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峽大壩扭曲變形」是否空穴來風?(視頻)


三峽大壩近景。(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數天前,中國網路流傳三峽大壩變形的谷歌衛星照片,引發民眾對大壩潰堤的廣泛擔憂。對此,各方回應和說法不一。那麼此事是否空穴來風?來看一下學者怎麼說。

【看中國2019年7月12日訊】數天前,中國網路流傳三峽大壩變形的谷歌衛星照片,引發民眾對大壩潰堤的廣泛擔憂。對此,各方回應和說法不一。《新京報》等引述專家的話,承認壩體確實出現變形,但這是「處於彈性狀態」。

《澎湃新聞》說,三峽大壩「變形」是假消息。《環球時報》援引三峽公司的話說,大壩「運行安全可靠」;三峽公司在聲明中稱「大壩水平移動」,不過不到三厘米。

法新社引述一位三峽工程的內部工程師的話說,大壩一直存在質量問題,包括裂縫和施工期間的混凝土不符合標準。那麼,三峽大壩的扭曲變形究竟是真是假?三峽工程為何一直以來飽受爭議?

參加討論的嘉賓是:黃萬里研究基金主持人黃肖陸;中國環境問題專家王維洛博士。

如何看照片顯示的三峽大壩的變形問題?

黃肖路說她反覆看了很多次這個照片,但是單從照片得不出結論。她對中共媒體發布的消息沒有信心。這兩張照片是在不同時間、不同氣流、不同角度的拍攝,三個不同的情況下拍出的照片不能用來做對比,精確度也不一樣。但是不管變沒變形,三峽大壩的問題遲早都會發生,將會有一個特別大的災難發生。

王維洛先說了他自己對三峽大壩的看法。他說用不著照片就可以知道三峽大壩在變形。三峽大壩是重力壩,幾十個水泥塊擺在基岩上、靠自身重力保持大壩穩定,所以肯定會發生位移的。這次討論的開始是有個叫lengshan的推友發出谷歌上三峽大壩的照片對比。

Lengshan說三峽大壩發生變形,一旦發生將會是重大災難。第一句是陳述句,王維洛說他同意這個陳述句;第二句是條件句,這個在三峽大壩的可行性論證的報告中出現過。周嘉華說的「不會發生災難性後果」,這個句子的條件是三峽水庫裡幾乎是沒有水的。

官方回應說這只是彈性狀態 這是科學解釋嗎?

黃肖路不同意這是個科學解釋。她看到的關於反對建三峽大壩的資料,特別是她的父親黃萬里生前帶給中央領導的6封信,他的理由就是長江三峽高壩是根本不可以修的,不是早晚問題、國家財政、環境生態、防洪效果、或國防的問題等等,更主要是「自然地理環境中河床演變的問題和經濟價值中所存在的客觀條件不允許一個尊重科學民主的政府舉辦一個禍國殃民的工程」,如果被建,終將會被炸掉。當時的華東水利學院、現在的河海大學也有論文發表,論述這個觀點。

說到三峽變形的蛛絲馬跡,人們也發現白果樹瀑佈景點已經關閉。澎湃新聞說,三峽大壩「變形」的傳言是假消息;《環球時報》援引三峽公司的話說,大壩「運行安全可靠」;不過白果樹瀑佈景點據說關閉到13號,但之後是否重開,景點人員不予回答。

王維洛說他不能說出景點和三峽之間的直接關係。但是他解釋了中央給出的「彈性」解釋。他在節目中拿出一個鋼圈比喻為三峽大壩的鋼筋混凝土,加以擠壓,使鋼圈變形,向觀眾解釋說這個變形是連續的,並且會恢復到原來的形狀,這就是彈性形變。三峽不是一塊鋼筋混凝土,而是幾十個「鋼圈」,這些「鋼圈」之間的連接是斷裂的,那麼「鋼圈」的彈性形變是否是連續的、沒有斷點的呢?三峽大壩的壩塊目前情況下的變形是彈性變形,但是三峽大壩整體的變形不是彈性變形。

王維洛說當初設計的時候三峽大壩建造的時候,鋼筋混凝土不能擠得太緊,他們希望在水沖之下,混凝土塊會愈來愈緊密。但是就如黃萬里說的,這裡的地質情況非常差,三斗坪是這裡唯一能夠找到的花崗岩的基底。但是從現在的觀點來說,基底是硬的,也不代表一定安全。因此三峽發布的水平和垂直位移數據,但是沒有公布泄漏水流的情況,事實是三峽大壩的下面和右岸的發電廠廠房都有漏水。有水流過就會帶走物質,帶走物質就會造成大壩的越來越不穩定。

黃肖路補充說李銳生前的文章《我知道三峽大壩上馬過程》裡談到,最近世界上有兩個關於大壩的討論會,其中一個討論會列舉了世界上最危險的十個大壩,三峽位居首列。因此中國公民看到谷歌照片而產生懷疑是再合理不過的事情。我們應該讓生活在大壩庫區和下游的居民都知道三峽大壩的危險從開工那天就時刻存在,隨時可能發生。受到影響的人可能會有6億人,這裡是中國經濟最發達的地區之一。

受到影響的居民應該採取什麼自救措施?

黃肖路說自救是可行的,現在是網際網路時代,民眾雖然沒有「知情權」,但總歸可以翻牆得到信心,有網友說組織民眾自救,這是非常重要的。黃肖路說她父親生前總是把反對三峽大壩的理由寫給中央領導,他說給領導人講半小時的課就能讓他們明白,但是他從來沒有被給過這個機會。現在我們也知道了給領導人寫信完全是對牛彈琴的事。就算現在沒有出大事,三峽大壩修好後整個長江流域的生態變化也已經非常嚴重了。

李銳也是大壩反對者,並有機會接觸到高層領導人,但是黃肖路說當時領導人是「不想接受」,就是因為他們只是為一些極少數利益集團的利益著想。

王維洛說三峽大壩的關鍵詞是「自相矛盾」。Lengshan的帖子出來後,中國政府馬上說沒有變形,過了不久又用三峽集團的公眾微信號承認是變形,但是是「彈性形變」,這就是自相矛盾,這裡面肯定有錯誤。三峽工程的可行性論證和上馬過程中也有自相矛盾。王維洛在十四個專業組的論證報告發現矛盾。比如防洪組和泥沙組。防洪組說水庫大,在洪水來的時候可以蓄洪;泥沙組說因為水流大,所以可以利用洪水的力量把泥沙沖走……這樣一來,到底是要衝水還是防洪呢?

主持人列舉了幾點黃萬里與中央的觀點不同之處,第一個是發電效益,《中華人民共和國三峽水利樞紐可行性研究報告》稱「三峽水電站裝機容量1768萬千瓦,年發電量840億千瓦時……它將為華東、華中地區供應可靠、廉價、清潔和可再生的能源,並對緩和兩地區的能源供應緊張、煤炭運輸巨大壓力和減少環境污染起到重大的作用。」

黃萬里《致江澤民總書記等的三封信》中說「三峽大壩的經濟可行性是根本不成立的,它比山區大中型電站每千瓦投資要貴兩三倍」「論經濟效益,此壩每千瓦造價三四倍於一般大中型壩,其經濟可行性並不成立」「三峽電站20年內只有工費支出,沒有電費收入,國家財力不堪負擔。」

關於通航能力,中央報告稱「目前川江通過能力僅約1000萬噸。主要原因是川江航道坡陡流急,在重慶至宜昌660千米航道上,落差120米,共有主要礙航灘險139處,單行控制段46處。三峽工程修建後,航運條件明顯改善,萬噸級船隊可直達重慶,運輸成本可降低35%∼37%。」,黃萬里的觀點是「此壩建成蓄水後將使金沙江與四川盆地下來的河槽中的礫卵石和部分懸沙在重慶沉積下來,形成一水下堆石壩,堵塞重慶港,其壅水將淹沒合川、江津等城鎮、殃成數十萬人民淹斃的慘劇。此壩永不可修。」

關於防洪作用,中央報告稱「目前,中游地區受洪水威脅的居民人數約為1000萬人,預期在工程可能生效時將增至1450萬人。三峽水庫提供的310億立方米的防洪庫容將有效地控制大至1000年一遇的入庫洪水,從而使中游平原地區免遭淹沒。」而黃萬里的觀點是「長江上中下游的防洪治理依靠水庫蓄洪節流其效果是較小的,遠不如堤工、河道疏濬等其他方法。主要原因是長江的洪流時程表現為量大而峰平,蓄洪能抑低峰頂很少。」(《長江三峽高壩永不可修的原由簡釋.論三峽水庫的防洪效果及長江中下游的治理》)

黃肖路說中央不喜歡聽反對意見由來已久。她的父親在《花叢小語》裡用小說的形式達到論證黨內現象的目的,只有三千字。黃萬里在《花叢小語》中把知識精英分成一種歌德但丁派:「歌德」原是應該的,專門歌德、樣樣歌德就有問題;但丁派是「一旦盯住領導黨員隨聲附和,就算立場堅定,其目的就更有問題了」。現在黨內絕大多數都是歌德但丁派的和諧現象,這是政府奇觀。黃肖路說這個大型水利工程就是一個政治工程。

三峽大壩動工後發生多次大地震

08年的汶川,13年的雅安,17年的九寨溝等。有分析說地震就是這一帶的地殼已經發生壓力改變。

王維洛說科學家提出的解釋能夠解釋一些現象,但是也不能解釋其他的現象。有各種各樣的理論可以解釋各種各樣的地震。汶川地震確實是和水庫大壩有聯繫,但是直接聯繫的是子平鋪大壩。用中國一些科學家的解釋,汶川地震之後能量就釋放完了,就不會再有大地震了,但還是發生了一些大地震。

附註:原標題為:時事大家談:「三峽大壩扭曲變形」,是否空穴來風?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