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人帶疫苗致殘的4歲女兒赴北京看病 遭當局阻攔(組圖)

2020-08-05 11:50 作者: 盧乙欣

手機版 简体 7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河南維權人士、人權捍衛者何方美(十三妹)在女兒因為注射疫苗而致殘,從此步上維權之路,並屢屢遭到當局不法對待。
河南維權人士、人權捍衛者何方美(十三妹)在女兒因為注射疫苗而致殘,從此步上維權之路,並屢屢遭到當局不法對待。(圖片來源:維權網)

【看中國2020年8月5日訊】(看中國記者盧乙欣綜合報導)河南維權人士、人權捍衛者何方美(十三妹)在8月3日欲帶因注射疫苗而致殘的4歲女兒赴北京看病,卻遭到當局阻截。(詳新聞:「疫苗寶寶之家」發起人 在北京被「強迫失蹤」毒疫苗受害兒童家長發公開信

維權人士何方美帶疫苗致殘的女兒赴京看病 遭到當局阻截

維權網報導,1985年10月8日出生的何方美,是河南省新鄉市輝縣人,網名為「十三妹」,何方美同時是「疫苗寶寶之家」維權團體發起人、人權捍衛者。

何方美2日於推特上發文表示,「扶著4歲女兒走路,女兒興奮的說,今天我又長大了耶,我這不是長大了嗎?我說要去北京堅持治療,要多吃飯,妹妹都說好!可河南輝縣派出所和市公安局及村委會,至今仍在樓下盯梢不讓去北京治病,也不解決孩子疫苗致殘的問題。非敏感時期,用這麼卑鄙的手段來賺取維穩費養家糊口,這錢拿著不燙手嗎?」

雖然遭到阻止,但何方美仍是計畫3日要跟家人攜帶因注射了疫苗而致殘的4歲女兒返回北京治病。可惜他們一家最後仍是因為遭到當局阻攔,而無法帶女兒赴北京就醫。

何方美3日於推特發文表示,「一家四口打幾次計程車回北京給疫苗致殘的女兒看病,均被樓下盯我們的派出所攔截,司機還接到市公安局電話要求停車。後來司機報110,出警的人不去追究違法的人,反而搶李新手機,還要身份證,均被拒。110走了,派出所把孕期的我攔馬路中間不讓走,我和女兒哭了,女兒說:媽媽,我好怕,我不想死。」

何方美的丈夫李新3日透過推特帳號「公民西西弗斯」表示,「帶孩子看病,被攔截在半路」;「員警權力無邊,沒有任何法律手續,攔車不讓走,司機報警,半個小時了員警還沒來」;「十三妹帶孩子哭鬧一場,110走了,又來了交警,交警走了,維穩人員換了班,走又走不了,僵持不下,只能回去村委會談孩子的救助救濟。」

何方美昨天(4日)透過推特發布女兒唱歌的視頻,並推文表示,「女兒唱英文歌,真棒。對於被疫苗致殘的妹妹來說,今生就讓她學好英語,開拓她的視野,充實她的精神世界,或是做翻譯,算是她的生存技能之一吧。」

該篇推文表示,「昨天帶孩子去北京看病,被派出所攔截在馬路上撕心裂肺的哭,市委書記路先生冷漠的從我身邊經過,至今仍沒解決孩子治療費的問題,這是鼓勵我維權好降職麼?」

至於何方美的推特上所設置置頂的文章,正是她特地在向不了解的大眾解釋她先前為女兒疫苗致殘維權繫獄事件的前因後果。

何方美在該篇置頂文章中表示,「沒有大家的關注與支持,就沒有我女兒今天的『活著』,也沒有我今天的無罪釋放!」並強調,「我是打不倒的何方美,一直堅持呼籲國家完善疫苗風險補償基金,讓天下疫苗寶寶在人性與法治的溫暖下健康成長,願世界沒有疫苗寶寶。」

何方美推特帳號的自我介紹為:「疫苗寶寶之家」發起人,並表示,「愛女2018年疫苗致癱在京治療。2019.3.4攜女王府井募捐繫獄10個月,在社會各界關注與幫助下,檢察院以證據不足撤訴,於1月10日出獄。」

法庭最後陳述 何方美痛訴維權過程經歷不法對待

何方美表示,這張照片是1月10日出看守所那晚在門口留念!她說,從沒想過李新會帶孩子們去,因為天冷,地方偏僻交通不便。
何方美表示,這張照片是1月10日出看守所那晚在門口留念!她說,從沒想過李新會帶孩子們去,因為天冷,地方偏僻交通不便。(圖片來源:微信)

何方美3月1日曾在微信上發布一篇題為「法庭最後陳述」的文章,她在該文中痛訴,「是政府的主導接種行為造成了我孩子疫苗致殘,後來又拿與疫苗無關的偶合症的決策阻礙了我孩子得到應有的救助,既然拿不出偶合症的依據,我認為應視為不排除與疫苗有關,而不應該讓疫苗受害家庭自己來承擔全部責任。」

何方美強調,「本就作為疫苗受害一方的我,我認為法律應該賦予我因孩子疫苗致殘無人負責的事實情況下,所進行的募捐維權控訴行為的關於事實方面的開放性和包容性(我孩子疫苗致殘是事實,而不是道聼塗説或捏造,更慶倖的是前段時間孩子的第二份鑒定結果出來了,結論為不排除與疫苗有關)。這個社會對控訴者的容忍有多大,這個社會進步就有多大,畢竟一個法治、文明、民主的社會離不開控訴者的監督。」;「當孩子疫苗致殘後,作為家長,我當然有權參與進來決定自己的生存環境,自由權利和追求幸福的權利。」

何方美批評說,「按理說對於衛生部門在2018年8月份出具的偶合癥結論自信的話,那為什麼在半個月後,也就是9月份,在我和愛人帶著孩子在北京沒有任何維權行為的情況下,把我和孩子強行帶回輝縣,關押超過24小時,後又在家監控幾天幾夜。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張玉冬先生說要給我孩子救助並同意重新做調查診斷,這才有了第二天去輝縣疾控中心要求做調查診斷被拒。張書記承諾的救助,辦低保和殘疾證,也不了了之。加上村委會承諾的把臨街籬笆房裝修一番對外出租有個收入,也不了了之,這才有了去輝縣市政府側邊募捐。

何方美再次痛訴,「從2018年9月到2019年3月份被捕之前的這半年時間裡,我和愛人帶著孩子在北京治病期間,沒有任何維權控訴行為的情況下,遭受到了數20次以上的跟蹤,恐嚇,人身攻擊,尤其是我在給孩子換尿片時,以及孩子在醫院全身裸體紮滿針灸時,也被人拍照,錄影,我們一點隱私也沒有。我可不可以理解為,是他們這樣的不法手段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迫使我才有了線下募捐維權控訴行為的發生呢?只是可憐的是孩子,孩子遭受到了這麼多次的打壓抓捕,我沒能讓孩子免於恐懼,作為母親,我深感內疚。」;「我可憐的女兒,曾經蹦蹦跳跳的女兒,不到2歲就被疫苗致殘,至今傾家蕩產治療一年多,生活仍然不能自理,手不能握拿東西,不能大小便,不能獨坐,更不能走路。」

何方美還在文章中列出,她前前後後被羅列的6宗罪狀:第一是她於2018年9月6日在輝縣衛計委疾控科辦公室中大吵大鬧,並痛罵工作人員豬狗不如。後來對方錄音拿出來證實何方美當時的原話是:「你們還有良心嗎?你們的良心被狗吃了嗎?」

何方美表示,第二是她於2018年9月12日在輝縣市的政府門口拉起了條幅募捐,並稱「一針疫苗,害女一生,疫苗致殘,無人負責,無錢治病,發起募捐」;第三是她於2019年2月26日跟來自全中國各地的疫苗受害兒童家長赴北京國家衛健委控訴,現場除拉起條幅外,還帶頭喊口號:「疫苗致殘,還我健康,疫苗致死,還我孩子」;第四是她於2019年2月27日跟家長們一同赴北京國家疾控中心,約見在新聞發布會中大讚「中國的疫苗是全世界最好的疫苗」的高福主任,眾家長也在現場拉起條幅,並呼喊口號:「高福,你媽喊你回家打疫苗。」

何方美表示,第五是她於2019年3月4日跟家長們前往北京王府井募捐;第六是她在境外發布推特推文,以及接受某人的YouTube直播(非外媒)

文末,何方美不忘表達謝意:「非常感謝大家這麼多年以來的不離不棄!沒有大家的關注與支持,就沒有我女兒今天的『活著』,也沒有我今天的無罪釋放!」

最後,何方美再次重複曾於視頻中提及的心願:「未來,繼續呼籲國家完善疫苗風險補償基金:前期醫療救治,後期生存保障!讓天下疫苗寶寶在人性與法治的溫暖下健康成長!願世界沒有疫苗寶寶!」

何方美被抓前後的照片
何方美被抓前後的照片。(圖片來源:維權網)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