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山「天狗」轉生的孩子(圖)


華山上的天狗因犯了天條,被打下凡間受苦。(示意圖/圖片來源:Adobe Stock)
華山上的天狗因犯了天條,被打下凡間受苦。(示意圖/圖片來源:Adobe Stock)

一年一度的清明節到了,我又想起三十年前在華山我親身經歷的一件事情。當時我是華山子弟學校的女教師,清明節學校組織全校師生到烈士陵園掃墓。

早晨整隊出發時,有幾隻黑烏鴉盤旋在學生隊伍的上空,哇哇的叫著。有一位年歲大的老師小聲說:「這不是好兆頭,我們不該去掃墓了。」然而,校領導帶隊,隊伍還是出發了。每班排成三路縱隊,按班級次序靠馬路右側行走。那群烏鴉也跟著隊伍在空中飛,還哇哇叫個不停。

不一會,一輛翻斗車逆行而來。當經過三年級隊伍時,開得好好的車突然扭向學生隊伍,孩子們躲閃不及,紛紛倒向路邊的麥地。翻斗車也衝過去,頃刻間壓住了好幾個學生才停下。

老師們急忙跑過去把車底下的學生往外拽,其中四個很僥倖只破點皮,唯獨一個叫寇國強的男生鬢角被碰破了。當時兩個體育老師急忙抱起他向醫院跑(離醫院很近)。醫生檢查時一看,心臟停止跳動,血壓也沒了。

肇事車輛是當地社辦工廠的,廠方領導態度很好,在廠裏挖了個地下室,設成靈堂。當時我參與了這件事故的處理,我問司機:「你是個技術不錯的老司機,車又沒毛病,這麼寬闊平坦的大馬路,你為什麼偏向學生群裏開?」他哭著說:「我當時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好像有人在扭我的方向盤,我自己控制不住。」

第七天,我們去給寇國強穿衣服時,發現他的身體不僵硬,很柔軟,鼻孔還流血,血液不凝固。有一位當地老人說:「不挺屍的人不是凡胎轉世,死後不去陰間,要回天上去。」

寇媽媽想孩子,要把他的魂兒領家來。她在家中擺了香燭、貢品,放上兒子的牌位,找來一位同鄉老大伯去領魂兒。老大伯到出事地點劃了一個圈,圓圈留下一個口,在圈裏燒了幾張黃紙,念叨幾句話就往回走。

當老大伯到家時,寇媽媽看見從窗戶口飛進來一隻小蜜蜂,老大伯說是國強變了隻小蜜蜂回來了。說來也怪,這蜜蜂圍著屋裏吊著的電燈泡轉了三圈,就落到媽媽懷裏待一會,又飛到爸爸懷裏待一會,最後又落到老大伯身上待了一會,然後圍著燈泡轉了三圈,從牠之前進來的窗戶飛走了。

還有一件奇怪的事,每當去協商處理這件事時,我們都要去靈堂看看孩子。我們落淚,天上就下雨,哪怕是晴天也會突然來一塊烏雲下一陣雨。當地老人說:「這孩子不是一般的孩子,人們落淚,老天爺也跟著落淚。」

出殯那天,早晨有點濛濛細雨,後來越下越大。當把棺材抬到車上時,就下起了瓢潑大雨。學校的師生、廠方的職工,還有許多當地的老百姓,都冒著大雨送了一程又一程。

寇國強是個好孩子,每年都是三好學生,又是班幹部。班主任老師哭著說:「這是我們班唯一一個沒犯過錯的孩子,學習好,又善解人意。」

當時他家生活困難,父親一人上班,母親是農村來的,還有一個六歲的小弟弟。娘仨沒戶口,靠買高價糧吃。國強經常幫著家裏幹活,燒火做飯洗衣服,拾柴砍草什麼都做,懂事又聽話,從沒叫家長、老師生過氣。小弟弟冬天腳冷,媽媽不會織毛活,小國強就學會了織毛線襪子,他死時還有半隻沒織完呢!

家裏為了省錢,做飯燒柴,不買煤。國強從小就去華山撿柴,上學後天天下午放了學先去拾柴。清明節那天,他一大早就起來去了華山。媽媽問他:「為什麼今天這麼早就去拾柴啊?」他說:「傍晚我就不去拾柴了。」哪知道,他真的再也不去拾柴了。

孩子的突然離去,最痛苦的莫過於父母,無論怎麼勸解開導也只是勸人勸不了心。尤其是做媽媽的,更是整天以淚洗面。

可突然有一天,寇媽媽不哭了,精神也顯好了。我去看她,她拉著我的手說:「我不哭了,老師們別惦記我了。昨天晚上國強給我托夢說:媽媽不要哭了,我不是你家兒子,我是華山上的天狗。因我犯了天條,被打下凡間受苦十年,清明節必須趕回去。說來也怪,他是屬狗的,今年十歲,還有三天過生日。托生在我們這個窮家,也沒吃過好吃的,也沒穿過好衣服,還凈幫家幹活。唉!走了也就不受苦了。」

(摘編自正見網)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