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建奎「編輯嬰兒」手稿曝光 8位作者南科大「消失」(圖)


賀建奎
賀建奎(圖片來源:ANTHONY WALLACE/AFP/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9年12月8日訊】世界首例免疫愛滋病基因編輯嬰兒降生一年後,《麻省理工科技評論》於今年11月公開了一份未經出版的手稿摘錄。該手稿是由主導「基因編輯」實驗的原南方科技大學副教授賀建奎所寫,此外還有其他7名來自南方科技大學的學者。但詭異的是,這8人目前通通在南科大「消失」。

去年11月26日,賀建奎對外聲稱,一對名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編輯」嬰兒已在深圳誕生。這對雙胞胎的一個基因經過修改,使她們出生後即可天然抵抗愛滋病。

但值得注意的是,中國《財經》雜誌報導,今年11月3日,海外《麻省理工科技評論》(MIT Technology Review)公開了一份題為<基因編輯HIV 抗性雙胞胎>(Birth of Twins After Genome Editing for HIV Resistance)的手稿,此外還有第二份手稿,討論人類和動物胚胎的實驗室研究。

手稿的部分摘要顯示,研究小組已成功複製了一種名為 CCR5 的基因突變,天生攜帶這種變異基因的少數人群,對愛滋病毒(HIV)具有免疫能力。

然而,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創新基因組學研究所基因組編輯科學家Fyodor Urnov在看完手稿後指出,手稿中沒有任何證據說明經過編輯的 CCR5 基因,能夠保護細胞避免 HIV 感染。

8位作者去向成謎

手稿中的數據還顯示,賀建奎曾於2018年11月下旬編輯了這兩份論文草稿,看起來與他最初提交出版的內容相同,他曾將手稿投給權威學術期刊《自然》(Nature) 和《美國醫學會雜誌》(JAMA) ,但相關內容經審議後沒有發表。

報導指出,賀建奎的手稿共註明10位作者,其中一位是愛滋病互助平台的負責人「Hua Bai」。白樺2011年5月在北京創建「白樺林全國聯盟」,據稱這是一家愛滋病感染者互助平台。

公開資料顯示,「白樺林全國聯盟」是一個基於QQ群的網絡平台,主要工作包括HIV感染者心理支持與關愛及抗病毒治療、生育及藥物阻斷、HIV合併性病及肛腸類疾病等技術支持。

2019年12月5日,曾有大陸媒體向「白樺林全國聯盟」詢問「基因編輯」一事,但遭拒絕回應。

此外,包括賀建奎在內的8名作者都來自南方科技大學。賀建奎曾任南方科技大學生物系副教授,2019年1月該校解除與賀建奎的勞動合同關係。

報導指稱,目前南方科技大學生物系頁面已無法找到上述8位作者的教職信息或姓名。

今年1月21日新華社報導,「基因編輯嬰兒事件」調查組有關負責人表示,對賀建奎及涉事人員和機構將會嚴肅處理,涉嫌犯罪的將移交公安機關處理。此後,賀建奎事件進展未再公開披露。

賀建奎夫妻背景遭起底

公開資料顯示,賀建奎在中國科學技術大學近代物理系畢業後,於2007年赴美國德州侯斯頓的萊斯大學深造,並活躍於當地華人社區。賀建奎曾選為萊斯大學中國學生會主席,還代表過侯斯頓地區中國留學生參加國慶升旗儀式。

至於賀建奎妻子來頭也不小。她曾於美國加州政府供職,其後在賀建奎的職業生涯中擔當重要角色。

賀建奎妻子曾艷是德州南方大學碩士生,與賀建奎是同鄉。曾艷在湖南大學數學系畢業後前往海外,畢業後在美國加州政府交通部工作,據稱她是一位交通研究專家。

賀建奎與曾艷2010年12月舉行婚禮後,同妻子一起留在加州工作,並接受邀請到史丹福大學成為博士後研究員。

《深圳商報》報導,賀建奎在2012年回到中國任教深圳南方科技大學後,便有自主研發測序儀的想法,後來他創辦了瀚海基因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不過,查詢工商信息發現,這家公司已於2019年7月17日更名為「深圳市真邁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公司的工商信息中已無賀建奎踪影。

據天眼查信息顯示,賀建奎目前有8家相關企業,他擔任股東、董事的深圳市南科生命科技有限公司目前已註銷,其餘7家仍存續或在業。

《麻省理工學院科技評論》還披露,賀建奎是中國「千人計劃」(Thousand Talents Plan)回國成員。

專家:赤裸裸的謊言

針對上述《麻省理工學院科技評論》公佈的賀建奎「手稿」,多名專家看後驚訝表示,這一實驗的研究人員在尚未完全清楚「基因編輯」可能帶來的影響前,竟開始進行胚胎編輯。

斯坦福大學法學教授 Hank Greely直言,「我不認為賀建奎會是個誠實的人」。這項實驗的方法是,以CRISPR-Cas9基因編輯技術,敲除體外受精卵中的CCR5基因,從而使嬰兒自然免疫HIV。賀建奎的這項實驗到底有沒有起到免疫HIV的作用,不禁引人質疑。

這篇「手稿」中寫到,研究團隊成功地複制了 CCR5 的基因突變。天生攜帶這種變異基因的少數人群對 HIV 具有免疫能力。但文中的數據卻遠遠不足,也就是說,研究團隊實際上並沒有復制已知的突變,而是創造了新的突變,而新突變不一定能對 HIV 產生抵抗力。根據文中的說法,他們也從來沒有檢查過這點。

手稿中描述,研究人員從試管受精胚胎中取出一些細胞觀察DNA,發現敲除 CCR5 的「基因編輯」確實已經佔據了主導地位。

儘管科學家期望通過編輯使基因獲得 HIV 抗性,但他們沒法確定這一目標是否達成。因為基因編輯雖然和天生攜帶的 CCR5 基因突變相似,但並不完全相同。

此外,只有一個胚胎編輯了 CCR5 基因的兩個拷貝(分別來自父母); 另一個只編輯了一個拷貝,充其量只有部分 HIV 抗性。

「手稿客觀上證實,該基因編輯實際是失敗的,所謂的成功並不存在。」四川大學人權法律研究中心賈平研究員分析,如果此手稿為真,所謂披露的數據顯示,賀的團隊甚至沒有弄清楚這項HIV免疫技術是否有效,也沒有在實驗室先行進行相同的編輯測試。另外,該基因編輯中的一個胚胎只編輯了一個拷貝,只具備部分HIV抗性,因此不可能讓嬰兒免疫愛滋病。

不僅如此,基因編輯還存在「脫靶現象」。中國科學院幹細胞與生殖生物學國家重點實驗室研究員王宇指出,當基因編輯嬰兒誕生的消息傳出時,科研人員就已在擔憂「脫靶」問題,因為基因編輯有可能會打偏,干擾到其他基因,而這會帶來無法確定的後果。

如今,賀建奎「手稿」的結論公佈,令研究人員的擔憂成真。

Fyodor Urnov說,這種歪曲實際數據的行為「簡直是赤裸裸的謊言」。從技術上來講,如果不對每個細胞進行檢查,就不能確定一個經過編輯的胚胎是否存在脫靶情況。這是整個胚胎編輯領域的關鍵問題,然而作者們卻把它掩蓋了。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