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能挺過疫情?中國小企業的生存之道

2020-02-14 10:17 作者: 蕭洵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20年2月14日訊】余果在蘇州管理著一家設備製造廠。年前他去了上海朋友家,2月9號返回蘇州為工廠復工做準備。可是他沒想到,他進了公寓,居然出不來了。余果因為從外地返回,即便他去的上海不在當地發布的所謂「疫區」之列,但社區還是把他關在屋裡強制隔離,並在門上貼了封條。

這座有著人間天堂美譽的城市,和其他許多中國城市一樣,正在竭力將可能帶來疫病的外地人堵在城外。農曆新年前夕還熱熱鬧鬧的中國城市,踏進庚子年,街上熙來攘往的人群像是突然蒸發掉了。但是城市安靜的外表下,藏著的是對疫病的恐懼,是新型冠狀病毒導致的肺炎病例激增。各地為了控制疫情,都在竭力將外來人口堵在門外,其中不乏過度和極端的手段。

封閉式的管制利於市民宅在家中,減少了感染新冠病毒的風險。但是,過度的管控措施也可能加深了市民的恐懼感,他們或許因此願意在家中多宅些日子。但是空蕩蕩的大街和緊閉的店門對於那些靠人流生存的小微業主來說就是滅頂之災。

各地因疫情大多將復工日向後推延,或者說已經沒有什麼復工日,因為復工需要得到許可,而許可不是先到先得,而是有個順序。

余果說:「他這個復工是有一個順序的,一個是關係到民生的;然後,一個是國有規模大的。這都在前面。然後是上市公司;然後就是用本地員工多的。他是這樣的一個復工條件。那麼,如果是中小企業,然後外地人佔了很大一個比重的話,這個復工難度就很大了。」

余果管的這家設備製造商在蘇州大約有近140名員工,算是中型企業。公司員工本地人不佔多數,所以按照他說的那個復工順序,恐怕得往後排了。而就算很快獲准復工,員工到時候能不能到位,令公司復工前景蒙在了雨裡霧裡。

當每個城市都在對外來車輛駛入進行嚴格限制,城內社區景象出招將返回的外地租戶拒之門外,這些城市在遏制疫情的時候,可能也在把自己拉進另一個泥淖。

蘇州是江蘇經濟重鎮,也是新的全國一線城市,外來人口也比較多。這座城市在官方規定的復工日前,又陷入了新的焦慮。

「我們躲過了初一,躲過了十五,繼續宅在家中,等待春暖花開。」——自媒體大風號

這是當地自傳媒大風號上的一段自我揶揄。而接下來揭示的焦躁不安,卻是不斷蔓延的真實情緒。

「不上班,不能養活自己;去上班,不能保護自己。可謂人生兩難。」——自媒體大風號

大風號說,2月10日是蘇州官方規定的復工時間拐點,但實際上還有大批人員因為涉及重點地區、停運買不到票、租戶小區物業限制等原因未能返蘇,且返蘇人員從外地回來也還需要先隔離1-2週才能上班。

而就在復工高峰期到來時,蘇州疫情防控全面升級,企業復工需備案、員工要健康申報;所有小區封閉式管理、返程租客嚴把關、交通管控升級。蘇州還規定重災區(湖北全省)和途徑重災區的省市,包括浙江、河南、安徽和江西等省的九個城市人員暫時不能進入蘇州。

余果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被社區強制隔離在家的。

「我現在也面臨這樣一個問題。因為我是9號回到蘇州的。我到了蘇州就被強制隔離了。我被隔離,而且特別誇張。我一個非疫區的人,我門上貼個封條,跟我說撕封條就是違法。那我說你貼封條是違法,你知道嗎?」

他對社區提出抗議,說那樣做是限制了其公民自由。社區則說,那你要麼就不入住。

他說:「那你怎麼辦?你抗議的話,他說那你就不要入住。不入住的話就不能開返蘇的健康證明。你要健康證明就是隔離14天後給你開。你要隔離的條件就是給你家貼封條。」

余果撥打市長熱線投訴,熱線那端回應說那些都不是市裡統一安排的,所以要跟社區協商。他說,社區要自保,就層層加碼,簡直是太誇張了。

對余果這樣的外來人員,他們居住和工作的城市社區表現出的刻薄令人寒心。大風號轉發的一個截屏圖上,某小區物業在群裡發訊告訴業主們,要他們通知租戶沒回來的就不要回來了。「為了大家的健康著想本小區不接受外地租戶返區。」

他對社區踐踏了他的尊嚴和權利感到憤怒,同時也擔心企業能不能安度這場艱難時期。

雖然沒有復工,但是余果要求外地員工都回到蘇州來,因為他們還面臨一個隔離的問題。根據目前的規定,他公司多數僱員家在外地,就算明天回來,公司運轉也得等到14天隔離期滿之後了。余果說,眼下的境況尚可持續一兩個月,再久就無法支撐了。

「我們這幾天肯定是要發工資呀。但不是所有的(公司)都會像我們這樣對待(員工)。有些已經在強制讓員工寫辭職報告,或者寫假條了。」

當然許多比他慘的已經倒了,尤其是那些嚴重依賴現金流的小企業,那些處於底層的小微商家。

疫情後,諸如此類的吐槽和境遇在社媒上有很多。一些業主藉此次疫情危機把多年的苦水一併倒出來。

「我為國言吳海」自稱是「做KTV的沒有文化的土鱉小老闆」,他說或許自己理解不對,不懂高深理論,「我就懂沒錢就發不了工資員工就會失業,員工都失業國家經濟就完了,經濟完了老百姓就沒法過幸福生活,就沒法完成中國夢了,所以這次國家決定幫助解決就業人數最多的中小微企業。」

他說,現在企業面臨的市場問題實際上是個信心問題,只要疫情能解決,時間可以修復一切信心問題。所以,他說:「政府不用操心市場信心問題,你們的工作是爭取幫我們活到那一天。」

吳海算了個簡單的賬,拿賬上存款除去每個月他的KTV經營成本,結果顯示他的生意在不營業沒收入的情況下,存活時間也就兩個月多一點,也就是說4月份就會死掉。而他在營業加上籌建的100家店已經算是全國最大的中高端KTV品牌,如果破產,失業的不只是公司總部和直營店200多號人的問題,實際失業人數會有1500人左右,總的投資損失約4億元;更麻煩的是,其加盟商大多是做酒店加盟的,而酒店這次受得損失已經很大了,KTV破產也會連累酒店破產。

對於中小微企業而言,要活到市場恢復那一天,無非是開源節流,解決現金流問題。各地在疫情壓力下已經強制關停了KTV、影院、酒店和健身房等人員密集商業。這些商業的現金流如果跟不上,很快會倒閉。

在政府出臺的刺激政策中,雖然包括銀行貸款政策,但吳海說,中小微企業一如既往貸不到款。結果就是,銀行不願意貸款,政府又讓銀行貸款,他估計這個款最終帶給兩類人:有固定資產但風險較大以前貸不到款的企業,或是以前貸款還不上的企業,而給這兩類企業貸款結果就是飲鳩止渴,企業該死的還是要死,未來大筆壞賬。

此次疫情對供給側的影響主要集中在依賴民工的建築和製造行業。余果的公司面臨的問題就是即便允許復工,也會因為工人無法返工難以恢復正常生產狀態。

而服務業較少因為假期延長等原因受到干擾。疫情下服務業面臨的最大問題就是沒有客源。目前各城市街頭仍是空空蕩蕩的景象,表明在疫情沒有明確趨緩之前,居民仍然會儘可能宅在家中,避免外出,而服務行業也會在這樣的情況下選擇關店。凱投宏觀的資深中國經濟學家朱利安.埃文斯-普裡查德在週二的一份新冠病毒影響中國經濟的分析顯示,北京上週中僅有13%的餐館開業,甚至遠低於假日期間的平均水平。

旅遊業和娛樂業基本上陷入停頓狀態。秦力在三亞的民宿行業一直做得有聲有色,夫婦兩人還投資餐飲業。突如其來的疫情擾亂了周圍的一切,他們年前暫停的生意至今也沒有恢復。

秦力說,2003年他在美國,沒有經歷過薩斯疫情,而這次他感受到了新冠病毒的影響之深之廣。他描述的三亞社區的封閉式管理模式同其他城市的做法基本一致,每戶每三天只能有一個人外出買食物等必需品。他說,這種封閉管理方式雖然造成生活極端不便,但他對於這種方式還是支持的。秦力的想法代表許多中國人對封閉式社區管理的態度,即在沒有其他更好的選擇時,他們願意放棄自由,宅在家中,以孤立自己的方式把病毒悶死。

秦力說,這次疫情對三亞這座旅遊城市的商業造成了很大的衝擊。他說:「尤其像我們這個以旅遊為主業的城市,基本上就處於全面暫停狀態。生活和工作全部打亂了。不用說在家工作,因為沒有人來旅遊了,在家都沒有工作了。」

埃文斯-普裡查德在分析中寫道,鑒於最近對風險的評估,領導層顯然認定繼續讓工廠和建築工地關門的代價太大,因工廠關閉和農民工返工遇阻等情況將在今後一兩週得以緩解;但是要對需求側不振的改觀作出預測則是件很難的事,因為那取決於易變的居民情緒,進而也要看病毒疫情的持續時間,以及官方一旦宣布疫情消除,民眾是否會信。

國家針對疫情對一些行業的打擊發布了若干舉措。文化和旅遊部辦公廳2月5日下發通知,決定向旅行社暫退80%的旅遊服務質量保證金。2月7日,財政部和稅務總局聯合發布通告,明確交通運輸、餐飲、住宿和旅遊四大類困難行業企業,2020年度發生的虧損,最長結轉年限由5年延長至8年。

7日人社部發布了一份意在穩定勞動關係的意見,除了強調對員工利益的保障,也涉及企業當前面臨的困境。該意見鼓勵用協商解決復工前的用工問題,鼓勵企業靈活安排工作時間,付不起工資的可以協商延期支付。

這些政策給企業處理與僱員糾紛方面,有一定程度的鬆動。但在企業減負等方面尚需進一步刺激方案。

余果說:「政府現在只是給了一些優惠政策,比如說,社保可以遲交啊,你的稅可以遲交啊。但是遲交歸遲交,該交還得交。」

余果說,在減免稅方面還沒有這麼細的政策出來。他說:「但是我個人估計應該要出臺優惠政策了。因為我們還算好,再有一個月兩個月我們還能挺過去。但是,時間太長了就有困難了。」

余果說,企業方面還在等復工條件,而他從不是那麼官方的消息來源得悉,學校方面已經在做5月1日開學的準備了。他說:「那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拖的時間就比較長了。」

余果認為,中央到省級的想法肯定首先是控制住疫情,但也不想影響到經濟。他說:「這是上面的想法。但是,他對下面壓的並不是說你一定要保住經濟這條線,然後是防控;他會說,你一定要防控住,不能有一個漏網的。那麼底下人只有變本加厲,加碼才能管理。」

余果說,社區的嚴苛手段可能會帶來很多問題。當很多的民工進不了小區,賓館也住不進去,拉著箱子在大馬路上溜躂的人很多,這將來都會是社會問題了。他嘆口氣,說:「之前維穩是第一重要的,現在維穩不考慮了?真是搞笑了。原先要維穩維的只是一小部分人的心理問題。你現在搞得一大群的公眾都有心理問題了,那維穩就不重要了?」

現在每天最常聽到的一句話是「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余果說:「可現在很多人其實並不知道『初心』是啥?『初心』是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呀!「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