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媽已成世界公害!(組圖)

2019-01-07 07:56 作者: 肥豬滿圈

手機版 简体 1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大媽
在奢侈品店購物的中國遊客(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9年1月7日訊】據說,「中國大媽」一詞,已經進入了《牛津詞典》,此事真乎假乎?吾不知也!但是,中國大媽被很多國外媒體大劑量廣泛報導,這是不摻假的真事兒。

中國大媽,正在以攜裹一切的速度,橫掃著人類的最低底線。中國大媽,正在以銳不可擋的姿態,不斷地刷新人們對人類源本動物,人類原本美好的最初的本真認知。

第一節:超市公害

昨天,我去家樂福。

我一直覺得家樂福的蔬菜這個版塊兒做的非常不好,太浪費。尤其是葉菜,一直是開放式擺放。我記得魯迅先生曾經說過,葉菜原本很鮮綠,但是被顧客挑挑揀揀的人多了,也便爛了。

我覺得,葉菜應該一袋一袋的,比如韭菜,半斤的一斤的,滿足多種需求,你要8斤,拿8袋兒也不是問題。我不久前回老家,我老家的超市就比北京家樂福做得好,它就是一袋一袋的,而且整齊有序整裝待發,都是封好口的,理論上,沒法拆封。你說韭菜你就想要2兩,我覺得,有點矯情。

但是昨天我去的家樂福,我一看,行啊,長經驗了。葉菜,也基本是一袋一袋的,芹菜,一捆一捆的。

我在挑菜,我穿著和電視臺記者穿的那種馬甲兒,旁邊一大媽,估計把我當成理貨員了。

大媽問我:芹菜能拆捆兒嗎?

我說:隨便。

大媽打開好幾捆芹菜,現場,就是開始了老太天摘芹菜的絕技-手掐把拿起來。

一會大媽又問我:韭菜能開封嗎?

我說:韭菜一包也就半斤,您也要拆封兒嗎?

大媽回到:吃不了那麼多。

我說:那您隨便。

大媽問:能拆?

我說:您隨便,我不管!

不一會,大媽拆封了七八包韭菜芹菜香菜生菜等等,不一會一捆捆擺放整齊的蔬菜,被大媽弄的個亂七八糟。

沒一會兒,理貨員來了,問大媽:您這是幹嗎呢?怎麼都給拆開了?

大媽還振振有詞:他(我本人)讓我拆的啊!

我說:我也不是超市。

大媽這才明白:嗷,你不是超市的?

我說:多新鮮啊?

大媽臉上瞬間和來了大姨媽似的,紅一塊兒紫一塊兒的,靑虛虛藍哇哇,逃命去也!

我說不走,一會不得揍死啊!

我和理貨員聊了一會,理貨員說:裝袋兒,就是防大媽大爺的,沒想到她們還給撕開,而且撕開這麼多。

我說:嗨,這群餘孽,走哪兒禍害哪兒。

瞬間,理貨員眼睛亮了,意思是您也知道啊?

理貨員說:這群人,就是超市公害,太禍害人了,我一個女的,我都想罵人。那麼大歲數,一點不知道珍愛糧食蔬菜,農民種的多不容易啊,而且更不懂得尊重別人。有的時候我特想,狠狠地罵她們一頓,然後辭職不幹了。真的,這群大媽太氣人了,希望我的孩子以後可別這樣,也希望我老了,也不這樣。

我說:何止是超市公害啊,她們是世界公害!人類公害!

女理貨員甚至有點激動,眼裡甚至含著淚滴,彷彿找到了知音知己:大哥您說的太對了,可是,沒幾個人會理解。

我說:剛才大媽問我能拆不?我其實就是故意羞辱她呢。不管你弄的多好,一遇大媽,所有的東西都徹底玩兒完。

和理貨員話別,甚至還有點依依不舍。由此可見,短短的幾句話,真的是知音難覓啊!

我最感動的是女理貨員說:我的孩子,可不能這樣;希望我老了,也不這樣!

說白了,有這兩句話,我覺得就行,就有希望!

大媽
在超市購物的大媽們(網路圖片)

第二節:公共場所公害

倆小事兒,我都簡單說

1:

上海,上海的公園不像北京的,地廣人稀。上海的公園,短小精緻,都很小,而且人很多,基本上整個公園裡,80%都是上海大媽。

公園裡任何一塊空地,每天都安排的滿滿的。比如某公園某塊場地,從早晨6點開始,6-8點,某某氣功團體;8-10點,某某集體操團體;10-下午2點,某某跳舞專場;2-4點,某某太極劍專場;4-6點,某某唱歌團體;6-10點,跳舞專場。

所以說上海的公園的空地,每天安排的比國家大劇院還滿,誰也不能壓課。你一壓課,勢必影響下一場活動。

就因為上一場活動沒完,沒結束,耽誤了幾分鐘,上海大媽們拳腳相加大動干戈的事兒,簡直是太多了。

去年前年,相繼傳出上海大媽們公園裡搶地盤大打出手打群架,甚至上過衛視,就差直播打架了。

所以說,有些人固執地認為,上海北京的大媽,相對素質高。其實不然,全國哪兒的大媽,素質都一個樣,不存在誰比誰高,基準,都在人類以下。

大媽
跳廣場舞的大媽(JOHANNES EISELE/AFP/Getty Images)

2:

同樣是上海,瑞典還是芬蘭品牌?賣傢俱的叫宜家家居,而且DIY的傢俱特別多,女性小白領都喜歡。全國,只有比如北京上海深圳廣州等大城市才有。

每一家宜家家居,都有很大的休息區,而且有免費的咖啡。人家本來的目的是為了讓顧客更舒服點,您逛累了,顧客有個休息的地兒,可以坐下來喝一杯咖啡,而且咖啡還是免費的。

而且,宜家家居還有幾樣簡餐,都挺好吃,尤其是瑞典牛肉丸兒,特別勁道,掉地上能彈起挺高。我北京的很多的女性朋友們,都喜歡吃宜家家居的瑞典牛肉丸。

其實人家宜家家居也挺會做生意的,它就用瑞典牛肉丸和免費現磨咖啡(現磨咖啡好像是收費的,但是品質更好而且價錢不貴,比咖啡店便宜太多了,女性小白,一般不屑於免費咖啡)來吸引女性小白領。我本人之所以知道的這麼清楚,就是因為我被她們拉去過無數次。

綜上所述,可以說宜家家居做的不錯吧?

但是,上海的宜家家居的顧客休息區,竟然被上海的老大媽們非法佔用幾年之久。實際上至今,也沒能完全解決這一難題。你想吧,那裡四季恆溫,冬天凍不著夏天晒不著,風吹不著雨淋不著。而且還有免費咖啡,並且上海人,正如周立波所說的,不吃大蒜但是還習慣喝咖啡,這不簡直就是天堂嗎?

更加不要臉的是,上海的婚戀機構,竟然在宜家家居的顧客休息區舉辦老年夕陽紅。

搞老年夕陽紅是收費的,但是宜家的免費客人休息區可是不花錢的,你可想而知,這群老鰥夫老寡婦老喪偶老單身老寂寞難耐老慾火中燒老餘情未了老那兒痒痒是多麼地不要臉。

北京的宜家,我也遇到過一次。我是陪一傻白甜去購物,我順便也買了好幾個非常精美的捷克水晶杯,正想去顧客休息區喝一杯,和傻白甜撩一會兒,扯扯淡。

一看,好嗎,扯不了。幾百老鰥夫老寡婦老喪偶老死老公的老死老婆的正在那兒「舉辦」招親比武大會呢。

你說我和一傻白甜在那兒犄角旮旯坐著,看一群老喪偶「比武招親」,也不合適。宜家的工作人員直解釋,意思是轟過,轟不走,也報過警,警方也沒轍。按說,他們也不犯啥大法,不夠拘留的錯兒,我們,不能來硬的。我們不來硬的,他們就這個二皮臉賴著不走。

大媽
宜家休息區的大媽們(網路圖片)

第三節:出國公害

1:

很多出過國的基本都知道,這些年每每八月十五中秋節都有人出國給國外的親朋好友帶月餅被國外警方拘留的案例。世界上大部分國家,是絕對禁止帶食品入境的。這是一套幾乎通用的國際規矩,中國海關也是一樣的,也不讓帶食品入境。

但是中國大媽不一樣,中國大媽,有的是辦法。有的甚至採用襠內藏雷的辦法非法帶出和帶入物品,可以說是防不勝防。你說你怎麼查?弄不好,就弄出國際糾紛來。也不能每個出國的女士們都得做一個婦科檢查,給每一位女性過一遍X光機吧?

我說的有點噁心,您就湊合看。實際上她們做的,比我說還噁心多了。但那你不過X光機,她就真帶。真有一次「夾帶」出倆蘋果手機的。

至於那得撐多大,沒你事兒,你也甭管。

但是我就覺得,這手機,您用著,不覺得騷氣的慌?用這種手機,倒霉事兒不得一樁接一樁?

2:

美國白宮北草坪,這可以說是全世界最引人矚目的地方。還記得前幾年有一個國產大媽,在那憋不住了,在人家旗桿底下「方便」了一下。第①眾目睽睽;第②還是「大」的。

留下一「攤兒」我有一帘幽夢不知與誰能共興盡晚回舟驚起一灘鷗鷺。視頻都有,在我腦子裡歷歷在目,現在我都能想起那個大媽提起褲子那一刻的荒唐和尷尬。

我估計,這位國產大媽,應該是有史以來在北草坪旗桿下大便的第一人,真真兒的為中國人長了志氣。

我覺得,應該嘉獎此大媽,她這算是為國爭過,替祖國方便!

可能有人會說,你就會埋汰中國人。也許您說的沒錯,200年了,美國有人在那拉過屎的嗎?你找一位我看看,我想埋汰,關鍵是埋汰的著嗎?

第四節:中國大爺也是公害,當量不輸於大媽

其實我寫過多次,在歐洲,尤其是法國比利時荷蘭義大利西班牙瑞士瑞典等國家的一些小城和一些老城區,有很多老飯館老咖啡廳,簡單一追溯歷史,就是二三百年。咱這100年覺得是老字號,人家一二百年的多了去了。沒人在乎老不老字號,就是一代代,子承父業,就那麼悠閑地活著。

中國的大爺們帶著大媽出國,比如在巴黎的一個具有200年歷史的老餐館吃飯,人家200年的地毯啊,一年洗兩次。200年,200年前法國人也不是不抽煙,但是,人家200年,地毯上一個煙頭也沒有。

等咱國產大爺大媽去了之後,邊吃飯邊抽煙,高談闊論,時不時地煙頭直接扔地下了。

兩小時,給人家地毯上燒了四個煙頭。人家報警,警方要協商解決。店家要5000歐元賠償,國產的大爺大媽們的覺得人家在訛人。不就一地毯嗎?至於嗎?幹嘛啊這是?欺負人啊?歐洲不民主國家?民主國家也訛人啊?

您看啊,她還有理,一套一套的呢。

試想,如果在中國,你燒了人傢俱有200年的地毯,何罪之有?損壞文物,還是賠錢能解決的嗎?而是5年還是10年起步的問題。

試問之歐洲英俄日法德美意奧等國的5000歐兒,貴乎哉?

第五節:從我做起,身體力行!

這是一群什麼人?悍媽悍爸?你看一個個兒的在國內小綿羊似的,但是一旦跨出國門,就是一群天不怕地不怕的渾人,一群悍人。可到了國外了,我可得揚眉吐氣幾天,我可得沒事找事幾天,我可得尋性滋兒事兒幾天。

所以說,您看完此文,對照自己的行為,重新審視一下自己,看看自己,是不是我文中禍害人的大媽?如果是,希望您能有所收斂,最好改正。如果不是,那我敬重您是條女子!

而且,今年20歲30歲的青年們,您的媽媽也已經進入中國大媽的行列,如果您看到此文,希望您,能夠轉給您的媽媽看看。

我肥豬滿圈老李從不試圖教育誰,我不是簹,沒有教育人的義務和嗜好,我也沒有教育誰的資格。我只是希望,我們沒資格管哪個大媽,但是我們可以和我們自己媽媽聊聊,讓我們自己的媽媽成為一個有尊嚴有愛心守規矩識大體讓人尊敬的好媽媽。

我們從我們自己做起,做一個有愛心,有文化,有修為,關鍵是有公德的好公民。我們沒有能力影響很多人,那我們就從我們自己做起,從我們家做起,逐漸地,影響身邊人。不需要為此付出多大精力,我們就從點滴做起,從身邊人枕邊人做起,這就行!

其實什麼國家民族社稷,咱沒那本事,也沒那能力,做不到拯救人類,那咱就幹點小的,至少讓自己有人類普世價值觀,自己的行為不令人討厭,自己所到之處,至少環境不比原來差。

比如我本人啊,我在餐館吃飯,吃完飯我基本都收拾到餐廳服務員收拾我的餐位不需要很費勁。我把桌子上的菜湯都用擦完嘴擦完手的廢紙簡單地擦一下。反正,也不耽誤我和共同進餐者聊天說話,吃完了也沒別的事兒,閑著也是閑著,身體力行吧。

假設,餐館因為我們的善行而少雇佣一個服務員,那麼菜品是不是因為成本的降低而多少便宜一點點兒?

估計有人會抬槓,那不就有一個人失業?

我想說,其失業事大,這是國家層面的,不是我一個殠箅作家能管得事兒。

第六節:不光大媽,小媽兒更屬公害!

還記得3位中國女大學生住日本民宿的事兒吧?3位中國19歲20歲的女大學生,住日本民族,竟然能弄的滿地擦屁股紙,走廊裡一地,而且椅子在馬桶蓋上,洗衣機上竟然有好幾條帶血的衛生巾。

試問這是一種什麼精神?這不就是新時代中國的小媽兒精神嗎?

有人說沒教養,我覺得這話不足以形容這3位中國產女大學生,這也不是教養不教養的問題。

各位,有機會的,去看看女大學生宿舍,不是全部啊,是大部分女大學生宿舍,你如果能進屋,那算是你本事,甚至,算數一種技能。

我們形容亂,叫豬窩,但是有些女大學生宿舍,遠不如豬窩,那簡直就是雞窩,牛圈。

說白了,你想就是這麼一個爛窩兒里長起來的女大學生,大了了,就能成淑女了?能成賢德妃?可能嗎?

日本民宿事件,真的是一次很好的警醒國人,對國人尤其是女大學生進行人性人倫教育甚至鞭笞的好機會。也許,即便是鞭子抽在身上,風華正茂的女大學生們,也未必能感到一絲一毫的恥辱啊。

也許,這才是新時代在叉兒們教育下成長起來的天之蕩大的女大學生的最真實狀態和素養。

我們有理由相信,在一代代這種品質的孩子前仆後繼有人的培養下,我們中華民族的人倫,很快就能在人類底線以下。

第七節:人神共憤低素質

沒寫全,也寫不全。20萬字一本小說,專門寫中國大媽,那也只是冰山之一角耳。比如不久前上海的進博會,你看那搶吃的大媽的嘴臉,看著得多噁心?

泰國搶蝦,還記得吧?那麼年輕漂亮的大媽,用郭德綱的話說:干的,實在不是人事兒!

全國各地,乃至世界各地旅遊的中國大媽,你只要看到花花綠綠的一群人,嘰嘰喳喳,大聲說話,如入無人之境,不用分辨,準是中國大媽無疑!

世界全球各地,現在都嚴防死守中國大媽。蝗蟲一樣,來了,就是一陣災難。

得了,就到這兒吧,太多的低素質,太多的無奈甚於無恥,罄竹難書。

我們已經被中國大媽整體拉低了素質,我們出去旅遊,只要出國,總要被國外的朋友們「高看」幾眼,一定會被「另眼看待」,嚴防死守,看著,甚至防著我們。

還記得北京臺的女主持人,臺柱子李莉吧?在歐洲的撒潑,買奢侈品,竟然摔壞了人家的PS機,把自己摔到局子裡。

低素質的中國大媽中國大姐中國大妞兒中國小妞兒中國小姐中國小媽兒,會為我們帶來什麼呢?

不會是什麼好東西吧?我們拭目以待之,勿謂言之不預也!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