦法。張某明天午時應該死,午時前,陰間的五個差役,將會與我從門外的柳樹下進入張家。陰間的鬼,早就又餓又渴。如果這時,讓鬼有吃有喝,就會延誤他們勾捉的時辰。你可預先擺好兩桌酒席,安排六張座位,同時等在門外柳樹旁。到那時,如果感覺有股自上而下的旋風吹來,你馬上就打躬作揖,將五鬼請進門,招待入座,慇勤勸酒,好好應酬。到太陽的影子過了午時光景,就可以散席。張某便能免於一死。」瀋厚余答應照做。他馬上進去告訴張某家人,到時要一一辦妥。第二天,張某從早晨開始已昏迷不醒,到了中午時分,只剩下一口氣,一直到外面酒席散了,張某的神志才漸漸恢復。事完後,瀋厚余很高興地回家了。

過了一個多月,瀋某夜裡夢見了高個子,他苦不堪言,皺著眉頭告訴瀋某:「一個月前,我替你想了個計策,使張某多活十二年。他命中還能考取秀才,並考中某科的副榜,該有兩個兒子。可是,我自己卻因為泄露了陰間秘密,被其他五個鬼差役告了一狀,責打四十大板,連飯碗也丟了。我本來不是鬼,是峽石鎮的挑擔腳夫劉先,暫兼陰差之職。現在我被打傷,不能幹活了。算起來我還有三年陽壽,請你轉告張某,請他支付日常生活費,讓我過完餘年。」

瀋厚余將此夢告訴了張某,張某立刻拿了幾十兩銀子,租了條船,與瀋厚余一起,到峽石鎮尋訪劉先,找到劉先,果真見他癱臥在床上。二人就拜謝了劉先,將所帶的銀子送給他,而後回家。後來,又幾次前來看望,送來錢物。

張某此後十二年的命運,果然全如劉先在夢中所告知的那樣:考取了秀才,有了兩個兒子。

(據袁枚《子不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