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開會談2020年經濟 能否「保四爭五」?(圖)

2019-12-07 08:52 作者: 文龍

手機版 简体 8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習近平 政治局 經濟
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是否能「穩住」經濟受關注。(圖片來源:Adobe stock)

【看中國2019年12月7日訊】(看中國記者文龍綜合報導)中共中央政治局12月6日召開會議研究2020年經濟工作,習近平再次提及「六穩」。2020年是中國企業還債高峰年,或出現大批債券違約,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是否能「穩住」經濟受關注。

中國官媒《新華網》12月6日晚間報導稱,「中共中央政治局12月6日召開會議,分析研究2020年經濟工作。會議認為,今年以來,面對國內外風險挑戰明顯上升的複雜局面……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推動高質量發展,做好‘六穩’工作。」

會議還強調,要「確保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

「六穩」指的是穩就業、穩金融、穩外貿、穩外資、穩投資、穩預期,這是2018年7月中共政治局會議提出應對經濟下行的對策。從本次政治局會議的內容來看,也是給不久將召開的中共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定調。

回顧2018年中共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從措辭可以看出北京當局對中國經濟的憂慮有增無減,該次會議中首次承認經濟形勢「變中有憂」,這是繼2018年年中的中共政治局會議首次提及「穩中有變」後,措辭更向負面變化。會議還提出,「要繼續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健的貨幣政策,積極的財政政策要加力提效,實施更大規模的減稅降費;穩健的貨幣政策要鬆緊適度,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

同時回顧2019年中國央行的動作,貨幣政策全面轉向寬鬆,「大水漫灌」是2019年貨幣政策的主要特點。

中國經濟下行壓力加大伴隨著2020年持續而來的還債高峰期,中國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是否能「穩住」經濟受關注,這顯然是擺在習近平面前的一道難題。

中國經濟學家魏傑在「對明年的經濟判斷有四個方面」的演講中提到,明年仍然是還債的高峰期,2014-2016年的放水導致中國負債太高,所以2018-2020年是還債高峰期。

魏傑的這一判斷也得到前全國人大財經委副主任委員賀鏗的認同。

在還債高峰期,應該怎麼做呢?魏傑給出的解決方案是:保障資金供給的正常。如果資金供給不正常,就會發生大量的債務危機,債務危機發展到一定程度,就會導致所謂的金融危機。所以在明年,針對還債高峰期,要做的重要的一件事就是保證資金供給的正常。

而日前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余永定的一篇文章引發學界討論,其呼籲需要採取擴張性財政政策,輔之以寬鬆的貨幣政策以遏制經濟下滑。「我認為中國退出擴張性財政、貨幣政策退得太早、太快。經濟增長的內在動力還沒有形成,我們就撤了。病人進了ICU待著呢,你覺得他行了,早早把他推出來了,其實他還沒好,不妨讓他多待兩天,然後再撤。」

中國2019年GDP(國內生產總值)增長目標為6-6.5%,第三季度GDP同比增速超預期降至6%,創下27年來新低。財政預算赤字率為2.8%,較上年的預算赤字率2.6%略有提高;CPI目標為3%。

隨著中美貿易戰前景愈發撲朔迷離,中國GDP增速「破6」只是時間問題,這已是大多數學者的共識。

安信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高善文預測,中國明年GDP增長幅度會進入「保四爭五」階段。有關分析一度在網上瘋傳,但迅速在網上絕跡。

11月27日,高善文在年度策略會上發表了題為《知止不殆》的演講,表示未來數年,中國的經濟將維持減速,他以「保四爭五」形容對未來10年的展望,主要受美中貿易戰衝擊加上中國以「國進民退」為代表的改革停滯影響,估計2020至2030年平均經濟增速不會超過5%,甚至擔心GDP能否保持在4%以上。

據《自由亞洲電臺》12月4日報導,中國獨立經濟學者鞏勝利對高善文的分析表示認同,認為美中貿易戰對中國的經濟有很大影響,今年的GDP增速也因而下調。假如危機未能化解,中國未來經濟增長幅度有可能低於5%。而國家龐大的開支是另一隱憂。

鞏勝利說:「說明年經濟是」保四爭五「也不誇張,2019年一季度(GDP增長)是6.4%、二季度是6.2%、三季度是6.0%,那四季度就已經進入5的時代了,美中貿易戰是其中一個因素。美國對中國的出口現在是負數了,美國對中國的貿易比起上年也壓縮了,那麽中國對美貿易也是在大幅壓縮。中國的財政除了要養政府以外,中國還有個就是黨的成本,就是黨組織也要花錢來養,這個成本是很大很大的,不能降低成本,那麼GDP往上走是非常非常難了。」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