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客:中國會發生政變還是革命?(圖)

2018-09-14 13:41 作者: 李文隆

手機版 简体 88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在新疆,巡邏中的武警。
在新疆,巡邏中的武警。(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8年9月14日訊】(看中國記者李文隆綜合報導)政變革命當然是不一樣的性質,美媒日前的一篇文章同時提到了中國發生政變或是革命的可能性。有關中國變局的可能,在中共黨內分裂和政權持續對社會反對聲音加大彈壓之下,外界分析認為趨向走強。

美媒猜測中國會發生政變還是會出現黃巢

時事評論員練乙錚9月12日在《紐約時報》發表文章,談及中共黨內這幾年的權鬥甚至政變傳言,並就北京當局目前面對的批評聲音,分析中國會不會再發生一次革命。

文章認為,今年整個夏天一直有一些不同尋常的跡象,包括貿易戰的衝擊,「一帶一路」計畫受挫,涉及數十萬支問題疫苗的全國醜聞爆發。這一連串驚人的不幸和政策失誤,以及隨後發生的抱怨,讓人們不禁在想,是不是有人聯合起來在攻擊習近平——儘管並不公開。

文章回顧了習近平上臺的中國權力鬥爭中,一邊是所謂的「紅色貴族」,習近平是他們的旗手。另一邊則是江澤民為首的諸多勢力,包括所謂的團派。

文章借用南斯拉夫人米洛凡.吉拉斯(Milovan Djilas)用來描述蘇聯共產主義權貴的說法,強調目前主導著中國的這些「新階級」,兩者都是利己的、腐敗的和專制的,但他們表現出重大的政策差異,並已處在危險的對立狀態。

文章說,習的反腐運動一開始主要是江澤民的人,之後也開始針對團派的中堅分子。

練乙錚說,習近平的陣營可能看起來很強大,但不時有關於政變的謠言傳出——有時是官方聲稱——去年也有這樣的傳言。而習近平早於2012年底取得黨的領導權之前幾個月,就挫敗過另一位屬於紅色後代的薄熙來奪取中共領導權的陰謀。

江澤民藉六四事件上臺,除了迫害人權,還讓資本家入黨,全黨迅速投入腐敗。而胡錦濤主政時期,眾所周知是江澤民老人干政,中共政權極度腐爛的時期。

2012年中共十八大後,習近平和王岐山聯手在官場掀起反腐風暴,其中主要針對江澤民派系的整肅引起極大震動。主要清除了周永康、薄熙來、令計畫等正副國級的大老虎,還把十七屆中央軍委除了主席胡錦濤,全部清洗乾淨。十九大之後,又抓了副國級的孫政才,把除自己之外的十八屆中央軍委清洗得一乾二淨。

不過習在得罪了不少利益集團的同時,最大的老虎江澤民並沒有真正觸動,這也為江和軍師曾慶紅能夠搞政變埋下了伏筆。在習近平正式上臺後的過去幾年,已經幾度傳出江澤民派系針對習近平的政變威脅。

另一方面,北京當局延續和加強其黨的惡政,通過限制網際網路、社會資料蒐集和廣泛監視,乃至對新疆維吾爾人的極度鎮壓來監督中國社會的封閉。腐敗依然猖獗,儘管遭到更嚴厲的鎮壓,抗議和民眾不滿的其他公開表達形式仍在繼續。

練乙錚文章認為,如果在未來幾年,紅色貴族變得更加根深蒂固,社會流動性進一步受到既得利益的阻礙,經濟剝削將會加劇,從而助長階級差異。紅色貴族中強大寡頭之間的紛爭將成為焦點。屆時是否會出現一個現代版的黃巢,並且知道如何聯合不滿的人們奮起反抗。這是沒人能說清的事情。但有些人似乎擔心這種可能性。

文章最後指出,2012年,習近平的密友、當時的反腐敗工作負責人王岐山呼籲共產黨員閱讀亞歷克西斯.德.托克維爾(Alexis de Tocqueville)的《舊制度與大革命》(The Old Regime and the Revolution),這本書是關於1789年推翻法國君主制的民眾起義。提到黃巢可能太切中要害了。

政治傳言高發 官方建闢謠平臺背後原因不尋常

練乙錚文章拋出了一個政變話題。目前是中共政治敏感期,大變局前夜,政治傳言往往是權鬥晴雨表。「中國網際網路聯合闢謠平臺」8月29日正式上線,被稱為所謂治理網路謠言的重大舉措。這背後原因讓人關注。

自由亞洲電臺8月30日援引網路人士分析說,中國網際網路聯合闢謠平臺的設立主要有兩個原因:一是中共高層鬥爭比較激烈,政治八卦特別多。政府可能想從這方面引導一下。二是因社會矛盾激化,各種事情層出不窮。好像最近昆山砍人、老兵群體維權、還有P2P暴雷。這些維權事件特別多。當局有點控制不住,就想引導輿論。

前述報導引述受訪者進一步分析稱,那些涉及中共權鬥的政治謠言,通常是「遙遙領先」的「預言」。像中共十八大前後的薄熙來事件、周永康事件。當時傳言北京政變。還有令計畫兒子(令谷)車禍死亡的事情。都是由傳言變成現實。

從今年7月以來,大陸政治流言滿天飛,並且透過海外社交媒體釋放。綜合多個傳言版本,主要是包括:中共元老拍桌子吵架對習近平發難;聯名致信政治局,要求罷黜習;王滬寧被迫下臺,汪洋取代習;胡春華入常成為總書記接班人,保留習的位置;二次修憲,重新加入國家主席任期制;替換習、劉鶴和王滬寧的人選已敲定等等。

甚至說由於中共老人幫逼宮,北京於7月11日凌晨兩點半召開政治局擴大會議,會議持續兩天至週五。會議期間北京戎衛部換人、戒嚴、部隊進入戰備狀態。

經過北戴河會議,至今回看,這些權鬥內幕虛虛實實,有些已證實為虛,但出於中共不透明的政治機制,當中確鑿內情還是令外界難解。

在北戴河會議後,習近平恢復強勢登場,高調發聲,在為傳被黨內指責的文宣定調力挺的同時,通過公布被外界指為中共「幫規」的黨員紀律處分條例,向黨內再次發出不許「妄議」警告。條例增加了對習中央權威的規定,明列「習核心」地位,把「習思想」、「習核心」攀升到黨紀層次,似乎有意顯示習不容挑戰。

另外,這次中共修訂黨紀條例還特別增加了對搞山頭主義,「甚至背著黨中央另搞一套的…」「兩面人」的處分規定,以及對「製造、散佈、傳播政治謠言、破壞黨的團結統一……」的處理。

中共黨紀歷來是中共對其成員生殺予奪的利器。法廣認為,大權在握的習近平,還需黨紀條例來增加權威,這意味習近平加緊防範的仍然是黨內勢力,而且現在把它具體化、條例化。而把「散佈、傳播政治謠言」作為黨員大忌顯然是習近平對北戴河會議前流言四傳局面的反彈,或可以視為是一種忌憚。

八九民運領袖王丹近日在自由亞洲電臺的專欄中認為,雖然習近平等都重新出現,中共政局表面上風平浪靜。但是事實上是否真的如此,從一些蛛絲馬跡上我們還是可以看到很多疑點。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認為,目前中共黨內的分裂程度是習上臺以來從未有過的。

有一位與習近平一家人都很熟悉,化名為王先生的七旬紅二代對《法蘭克福匯報》證實,中共內部確實正在經歷一場危機。一些人站到了習的對立面,這其中也不乏「紅二代」。

貿易戰衝擊北京政權 六險與六穩

在歷來支撐政局的經濟方面,7月以來的中美貿易戰,對中國政局的影響其實至大,這方面的資訊和分析很多。

國際事務資深編輯唐浩撰文分析認為,中美貿易交火時間一再拉長,很可能引爆中國六大風險,最顯而易見的就是人民幣與資產貶值、資金外逃;其次是物價上漲、民眾生活壓力大;三是運營成本增加、銷售下滑,企業外移或關閉;四是失業增加、消費疲軟、經濟下滑;五是房貸難償還房市泡沫恐破裂;六是加重債務風暴金融體系陷危機。

而追根究底,這六大風險與貿易戰的起因,都與中共的「黨國資本主義」、「政治操控經濟」有關。

文章指出,中共不允許人民擁有自由市場,採取計畫經濟,結果一敗塗地。後來為維持政權,中共部分開放市場,對外號稱市場經濟,但背後卻仍對市場上下其手,經常進行不公平、不道德的干預,目的是利用龐大的中國勞動力與市場為手段,達成中共想要的政策目標,從中攫取經濟利益與繁榮表象,維持中共權貴階層的壟斷統治。

文章認為,川普要求中共放棄過去種種不道德手段,回歸公平的經貿交易。如果中共堅不放棄,可能將付出更高昂的代價,甚至最終觸發政權危機。

美國財經媒體CNBC報導,倫敦顧問公司TS Lombard在研究報告也指出,中美兩國的貿易戰並非北京最大顧慮,北京方面最大的問題,其實是內政問題。

北京方面對貿易戰的核心回應要旨其實要看在7月31日召開的政治局會議,習近平主持當次政治局會議時提及,當前中國經濟面臨新問題、新挑戰,因此要做好穩就業、穩金融等六穩工作。

外界注意到,此次會議有個不同以往的安排,就是把「分析當前經濟形勢,部署下半年經濟工作」與「紀律處分條例」困綁在一起。

法廣報導稱,中共政治局會議中強調「六穩」,並困綁「紀律處分條例」,北京似乎已經預感到某種不確定因素,某種潛在的危險,某種難以預知的後果。

顯然,在中共政權風雨飄搖、內外受困的危機下,當局默認先穩住自家陣腳,以免引發社會動盪。

北京體制內專家辛子陵也對《看中國》表示,雖然習近平面臨錯綜複雜的國際和國內矛盾,但主要矛盾在國內,主要危險也在國內。

中共在末路狂奔?

自由亞洲電臺6月29日曾刊文探討,中共未來的走向。

中共黨史研究學者高文謙認為,中共一黨壟斷權力是中國所有問題的根源。從鄧小平時代起,中共靠「韜光養晦」、發展經濟,來掩蓋很多問題,維持政權的穩定。後又鼓吹所謂「大國崛起」,但國際政治氣候發生了很大變化,中美貿易戰可能令中國經濟下滑,社會矛盾全面爆發。

他分析說,中共表面上光鮮,實際上內部危機四伏,最近發生的卡車司機罷工,退伍老兵維權,還有上海世外小學外面報復社會殘忍凶殺案,所有這些東西都表明:中國社會現在各種矛盾已經到達爆發的臨界點了。

高文謙表示,中共想用共產黨當年的那一套,來面對現在中國發展中,出現的各種各樣尖銳的問題,這條路實際上是走不通的。中國社會已經處在大變的前夜,中共正在末路上狂奔。

中國問題專家陳破空曾在新書中表示,中共自詡「四個自信」,其實內在充滿恐懼。依賴黨衛軍和槍桿子為自己保駕護航,拚死封鎖網際網路,就是恐懼的明證。「牢記使命」唱紅歌,「不忘初心」走老路,不過是「中國模式」的末路狂奔,前程凶險。

「昆山反殺案」被指為全民反抗中共暴政的預演版

8月發生的昆山反殺案在輿論壓力之下最終確認為正當防衛。網路有分析將「昆山反殺案」指為全民反抗中共暴政的預演版。

此前媒體報導,被反殺的劣跡斑斑的「龍哥」的身後,是如今活躍在全國各地多個城市的所謂「商會組織」「天安社」,「天安社」是一個打著「愛國愛黨不忘初心」的黑社會組織,活躍於各地政府的拆遷現場、反日遊行打砸搶現場和各種幫助政府「維穩」的現場。「天安社」被認為只不過是中共黨組織的一個編外組織而已。

網民認為這起事件堪稱中國變局的提前預演。昆山反殺事件告訴中共,別以為公檢法軍隊這些刀把子捏在手裡,就可以橫行霸道,為非作歹,要知道刀把子也有脫手的時候。

9月1日有海外媒體刊文指出,反殺人者於海明不僅僅是正當防衛,還是為民除害,見義勇為,替天行道。昆山龍哥遭反殺的事件,其實是對中國未來社會的一個隱喻和重要啟示。於海明代表中國億萬被中共奴役欺壓的沉默民眾,「龍哥」代表了中共政權。於海明遵紀守法,行駛在窄窄的非機動車道,卻還遭到「龍哥」寶馬車擠壓:中共已經把中國民眾的生存空間擠壓到極限。在這樣的極限下,在毆打羞辱了於海明之後,龍哥還要拿刀砍殺:中共剝奪了中國民眾的尊嚴,還要殺害性命。

文章認為,於海明被逼上絕路,撿刀反殺龍哥,看似強大的中共,瞬間被擊垮,醜態百出,在民眾的唾罵中解體。這可能是未來中國社會和中共政權走向的微縮版預演。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