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媒批官場腐敗奴才得志酷烈虐民卻又粉飾太平 速刪(圖)

系列之一

2019-09-07 04:28 作者: 鄭中原

手機版 简体 1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文章直指,在專制政體下,官場還有一種普遍現象就是消極怠工,它是專制政體的產物,也是官員明哲保身的手段。
官媒文章直指,在專制政體下,官場還有一種普遍現象就是消極怠工,它是專制政體的產物,也是官員明哲保身的手段。(圖片來源:GOH CHAI HIN/AFP/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9年9月7日訊】一篇6年前刊登於中共官媒的討論大清邁向晚期的吏治問題的文章,9月5日在陸媒《今日頭條》被翻出發表,但一天之內就被刪除,有何敏感之處?看標題就有些明白了,太有爆炸性了!內容就更有以古諷今意味。

陸媒重發的文章被刪,好在筆者及早保存了這篇文章的原文,文章標題是「官場腐敗、奴才得志、酷烈虐民…卻又粉飾太平,吏治危機讓統治岌岌可危」,確實異常扎眼。

該文後面附有特別說明:上述內容選自中國紀檢監察網,原文標題為《清代嘉慶道光時期的吏治危機》;來源:人民論壇,發布時間:2013-09-13 08:00。作者:張國驥。

這篇文章談吏治,講官場腐敗、奴才得志,酷烈虐民卻又粉飾太平,從標題字眼看就已針針見血,大有以古喻今之意,如果說2013年由官方發表尚有放風欲試行改革官場積弊之意,故能堂皇發表,到如今現當政者二期將滿,中國官場卻仍滿目亂象,沉痾難消,加之言論管控加劇,這篇文章當然沒有翻炒重發的自由地了。

我們來看看這篇文章講了什麼,到底什麼內容讓現在的統治者驚恐?

這篇文章開篇就說:「治國就是治吏。嘉慶道光時期的吏治危機,已經全面而嚴重地侵蝕著大清王朝,使大清的統治岌岌可危。」

文章認為,清代嘉慶道光兩朝,從嘉慶1800年親政算起到1850年道光逝世的50年(一般將1840年發生第一次鴉片戰爭開始至1912年宣統帝溥儀頒布退位詔書,這段時期為晚清,嘉慶道光時期大清已走向衰落),其吏治出現了前所未有的嚴重危機,包括官場道德危機和官場人才危機,概括為吏治危機。

作者解釋說,吏治危機,是指吏治不但極其腐敗,而且極其無能。腐敗不僅僅是個別的貪污受賄、徇私枉法,還表現在官場道德的整體墮落、全面而嚴重的官場道德危機;而無能不僅僅表現在官員不幹事,不想幹事,幹不了事,還表現在昏庸、平庸和無知者充斥官場,奴才充斥官場,出現了官場人才危機。

作者第一部分內容首先講官場道德危機。

據說,本來,大清和歷朝歷代一樣,有儒家的道德準則作為官員的行為準則,概括起來主要是四個方面,居首者即仁政愛民,然後是忠君愛國、廉潔奉公、公明勤儉。但後來在官場表現的卻是貪污腐化、酷烈虐民、欺騙矇蔽、消極怠工和漠視民生等方面。

文章說,腐敗是專制政體下官場的一個毒瘤,清朝後期到了無官不貪、有吏皆污的程度。

當時大多數官員做官必先問肥缺,「出任之始,先論一利字」。嘉慶初年,洪亮吉說官員上任前都要分析各種官位能夠撈多少油水:「各揣乎肥瘠,及相率抵任矣,守令之心思不在民也,必先問一歲之陋規若何,屬員之饋遺若何,錢糧之贏余若何,不幸而守令屢易,而部內之屬員、轄下之富商大賈,以迄小民,亦大困矣。」

官員的唯利是圖達到了毫不隱諱、明目張膽的地步,史料記載:京官劉彬士到浙江任巡撫時就公開說:「窮翰林出身,住京二十餘年,負欠不少,今番須要還債。」人們都說他如「餓虎出林,急不能待」。

還有震動一時的殺官滅口案:按照清代規定,凡賑災,一般要派官員查賑,以防地方官趁辦賑之機營私舞弊,中飽私囊。嘉慶十三年(1808)夏,江南淮安山陽縣暴雨成災,朝廷派知縣李毓昌前往查賑。李毓昌率家人到受災各鄉村查點戶口,查出山陽縣縣令王伸漢捏報戶口浮冒賑災款近30000兩。李毓昌準備揭發到府。王伸漢探知後,重賄求情,但都為李毓昌拒絕。王伸漢又懇請自己的上司淮安知府王轂向李毓昌說情,也無效。於是,王伸漢賄賂李毓昌的家人,密謀毒殺李毓昌,並焚燬戶口清冊,又用2000兩銀子買通知府王轂。這就是震動當時的山陽縣令殺官滅口案。

文章說,當時大批官員不顧朝廷禁令,以身試法,帶頭吸食鴉片,甚至販賣鴉片,從而使這時的官場腐敗帶有鮮明的時代特徵。

文章還說,清嘉道時期,由於貪官、庸官和昏官充斥官場,從而導致這時另一官場病態的產生和氾濫:書吏的權力膨脹,差役的橫行霸道,兩者勾結徇私舞弊、貪贓枉法、魚肉百姓。

文章第二方面講的是官場酷烈虐民,指官員拋棄了仁政愛民的為官從政的道德準則,清朝到了嘉道時期,私創非刑和廣設班館瀰漫全國,其殘酷性暴露無遺,酷烈虐民、草菅人命,反映出此時嚴重的司法腐敗。

文章說,當時私創濫用非刑殘酷情況令人觸目驚心,毛骨悚然。論地域之廣,非刑遍及全國。所謂非刑是指律典未載而私造酷虐刑具及私施酷刑而言,即非法酷刑。

與非刑配套的是血淚斑斑的班房。這裡所講的班房是合法或非法設置的監獄或拘留所,有差館、卡房、土地寺、班館、帶候所、私館、羈候所等,名目繁多。這時的班房像非刑一樣,具有普遍性、殘酷性及繁雜性等特點。

另外,文章提到,此時的官場還有一大弊端就是欺騙矇蔽。清嘉慶道光之世,其弊更甚。洪亮吉說:「州縣以蒙道府,道府以蒙督撫,督撫以蒙皇上。」層層欺騙,一級騙一級,一直騙到皇上。

文章指出,粉飾太平也是欺蒙的一大表現。大多官員不深入瞭解實情,虛文往來,敷衍塞責,專做官樣文章。欺蒙又一表現是官官相護。官員互相庇護,互為羽翼,共同欺蒙皇上,又是此時官場的一種風氣,並且使社會呈現出陰陽兩面性:陽面的制度條文成了官樣文章,而陰面的互相庇護的關係才是萬應靈丹。

文章直指,在專制政體下,官場還有一種普遍現象就是消極怠工,它是專制政體的產物,也是官員明哲保身的手段。這使得行政效率低下,行政運轉失靈,政權處於慢性自殺之中。清嘉道時期官員消極怠工已成一種官場風氣。各級官員自上而下,自內而外,遇事或相互推諉,不負責任;或碌碌中庸,模棱取巧;或官官相護,消弭事端。

文章的第三方面內容是說清嘉道時期官場中:「真才失意,貪才、庸才、奴才得志」,直指在官場得志的大多是一批奴才、庸才甚至貪才。

文章舉例奴才類別的高官曹振鏞,他是乾隆四十六年(1781)進士,從這一年直到道光十五年(1835)死去,五十四年的宦海生涯,用八個字可以概括他官場得志的情況,即:生極恩寵,死備哀榮。

曹振鏞在半個多世紀的官場中,擔任過工部、刑部、戶部、吏部等中央主要部的尚書、翰林院掌院學士、直講官、上書房總師傅,入直過南書房,三次任學政,五任殿試讀卷官,四任鄉試正考官,五任會試正考官,充任過實錄、文穎、會典、國史等館正總裁官,銜至三師三少,官至大學士兼軍機大臣。皇帝遇有巡事、木蘭秋狩,都留他在京辦事,備受重用,他是中國封建社會官場上罕見的位極人臣之臣,半個多世紀的「不倒翁」。

文章說,曹振鏞歷事三朝,遍歷要職,官運亨通,福祿壽三者兼得,不但清代無此二人,即中國歷史上也十分罕見。那麼,他官場「成功」的秘訣是什麼呢?秘訣就在:小心謹慎,遇事模棱;多磕頭,少說話。

文章最後指出,治國就是治吏。其時吏治危機,已經全面而嚴重地侵蝕著大清王朝,使大清的統治岌岌可危。而吏治危機,根本原因是制度問題。

這篇官媒舊文如今重發,又被急刪,當然還有不少內涵和意味,限於篇幅,筆者本文先將文章內容介紹如上,後續再和諸君討論。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