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窮「軟實力」到富「軟實力」(圖)

2018-09-13 08:47 作者: 林傲霜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共以金銭為後盾的「富軟實力」已達到了「富凶極惡」的地步。(示意圖/pixabay)

【看中国2018年9月13日讯】近年來中共當局又「發明」了個新詞叫「軟實力」。其實也並不新,只不過是換了個包裝,以新瓶裝舊酒而已。按中共過去的說法就是所謂的要抓住槍桿子與筆桿子這「兩桿子」。前者即武力奪權打江山並暴力維穩賴在台上專權霸國,後者則是隱瞞真相,欺騙洗腦愚弄民眾。二者狼狽為奸,共同作惡,實則是相輔相成,缺一不可。

回顧歷史,上世紀1946至1949年那場內戰,中共之所以能奪得國柄,雖然主要的原因是國軍在八年抗日戰爭中與日本拚了個魚死網破,元氣大傷。而中共八年中則由毛澤東派潘漢年與日本和汪偽方面達成默契,於是變成雙方實則是互不侵犯的局面,中共便由此可以「游而不擊」,一心發展壯大自己,在抗戰勝利後以逸待勞來對付國軍。與此同時更由蘇聯把數萬計的日本投降的關東軍連同武器成建制的交付與中共,致使中共越發坐大。而與此同時,美國總統杜魯門與國務卿馬歇爾等「左派」政客卻被中共當時成天大唱對英、美民主制度的讚美頌歌沖昏了頭,以為毛澤東等人當真是要在中國實行民主憲政。因此處處刁難中國國民政府對中共實行武裝叛亂的鎮壓。甚至在國共內戰期間有很長一段時間,美國的對華援助幾乎完全是被凍結了的。於是乎使中共更加得勢。而正在這歷史的緊要關頭,又發生了一樁令人始料不及的意外事件。

1948年美國進行總統換屆大選。共和黨候選人托馬斯.埃蒙德.杜威(1902年-1971年)在競選中明確宣稱要強硬對付蘇俄共產陣營對外輸出「革命」甚至不惜打一場世界大戰。筆者還記得此君慷慨陳詞地宣稱,打垮蘇聯宜早不宜遲,越往後拖代價越大。並宣布要加強對中華民國國民政疛剿共的支持與合作。並對美國國內的壓制共黨活動法律亦做了充分加固工作的承諾與佈署。這亠切對於中華民國政府而言當然是十分利好因素。而當時美國國內的各項民意調查的結果均顯示杜威的支持率大幅度地領先於杜魯門。於是南京中華民國政府高調公開表態支持杜威。但萬萬沒想到的是選舉結果杜魯門反以微弱優勢勝出。心胸狹窄的杜魯門憤怒之餘,與中華民國之間的矛盾糾葛由此更加劇烈,甚至完全停止了對中華民國的軍事援助。大大影響了國軍的實力與士氣。終至大陸最後淪於共軍之手。而此時中共還一直在高唱著讚美美國民主的頌歌。把個美國的「白左」政客們唱得暈頭轉向。最可笑的是美駐華大使司徒雷登在南京陷落之後竟然不離去,盼望著中共派人來與之商談建交事宜,準備徹底吿別中華民國政府。結果它哪裡知道北京當局此時早已身許蘇俄斯大林。待到大局穩定妥當後。毛澤東拋出一篇尖酸刻薄的批判文字,《別了,司徒雷登》對美國挖苦諷刺之餘公開宣布它要倒向蘇聯一邊。所以在這場國共的內戰中,中共利用它哄騙離間之術的「軟實力」折散中、美同盟對其取勝起了不小的作用。

也就在這場爭奪「江山」之戰中,中共的「軟實力」在另一個戰場上也大顯身手。眾所周知,中華民國政府在當時雖還不能算是一個完全合格的民主國家,還有很大的威權體制性質,但它並不是共產極權專橫統治,尤其在新聞與言論自由上已相當接近歐美民主國家。於是中共十分成功地利用了這一點,把它大批的所謂地下黨員以及它收買拉攏的所謂「民主進步人士」,大批湧入潛伏到中華民國國民政府管轄治理的城市、學校、機關團體、新聞単位中,而當時國民政府允許民間辦報,中共乘機大鑽空子投入大量資金辦成各種披著「民間中立」的外衣實則是中共「喉舌」或十分親共的媒體。除了中共的《新華日報》,明目張膽公開長期在國民政府管轄區內發行,其他較有名的如《觀察》,《大公報》等都是被中共勢力滲透或操控了的。又如四川成都的《華西晚報》亦是為中共及親共份子所把持。更可悲的是這些報紙成天打著新聞言論自由的旗號,實則造謠生亊誣蔑國民政府,或把一點小事無限放大,煽動民眾不滿。國民政府則對此束手無策任其肇事煽動。而其中鬧得影響最大,最「成功」的便是所謂的「沈崇事件」

1946年12月24日晚,北大一個名叫沈崇的女生,由當時幾家親共報刋爆出,說她夜出看電影遭到一美軍上士強姦。立即被這些報刊、中共地下黨員及親共文人炒得沸反盈天,各地掀起反美狂潮最終迫使駐在華北阻止、調停中國內戰的美軍撤走,為共軍在華北攻城略地創造了條件。幾十年後才真相大白,這個名叫沈崇的女生,原來是出身名門。祖父沈葆楨是清朝兩廣總督,父親是國民政府交通部的處長。這位大家閨秀為何會獨自一人在北平寒冬季節零下幾度的深更半夜去逛大街?完全匪夷所思,無人能回答。後來她改名換姓變成了漫畫家丁聰的夫人沈峻。(改來改去,也就是這個「崇山峻嶺」中的兩個字)沈崇在中共建政後進入中共外文出版社工作,文革中她承認當年自己是中共地下黨員,製造這一假案就是為了「積極打擊美國,孤立國民黨」。後來此人移居美國。再次對外澄清這次「強姦事件」乃子虛烏有,並未遭到美軍強姦。然而此時中共的政治目的早已達到。中共的「軟實力」已經勝利完戓了它「偉大的歷史使命」了。

而在1946至1949三年的國共內戰中,中共更利用其所操控的報刊以及中共地下黨員、所謂「民主人士」的文人記者們例如儲安平,吳晗、浦熙修之流,成天用放大鏡去找國民政府的毛病添油加醋盡量放大,並將社會上一切的困難、問題均歸罪於國民黨。更顛倒是非黒白,明明是中共挑起打內戰卻栽贓給國民黨。潛伏在學校中的中共地下黨更大肄煽動青年學生搞什麼「反內戰,要和平,要麵包」各地大搞遊行示威,造成天下大亂的局面,實則是支持中共叛亂奪權。國民政府既在輿論上處於被動防守,又在處理這些鬧事騷亂上縮手縮腳。生怕美國「白左」們批評他專制獨裁。結果使中共的「軟實力」再次得逞其姦,為中共推翻國民政府立下了汗馬功勞。

「殷鑒不遠」。而今的這一套卻正被中共在海外、特別在臺灣輕車熟路地加以複製運用。試看看今日臺灣的那些政客文人,開口「九二共識」,閉口「一中原則」,亦步亦趨地隨著北京指揮棒起舞。這幫人在政治上投機取巧的本領,比當年的「民盟」,章伯鈞,黃炎培,羅隆基等人能幹多了,也更無底線地挾共自重,媚共求榮。尤其那個竹聯幫的黒老大張安樂,竟然成了超級「愛國」賊,組成了什麼「中華促統黨」,公然拿著中共的五星紅旗率眾在臺北中華民國的總統府前進行「示威」,狂叫反「台獨」,中華民國早在1911年就獨立了,如此胡鬧。中華民國政府竟不敢予以取締。而「藍營」的大報紙更天天在為中共「和平統一」臺灣,大造輿論聲勢。至於中共地下黨員究竟已「埋伏」了多少在臺灣,恐怕只有上帝才清楚了。面對中共如此強大的「軟實力」入侵。臺灣難道還不應趕快警惕猛醒嗎?

更應看到的是中共而今的「軟實力」與上世紀三、四十年代更不可同日而語。不僅早已「換代升級」,更裝上了戰無不勝的「孔方」導彈。指哪打哪,威力無窮。這東東可是個超級厲害的「大殺器」。說不定還真能把「美國人嚇傻」,把「日本嚇尿」。而且絕非照抄照搬西方,是我中華固有的「特色」產品。謂予不信,請看俺祖上晉人魯褒《錢神論》是咋說的:「錢之為體,有乾坤之像。內則其方,外則其圓。其積如山,其流如川。動靜有時,行藏有節……為世神寶。親之如兄,字曰孔方。失之則貧弱,得之則富昌。無翼而飛,無足而走。解嚴毅之顏,開難發之口。錢多者處前,錢少者居後;處前者為君長,在後者為臣僕。」接下來又說:「無德而尊,無勢而熱,排金門,入紫闥。危可使安,死可使活,貴可使賤,生可使殺。是故忿爭非錢不勝,幽滯非錢不拔,怨仇非錢不解,令問非錢不發。」簡直就是當今中國的真實寫照。中共這些年來,靠著對外與貪婪的國際資本狼狽為奸,對內則以低工資、低人權、低福利、低保障、高污染、橫徵暴斂,盤剝民眾而悶聲發了大財。於是與「孔方兄」(錢)結成了「全面戰略夥伴」關係,仗著這個「夥伴」對內高壓專制,毎年砸上千億的「維穩費」監控壓制民眾。對外則用以「孔方兄」為後盾的「軟實力」,不許別人講它半點不是。不僅如此,更要自由媒體也必須奴顏婢膝向它獻媚。例如「習總」訪美,一揮手狂砸數佰萬美元在紐約時代廣場打出歡迎習總訪美的廣吿。卑辭讚頌,令人肉麻。不知內情者以為美媒當真如此崇敬習總。實則是商人重利,見錢眼開說的瞎話。這種「富軟實力」,豈是中共當年的「窮軟實力」能望其項背的嗎?

只許歌功頌德,不許它說半點不是,這種財大氣粗的霸道固已令人不齒。然而當這種霸道被發揮到極致時,則變成了「富凶極惡」式的荒謬絕倫。2018年2月6日,在旗下梅賽德斯-奔馳(Mercedes-Benz)品牌因為在社交媒體上引用了一句達賴喇嘛的話,竟招來一場飛來橫禍。德國梅賽德斯-奔馳在其Instagram帳號上的帖子帶有#Monday Motivation的標籤,配圖是一輛停在海灘上的白色奔馳車。帖子引用了一句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達賴喇嘛的名言:「從各個角度看問題,視野會更開闊。」這本是一句既與政治無關也未針對任何人的格言般的話語,既飽含智慧哲理,而且用在汽車的廣吿詞中尤為貼切精闢,堪稱駕駛車輛的座右銘。因而該帖獲得大量瀏覽與點讚。誰知這樣一句話竟招來北京方面的非難與打壓。在莫名其妙的什麼「傷害了中國人民的感情」的譴責之後,竟然蠻橫威脅要「抵制奔馳品牌」。本來對這種無理取鬧完全可以不屑一顧。然而卻因這種「軟實力」有「孔方兄」作後盾,世界堂堂有名的奔馳公司,看在中共大陸市場份額和金錢的份上,梅賽德斯在中國版的Twitter微博上竟發表聲明,稱該貼包含「極為錯誤信息」,已被刪除。梅賽德斯還說它誠懇接受各方的批評,並將採取一切行動加深「對中國文化及價值觀的理解」。還稱,「儘管我們已經儘可能在第一時間將相關信息刪除,但我們深知此事對中國人情感造成的傷害」,該公司寫道,「對此我們致以最誠摯的歉意」!

真不敢相信這種媚態+足的昏話竟出自一家國際知名大公司之口!在中共「富軟實力」的威脅打壓下,一個久負盛名的民主國家的跨國大公司竟然可以如此低三下四到不要起碼尊嚴,不顧普通常識,而去向金銭下跪,向專橫膜拜!人們不禁要問:難道「中國文化及價值觀」就是不可以、不允許「從各個角度看問題」嗎?這句話怎麼就成了「極為錯誤信息」?這句話怎麼就對「中國人情感造成傷害」了呢?中國人莫非都長著一顆別樣的「玻璃心」比曹雪芹先生筆下的林妹妺都還脆弱而如此易受「傷害」嗎?難道中國人是只有一隻眼睛,只能從一個角度看問題的特殊人種嗎?為了錢,如此向北京語無倫次地認錯,和那太監跪在皇帝面前,一邊自打耳光一邊自己罵道「奴才該死!奴才該死!」何其相似乃爾。這樣旳「富軟實力」真比魯褒先生《錢神論》中說的「危可使安,死可使活,貴可使賤,生可使殺」還更荒唐百倍不止!

如果有人說,這話是達賴喇嘛講的,所以再無懈可擊也是「反動言論」。這就更加荒唐。評價達賴喇嘛不在本文論述的範疇。也不管北京當局如何恨達賴喇嘛,但孔子曰:「君子不以言舉人,不以人廢言。」當局應該知道。你們滿世界撒鈔票辦孔子學院。為什麼二千多年前孔子早就指出了的這個淺近的道理,你們至今還不明白?尊什麼孔?崇什麼儒?也太可憐了吧!

當然,中共利用它的這種「富軟實力」幹成的荒唐事、覇道事,也決不止此一件。例如前不久北京當局竟要世界44家外國大航空公司限期修改所謂「涉臺標註」。也就是硬要人家各大航空公司不顧歷史和現實的狀況,把臺灣的臺北、高雄等航班地點標註為屬於中國大陸的城市。如此荒唐至極,而被美國政府斥為奧威爾式的胡說八道之舉動。由於大陸市場份額、客源、利潤等諸多因素構成的威脅與利誘,最終竟迫使各大航空公司紛紛按照中共指鹿為馬式的霸道要求屈膝照辦。再次顯示出這種以金銭為後盾的「富軟實力」真是達到了「有銭能使鬼推磨」的地步,這種「富凶極惡」,比窮凶極惡果然厲害多了!

而更令人不可思議的是,堂堂的聯合國,也竟然遭到中共「富軟實力」的入侵。中共「紅頂商人」(即既經商又在中共當官的)中共全國政協委員、澳門經濟發展委員會顧問、澳門地產大亨吳立勝,2015年被美國司法當局正式起訴,指控其涉嫌向第68屆(2013年)聯大主席、原任中美島國安地卡及巴布達駐聯合國大使約翰.阿什提供逾130萬美元的賄賂,以換取對方支持在澳門興建聯合國會議中心。這是赤裸裸的以金錢賄賂謀取不正當政治利益的犯罪活動,企圖以金錢收買之手段,把聯合國會議中心弄來澳門,以抬高中共在國際上的地位與影響,以便以東道國身份進一步對聯合國施加影響。就是這個吳立勝,還曾捲入過美國上世紀90年代克林頓的政治獻金案,但是最後是將錢打入帳戶的人替他頂了罪。可見中共搞這套伎倆早已是熟路輕車了,而今竟然敢對聯大主席也公然行賄,實在不得不令人震驚!

由此可見中共的這種「富軟實力」,並不是什麼新鮮的玩藝兒,更不是中共所吹噓的什麼「正能量」,什麼「先進文明」。實則就是中共在大陸的專制腐敗病毒向世界的滲透與擴張。這種邪惡骯髒的手段,是獨裁專制政權邪惡本質的具體體現,所以它在任何時候,任何地方都是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上面提到的那個吳立勝已被美國法院判刑。說明天網恢恢疏而不漏。隨著以民主、自由、人權為核心的普世價值觀的深入人心。21世紀必將是民主的世紀。因此這種邪惡的「軟實力」雖可得逞一時,猖狂一時,但決不可能橫行一世。它必將隨著獨裁專制體制的滅亡,而最終被掃進歷史的垃圾堆!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