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桂園給你一個五星級的代價(圖)

2018-08-09 08:15 作者: 雪球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紅框內為變形的基坑支護樁(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8年8月9日訊】7月13日上午,我和老趙蹲在一個200平米的大坑前,兩根煙的時間裏相對無言。

老趙五十歲了,工作是工程搶險,哪兒出事了,哪兒就有他給開發商擦屁股。工地上什麼骯髒沒見過。

看著眼前的廢墟,老趙終於忍不住說了句話:

跑了這麼多工地,沒見過出這種事情的。

一天之前,杭州蕭山,碧桂園前宸府項目邊上出現了一個大坑。早上六點,已經有人發現工地基坑坑壁上出現了裂痕;不到兩個小時,基坑邊緣路面塌陷。

你包叔看到,基坑下面的水泥樁都歪倒了,梁也斷掉了。一輛黃色的小挖掘機被泥沙埋了起來,只能看到挖臂,就像變形金剛「大黃蜂」被活埋了。

幸運的是,沒有工人在下面。

前宸府旁邊的那棟居民樓就沒那麼幸運了。基坑的裂痕延伸到了它的地基上,讓這個三層下樓成了危房。十幾戶人家被疏散到賓館裡。

碧桂園沒能成為一個五星級的鄰居。

老趙說,他到現場的時候,看到基坑周邊已經有過修補的痕跡。碧桂園顯然早就發現了這場事故的徵兆。現場碧桂園的人說,是接連下雨和下水道堵塞導致了這場事故。

我把支護樁的照片發給碧桂園做工程的朋友。他說,那些水泥樁學名叫基坑支護樁,歪成這個程度,即便考慮到前幾天的降雨,施工措施不到位的問題也很明顯。

降水、支護樁的設置從外面是看不出來的,比較費錢,很明顯施工隊是為了搶工期和削減成本。

不久前,碧桂園前宸府開盤。以2.1萬元/平米的價格搖號賣掉了66套房子,賣掉的兩棟樓就在塌陷的基坑旁邊,已經接近封頂。

碧桂園的朋友說:

我見過地下室磚胎膜用混凝土加氣砌塊,也見過為了搶進度,支模架沒有拆掉而是直接埋掉了。

在碧桂園工地上,一切皆有可能。

1

前宸府基坑塌陷的前幾天,碧桂園在上海的項目剛剛經歷了售樓處倒塌的慘劇,一位51歲的工人被混凝土壓死。

除了眾所周知的高週轉下搶工期,碧桂園事故頻發的另一個重要原因在2014年就已經悄悄埋下。

2014年,楊國強主席做了一個艱難的決定:

項目監理要自己做。

一個工地上通常有三方:甲方、監理和施工方。監理的工作是保證施工方按照圖紙、規劃和國家規範來操作。既代表開發商的利益,更是代替未來的業主們保證工程質量。

楊主席算了一筆賬,如果一年開發1000萬平米的,監理費按10元/平米收取,那如果所有監理都自己來做,碧桂園將多出1億利潤。

那些請來的監理就是混日子,素質低下,整個行業都看不起他們,憑什麼每年從我們這兒拿走一個億。

楊主席願意砸幾個億給央視,砸出一個CCTV國家品牌計畫,但不願意多花一個億在項目監理上。

更重要的是,楊主席發現,如果碧桂園自己做監理,可以大大提高項目進度——進度是碧桂園項目管理的靈魂。

那之後不久,莫斌總裁簽發《碧桂園集團強制自行監理實施方案》通知,要求10月1日開始推廣「自行監理」,新開工項目都要用一家名為國晟監理的監理公司。

國晟監理的母公司名叫伊東置業,董事長是楊惠妍。所有碧桂園的人都知道,國晟監理就是碧桂園旗下的子公司。

一般來說,甲方、監理和施工方三方需要分屬不同的集團。不過在實操中,甲方會用自己的施工隊,也會用自己的監理。

然而,根據法律規定,監理和施工方作為裁判和球員,絕對不能有利益關係。

《建設工程質量管理條例》第35條規定,監理單位與施工單位不能有利害關係的。

但是在碧桂園的工地上,監理和施工方是碧桂園自己人的情況經常出現。

比如你包叔就發現,碧桂園在武漢、肇慶和襄陽的一些項目,監理是國晟監理,施工單位是廣州騰躍。

廣州騰越的前身是佛山北滘建設,是碧桂園的子公司,楊國強就是從北滘建設起家。

在碧桂園推行強制自行監理的宣傳材料中,有這麼一句話:

理解要做,不理解做了再理解。

寫這句話的人,真是個人才。夜總會應該聘你去當技術總監。

2

莫斌總裁推行全面「自行監理」、全部使用國晟監理的計畫,最終沒有成功。

碧桂園的項目越來越多,各地對監理註冊和持證人員都有要求。國晟根本滿足不了需要。

可能工程質量太五星級了。監理這個角色,逐漸名存實亡。

現在,碧桂園普遍在當地尋找監理,面對碧桂園這個大客戶,監理公司通常也成了擺設。

江西宜春曾經發生過這麼一件事,60歲的監理工程師在巡檢中發現有很多地方少用了鋼筋,他在大樑上鑽了一個20厘米的孔,竟然都沒有發現鋼筋。他馬上向項目部報告了自己的發現。

七天後,他被解雇了,碧桂園給出的理由是「年老體邁、觀念落後」。

就像項羽對范增說的那句話:你懂個屁。

在那之後,碧桂園沒有監理,成了行業公開的秘密。有的朋友把這叫做「自監」,有些叫做「監理一體」。碧桂園的土建工程師們通常都兼職做監理。

如果這些兼職監理有密碼,他們的密碼一定是123。

一位碧桂園的朋友告訴你包叔:

碧桂園以每平米幾毛錢的價格,把他們的監理資格「租」了過來。

缺少了監理,施工方也就沒有了約束。一切為了項目進度服務,在碧桂園和施工方的博弈中,最弱勢的往往是碧桂園的駐場工程師:

公司有參建單位庫,只要和區域領導搞好關係,找家公司挂靠,就可以入庫。參建單位十分強勢,甚至會出現參建單位辱罵甚至毆打碧桂園工程師的情況。我們甲方真是窩囊。

明顯可以看到的是,碧桂園「失去」監理的這幾年,樓盤質量一路下滑。

有心人把全國各地碧桂園業主的維權事件做了一個合集,各省人民紛紛為碧桂園發來賀電。

最近鬧得最凶的是南京碧桂園項目,業主們發出來的圖片顯示,項目遍地是毛病。7月2日,他們聚集到售樓處,要求和碧桂園討個說法。

你包叔查了一下,果然,施工方是廣州騰越,驗證了碧桂園朋友的那句警告:

有一件事可以判斷碧桂園樓盤的質量,如果施工單位是廣州騰越,或者監理單位是國晟監理,請你以最快速度離開售樓處。

3

誰不做「千秋萬代、一統江湖」的夢。

2016年,碧桂園集團一位小哥哥找到你包叔的好友獸爺,半炫耀半謙虛地問:

我們很快就要超越萬科成為中國房地產老大了。有什麼要注意的,請多多指教。

獸爺吹了半個小時的牛逼,他說,做老大,就要有老大的樣子,最重要的是,別輸出錯誤的價值觀和文化。獸爺以為這會成為另一個「毛(澤東)黃(炎培)對談」。現在他沮喪地發現,自己說的話人家一句都沒聽進去。

還是碧桂園朋友對自家的公司文化總結的最精闢:

包工頭文化。

以包工頭為中心的公司,當然不會把監理放在眼中。

榮格說,一個人畢其一生的努力,就是在整合他自童年時代起就已形成的性格。很多企業家折騰一輩子,其實是在反覆驗證自己發家時的成功經驗。包工頭出身的楊主席,對工程、對設計、對美學的看法始終如一。和他30年前的看法一樣。

他曾親手設計過碧桂園的十大神盤。這十大神盤,是他的美學底色。

可他忘了,碧桂園的項目已經達到了1500個了。每天有超過20億元流入碧桂園,那是多少人一輩子攢下來的血汗錢。

2005年,馮侖寫了《學習萬科好榜樣》,宣告業界對於萬科龍頭老大地位的臣服。

萬科的均好性,即從資本結構、公司戰略、治理結構、管理團隊,到產品生產、公司文化、品牌價值目前仍是房地產行業中最具有競爭性的。

而碧桂園能夠登頂,也是因為找到了自己的核心競爭力。三四線城市是一片法律的荒野,那裡沒有《建設工程質量管理條例》這些繁文縟節,沒有監理這種障礙物。

2015年初,郁亮喊出「職業經理人已死、事業合夥人時代來了」的口號。不久,毛大慶那一批人就離職了,有人評論說:

這是個打劫的時代,你還在談流程和管控。

打劫這件事情,顯然不是萬科擅長的。一年之後,萬科正式下野。狼性的「高週轉」,取代了「均好」,成了行業的新風向。

很快,碧桂園事業合夥人的利益共享讓人驚掉了下巴。幾天前衝到南京碧桂園維權的業主應該不可能知道,南京碧桂園董事長在2016年獎金過億。

只是繁榮下的傷口,正逐漸顯現。

2014年,陳政高上任住建部長的時候,老部長俞正聲曾告訴過他,當前監理不能削弱只能加強。監理存在的問題,不是監理隊伍自身造成的。很多事情是政府造成的。

碧桂園前宸府的事故發生後,工棚很快被用封條封了起來。幾天過去了,事故原因還沒有公布。

上海碧桂園項目那幢倒塌的售樓處,本來要在項目完工後被無償移交給奉賢政府用作辦公樓,倒塌的那一層,本來是一個跨度18米的大會議室。

對於違規的默許,最終需要有人承擔後果。可能連楊主席也沒有想到,後果有時會這麼嚴重,需要消耗掉一位工人的生命。

然而到現在,售樓處為什麼會倒塌,為什麼會造成1死9傷,依然沒有答案。

楊主席教育我們,要不惜一切代價實行高週轉。

到現在,人們才會知道「代價」的含義是什麼,是一位51歲工人的生命、是被從家裡疏散出去的鄰居。

不久以後,被逼著走上街頭拉橫幅的買房人也會發現,他們,也是那個「代價」。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