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嚴控高校教師言論 一次看懂「奧韋爾時代」(圖)

2018-07-09 05:41 作者: 李文隆

手機版 简体 5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共歷來把高校視為意識形態的「陣地」,近年更為嚴厲。
中共歷來把高校視為意識形態的「陣地」,近年更為嚴厲。(圖片來源: Adobe stock)

【看中國2018年7月9日訊】(看中國記者李文隆綜合報導)中國大陸4月至今接連有多名大學教師因言論問題遭處分,甚至遭解聘。中共對校園言論控制日益嚴苛。

中央社7月8日盤點了今年以來多樁大學校師因言獲罪的案例。

一、北京建築大學副教授許傳青事件

5月31日,網上流出一份北京建築大學的行政記過處分決定,受處分的理學院副教授許傳青,被指在去年9月18日上「概率論」課程時,「將日本民族和中華民族進行不恰當對比,宣泄個人不滿」,課後被學生檢舉並流傳在網路上,「造成較惡劣的影響」。

文件並指,許傳青的言行「背離教學大綱,或教學內容錯誤」,這項處分自4月4日執行。

但是根據網傳許傳青在6月1的回應,當時學生上課都在看手機,她很生氣,因此舉出自己過去擔任助教時看到日本學生很努力的例子,說:「如果你們不努力,日本就會成為優等民族,而我們就會成為劣等民族。」許傳青認為學生對她的講話斷章取義。

據美國之音報導,許傳青是責備班上的中國同學上課不認真,稱日本將成為一個比中國更優秀的國家,遭學生舉報,並受到行政懲處。

二、武漢中南財經政法大學副教授翟橘紅事件

翟橘紅4月因在政治學原理課上,批評中共全國人大修憲案,並介紹他國政治制度,也遭學生舉報。

由中南財經政法大學中共校黨委發布的文件顯示,翟橘紅被處分的理由是「在課堂上違反課堂紀律,講授錯誤觀點,發表不當言論,產生了錯誤影響」。

翟橘紅被指「妄議」中國人民代表大會制度,不但被校方記過、開除黨籍並調離教學工作,還被提報註銷教師資格。

從中南財經政法大學的官網上可以看到,早在2015年4月該校就公布了「學生教學信息員制度實施辦法」,每個行政班原則上設立一名教學信息員,其任務包括收集並回報「課堂教學和教學管理各環節中存在的問題」。

外界認為,翟橘紅被處分,就和學生教學信息員有關。

三、廈門大學嘉庚學院教授尤盛東事件

據美國之音報導,在大學主講國際貿易、世界經濟學的71歲教授尤盛東表示,他是因校方所稱的「偏激」言論遭解聘,但是校方沒有說明他們所說的「偏激」具體何意。尤盛東說,他是被學生舉報。

尤盛東表示,這是他第一次遇到麻煩。他自1980年代以來在中國許多大學教書,包括黨校。

數以百計的學生隨後在網路聯署支持尤盛東,要求廈大改變解聘決定。許多人在新浪微博上痛斥尤盛東受到不公正對待。

據報導,廈門大學從2014年下半年開始,禁止教職員發表被認為是違反中國憲法或中共政策及所謂社會主義價值觀的言論。被指控的教職員可提出行政復議。

美國之音報導,廈門大學嘉庚學院沒有響應對此案的詢問,以及是否進行過調查。

四、河北工程大學臨床醫學院副教授王剛事件

最新一起案例是王剛7月6日被校方解聘。自由亞洲電臺(RFA)中文網報導,校方的理由是他違反勞動紀律,遲到早退,言論違反師德等。

王剛接受自由亞洲電臺訪問時則說,真實原因可能是他經常在微信上發表批評政府的言論。

2012年,他曾發表致中共中央的公開信,呼籲政治改革。王剛最近建了兩個微信群「中國百姓維權」和「上海百姓維權」;在一系列文章中號召移民;並認為中國不會走上民主憲政的道路。

據報導,他曾在5月被警方傳喚,威脅他退群,並派所謂「科研助手」監視他。

中國進入「奧韋爾時代」的荒唐

本是作家、筆名梁惠王的史傑鵬,曾是北師大古籍與傳統文化研究院副教授,去年7月被解聘。他遭校方解聘的理由是,他頻繁透過微博和微信公眾號發表不當言論,「逾越意識形態管理紅線,違反政治紀律,給學校聲譽帶來很大影響。」

已到日本擔任訪問學者的史傑鵬5月22日接受中央社採訪時表示,當局的言論箝制還在不斷收縮,相信未來這種事情會層出不窮,「大學將會像墳墓一樣寂然無聲,沒有人敢說話。」他說,歷史已經無數次證明,這種狀況是國家最大的不幸。

美國之音(VOA)中文網曾引述觀察人士表示,越來越多的事件表明,中共正不斷加強在大學校園推動意識形態,防止「外國滲透」,控制言論自由。

前香港立法會議員、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主席何俊仁表示,這種作法將中國帶入一個「奧韋爾時代」的荒唐。

「奧韋爾式(Orwellian)」是極權主義代名詞。這個詞源於已故英國作家喬治奧韋爾(George Orwell),涵義出自他1949年所出版、描繪未來世界反烏托邦極權國家的知名小說「一九八四」(Nineteen Eighty-Four)。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